返回

匠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42 钱呢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许问来到那个山洞跟前,身后全是悉悉簌簌的声音。

    他转头一看,几乎所有的人都跟过来了。

    乌合之众。

    他在心里想。

    其实这一点,他一早就已经发现了。

    正因为是乌合之众,他们才能这么轻松地潜入这里,甚至有点来去自如的意思。

    也正是因为是乌合之众,才更好操纵,轻易勾起他们的贪婪之心,把他们带来这里。

    乌合之众的战斗力有限,还容易反水,血曼教召集这么多这种人在这里,究竟是想做什么?

    “我昨天来过这里,对面有个山洞。刚刚我看见那家伙就朝这边来的。”许问收起心神,轻声对左右的人说。

    “我知道那条路!”突然有一人指向另一边,“我看见过车来车往,货都是从那边运出去的!”

    这无疑证实了许问说的话,许问听见周围的呼吸声瞬间粗重了不少。

    “哪里有山洞?”有人问,声音有点迫不及待。

    “那里。”许问向前一指。

    没一会儿他们就到了藤蔓旁边,许问目光微凝,注意到旁边的一些痕迹,但他还没有说话,其他人已经扯下藤蔓,冲了进去。

    “果然在这里!”有人大叫一声。

    许问跟在人群中央,抬头看去,先是看见了那些箱子,然后看见三白眼站在箱子中央,又惊慌又困惑地转头看过来。

    最上面有两个箱子开着盖子,里面黄金白银的光芒迅速耀花了许问身边那些人的眼睛。

    “金子!”一个人激动地大叫。

    “全是金子,还有银子!”另一个人也直着嗓子吼了起来。

    “他们真的把钱藏在这里了!”

    “让我们用命守着外面,他们要扛了钱逃跑!”

    里里外外的人几乎没一个见过这么多钱的,顿时骚动了起来,马不停蹄地冲向那些箱子。

    三白眼完全没有提防,发着呆任由他们冲过来,用手捞起箱子里的钱,哗啦啦地响。

    片刻后他终于反应过来了,一边把旁边的人往外推,一边大喊:“滚,滚出去!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但财帛动人心,他这时候说这种话,只能说虚弱无力。

    那个人被他推开两步,又重新冲到箱子旁边,抓起一锭银子,眼睛发红,看上去恨不得把它塞进嘴里。

    三白眼还想推他,但这人终于暴起,反手一巴掌把他打到了一边,恶狠狠地道:“我们种的花,我们产的麻神片,这是我们的钱!”

    “对,我们的钱!”

    他声音巨大,迅速得到了周围人的响应,几乎所有人都在吼:“就是我们的钱!”

    他们拼了命地冲到箱子旁边,翻开箱盖,把钱往自己怀里塞。

    金属撞击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山洞,外面的人想往里面挤,里面的人赖着不肯出去。

    许问站在洞口,安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留意到箱子里除了常规的金银,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

    有金银玉制的首饰,有些瓷器,都华丽而贵重,看上去价值不菲。

    他眉头紧皱,直接就能联想出这些东西出现的原因。

    毒瘾犯了,搜刮家里所有的钱来买。

    没钱了,就拿东西来抵押。

    隐藏在这些财物背后的,是无数血淋淋的现实。

    “哎?这箱子怎么是空的?”人群里,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许问目光微沉,上前两步,看清了那边的情况。

    最上面一排箱子被掏空搬开了,那些人开始翻找下面的箱子。

    结果刚打开一个,就发现箱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他明显愣住了,不死心地把箱子搬起来掂了掂,轻飘飘的,果然是个空箱子。

    “肯定是有夹层!”旁边另一个人把他挤开,掏出柴刀,不死心地把箱子砍成碎片。

    这箱子甚至不是木制的,而是藤箱。

    沉黯的藤片落在地上,没有一点亮色,当然没有夹层,只是一个纯粹的空箱子。

    “怎么回事?”

    有人叫了起来,另外的人去翻其他箱子。

    他们迅速发现,一层下面,所有的箱子全是空的,里面的东西全没了!

    “钱呢,里面的钱呢!”

    乱糟糟的声音响成一团,有人一个转身,一把揪住三白眼,怒吼道,“你把钱藏哪去了?!”

    三白眼仿佛也很震惊,伸着脖子去看下面的箱子,几乎有点语无伦次了:“怎么会是空着的,钱呢?”

    这时,外面传来车马的声音,没一会儿藤蔓被掀开,车夫也被揪了进来,扔在地上。

    “是不是你把钱偷走了?!”一个耳光扇在他脸上,有人大吼。

    车夫捂着脸,懵逼地说:“我不知道,我才来!”

    里里外外一片混乱,许问走到洞外,轻轻吐出一口气。

    他没再参与进这片乱子里,而是走到昨天那条小道旁边,再次检查上面的车辙。

    片刻后,他站定,回头看向山洞方向。

    头顶发出一声轻鸣,是黑姑的声音。

    然后,左腾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身边,道:“钱之前就没了?”

    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明显已经看清楚了全部经过。

    “对,我昨天过来的时候就有点感觉,下面的箱子好像有点异样,沉进地里的感觉,不像有那么重的份量。”许问观察力非常敏锐,对“物”的感知远超普通人。

    “被谁弄走的?”左腾问道。

    “不知道。这小道上有进出的车辙,你来这里看。”

    许问把他引到一处,伸手指了指。

    那里有几株小草,被压进了泥土里,有几根被压得稀烂。

    “这处车辙跟其他的不一样,很明显拖的是重物,车辙向外,是出去的。而且它车道狭窄,比其他大车——还有刚才那辆,小上三分之一,不是他们常用的那种。”

    许问轻声说道,左腾低头观察了一下,点头认同了他的判断。

    “但这样的车出现在谷里,不可能不被人发现。”他说。

    “对,所以偷钱的人应该在谷里有一定的地位,至少他经常用这种车,不会被人留意。”

    “那应该很好打听。”

    “……我想到了一个人。”

    “谁?”

    许问眉头微皱,看向山上方向。

    这时,一大列官兵从不远处冲了过来,围在山洞旁边。

    许问和左腾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站到了一边。

    官兵为首一人看向他们,左腾左手一动,比了个手势,那人移开目光,再不看他们,好像他们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官兵冲进山洞,许问站在外面,只看见藤蔓剧烈颤动,里面惨叫闷哼连成一片。

    情况很快就被控制住了,三白眼等人以及和许问一起来的那些人一起被拖了出来,扔在了地上。

    他们中有的被捆起来了,有的就随便倒在地上,几乎所有人身上都有血。

    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些血大部分都不是官兵造成的,而是他们互相殴打出来的结果。

    官兵到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在洞里经历了一场乱战,肇事者不知是金银铜钱,还是那些空掉的箱子。

    那些藤箱也一样被拖了出来,乱糟糟地堆在了一起。

    金银散落、空箱残缺,光天化日之下,比之前更显眼了。

    许问冷眼旁观,转身道:“我想上山去看看。”

    官兵能到这里来,表示已经控制住了谷内大部分区域。

    “我跟你一起去。”左腾点头。

    从这边可以直接上山,许问又回去了梧桐林一趟,林中还是空空荡荡,郭安仍然没有出现,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现在外面这么乱,这种时候乱跑……

    希望不要出事。

    他拧了拧眉,往栖凤的陶窑方向走。

    一边走一边想起件事,问道:“你来的时候,看见有光村那些人了吗?去他们住的地方看了吗?”

    “没有。我跟他们说了这事,说这些村民是被这些外人抢了村子,押着干活的。我现在要去看看吗?”

    “一会儿一起去吧。”

    许问加快脚步,沿着那条熟悉的路,到了栖凤的圆窑附近。

    他抬头看去,首先看见的一地残垣断壁。

    他心里一紧,小跑了起来,跑到窑边,站定了脚步。

    “有人来把这里砸了?”左腾紧跟在他后面,扫了一眼,问道。

    “……只怕不是别人。”许问深吸口气,缓缓道。

    “什么意思……”左腾是在问,也不是在问。

    他的观察力不逊于许问,同样很快就看出来了,这窑不是外人砸的,而是非常熟悉它的人自己动的手。

    砸窑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想尽快散热,好把里面的东西带出去。

    许问看得更清楚了,他当初可是看着栖凤一个个地把那些陶像放进去的。

    而如今,这些陶像消失得干干净净,一个也不剩。

    要知道,它们每一个只有手指大小,不专门收拾,不可能消失得这么彻底。

    要做到这样,必然有一个过程,它的主人必然有所准备,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栖凤这是……走了?

    上哪里去了?

    许问环视四周,目光突然落在一块石头上,快步走了过去。

    那块脑袋大小的石头上放着两个陶像,摆得端端正正,一看就知道是特地放在那里的。

    许问盯着它看了一会儿,弯下腰,把它拿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