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匠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46 不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隔着火海扭曲的空气,许问看清了这个表情,也看清了郭安的动作。

    他心里不祥的感觉更浓了,拼命地在火海里到处看,想再看条路出来。

    这一次,他不是想给郭安找一条出路,而是在看怎么样才能赶到他身边去。

    他想要抓住郭安,他感觉他要干傻事了!

    但郭安做得很决绝,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把原油铺满了大部分的花田。

    现在,火焰蒸腾,植物在高热中萎缩、倾倒、变成焦炭,而许问也绝找不到一条能尽快通向他的路。

    他只好从旁边绕,一边绕一边对着郭安大吼:“你别动,老实呆着,等我过去!”

    黑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张着翅膀,飞在许问头顶上,嘶哑地大叫。

    乌鸦凄鸣,不祥感更重。

    在烈烈的声音中,郭安好像听见了许问的话,对着他又笑了一下。

    然后,他拿起旁边一个小罐,把里面的液体全部浇到了身上,扔掉罐子,朝前一步,踏进了火海。

    他做此动作的那一刻,许问就停下了脚步,呼吸几乎都要停滞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火苗舔到了郭安的身上,然后像是吃到了什么美食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向上舔了上去。

    一瞬间,郭安脸部的肌肉极度扭曲——烈火焚身本就是最顶级的痛苦。

    但下一刻,他的表情又奇迹般地平静了下来。虽然他细微的肌肉还在跳动,表示痛苦还在继续,但他还是强行让自己放空并且平静,甚至露出了一丝笑意,仿佛在感受这种痛苦,并且细细品味。

    火焰无情,卷上了他的身体,覆盖了他。

    他的头发、衣服全部都烧了起来,下一刻是他的肌肤皮肉。

    火带来了另一个世界,带来了地狱,侵蚀着它所接触的一切。

    很快,郭安就站不住了,坐倒在地上。

    他盯着眼前浸没在火中的忘忧花,露出了痛苦、憎恨、愤怒、却又倾慕的眼神,他一把伸手,抓住一枝,握在手上。

    那朵花运气很好,避开了周围的火焰,尚且完好无损。

    它鲜红、艳丽、

    带着一丝即将凋零的绝望与残忍的美。

    郭安定定看着这朵花,眼中倾慕更甚。

    片刻后,火烧上了他的手指,他仿佛一个颤抖,又仿佛是愤恨,用最后一丝残存的力气,揉碎了那朵花。

    花汁沾在手指上,被火烧干。

    郭安坐也坐不住了,轰然倒地,躺在地上,仰面看天。

    这时他的脸上虽然有烧伤,但大部分还是完好无损的,目光也还算清明。

    他的脸比刚才扭曲得更加严重,下颌不停地抖动,在拼命地强忍着什么。

    但他还是没有动,没有挣扎,没有求救,就只是躺在那里,看着天空。

    在这一段时间里,他不知道看见了什么,也不知道想了什么。

    最后,他闭上眼睛,咽了气。

    直到死,他仍然保留着尊严,没让自己显得太难看。

    …………

    郭安往身上浇油,一脚踏进火海的那一刻,许问也忘记绕路了,险些跟着一脚踩了进去,想直接去拉他。

    还好在最后一刻,黑姑一声凄鸣,左腾一个箭步从他身后窜了出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肘。

    “你干什么?”他急切地问,不过没等许问回答,跟着也马上看到了对面的郭安,闭上了嘴。

    左腾一开始没有注意郭安的行动,当他看清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想去救人,但紧接着,他就意识到了不对,不可思议地问,“他这是在干什么?找死吗?!”

    许问起初还想挣扎,但随后,他沉默了下来,看着郭安坐倒、倒下。看着他以极快的速度被完全烧焦。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是某种奇妙的感应,也是身为顶级工匠的某种共鸣,他奇迹般地了解了郭安的想法。

    “他确实是在找死。”他轻而沉重地说,注视着郭安。

    “为什么?”左腾仍然不可思议。

    “因为他的手不能用了。”许问回答。

    “啊?”左腾难以理解。

    “忘忧花的毒性在他身体里扩散,已经非常严重。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不可逆的影响。这种情况,他以后很难完成非常精密的工作,对工匠来说是很致命

    的。”许问缓缓解释,声音沉重。

    “就这?”左腾还是没懂,“不是,就是不能做木匠活了,你不能改行做别的吗?用得着把自己烧死吗?”

    “这样说,要是你最想做的事情,从此再也做不成了呢?”许问心里的情绪被他的不解冲淡了不少,问道。

    “那就不做了呗。”左腾干脆利落地说,“活着有什么不好?”

    许问转过头来,对他对视。

    左腾的目光坦荡而直接,仿佛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根本用不着多做解释。

    许问安静了一会儿,然后笑了。

    “你说得也有道理,只是,有些人的想法确实是不一样的。”许问看向火海中的郭安,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不懂。”左腾说。

    …………

    这世界上,有人像杂草,为了活下去拼尽全力,有一滴水就能拼命挣扎求存。

    有的人则像竹子,不枝不蔓,笔直向前,周围环境剧变或者寿命到了,就绽放出最后的花朵,然后死去。

    许问能欣赏前一种,也能理解后一种,所以他只是等到花田里的火苟延残喘直到熄灭,才过去收拾起了郭安的骨殖。

    他把他埋在了那棵梧桐树跟前,又上前去摸了摸它的树干。

    这棵树已经垂垂老矣,随时都有可能死亡。

    但许问已经不打算砍下它,利用它的残躯,或者代为完成郭安的作品之类。

    他就想让它陪着郭安,也许他的灵魂还没有散去,还能看着这棵树,想象着完成它的样子。

    离开时,许问突然回头又看了那棵树一眼。

    郭安画在木板上的设计图浮现在他眼前。

    “郭师傅,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情。”

    许问重新回到郭安的坟墓身边,凝视着老梧桐树,对他说道。

    “也许你的作品,并不需要那么精密的手法和绝佳的技巧就可以完成的。把你的心与灵贯注在这棵树上,然后用你的心,而非你的手……”

    许问没再说下去,最后,所有的人声消失,只有风和树叶的声音摇晃着,陪伴着已经逝去的郭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