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匠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47 眼中石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一刻,许问无比想要见到连林林。

    只有她,才能安抚他此刻的内心。

    但现在他还不能走,他还有事情要做。

    左腾找到了许问,看见他正在写什么东西,叫道:“齐大人叫你,他有事情要找你说。”

    许问写完最后一段,把短信塞进黑姑脚下的竹筒里,喂了它几颗谷子,然后摸摸它的羽毛,把它放飞。

    然后他才转身问道:“什么事?”

    齐如山,是这次带队来降神谷的将领,他知道了许问是金牌的主人,对他非常尊重,也给了他极大的自由。

    “帐本。”左腾就说了两个字。

    许问会意,跟着他一起走到栖凤所住的山洞附近。

    这里被彻底搜查了一遍,很多东西从山洞里被搬了出来,摆在了外面,来到这里,许问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异域。

    有光村村民撤走的时候搬走了一些东西,但走得明显很匆忙,同时留下了很多东西。

    大部分都是日常用品,以陶器为主,少量金属制品。

    看来栖凤的圆窑,并不止用来制造她喜欢的那些小型陶像。

    但无论哪种器具,上面都有着大量的符号以及图案,跟有光村村中的风格一致,以奇形怪异的神像异兽为主,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格外觉得诡异。

    齐如山并不在洞外,所以许问只是看了一眼就准备继续往里走。

    刚才举步,他就停下了脚步,看向其中一处。

    那是一座神像,石雕的,摆放在一堆陶器之中,看上去造型简单,并不起眼。

    但许问路过的时候,意外感觉到一束目光,正是从这神像的位置发出来的。

    而且,这目光的感觉非常熟悉,他似乎以前曾经感受到过……

    他稍一回想,就想起来了。

    当初他第一次跟左腾一起走进栖凤所住的山洞,感觉到附近不远处好像有人在看着他们。

    当时左腾也曾经提过,栖凤说并没有旁人。

    那感觉,跟此时的极为类似,难道是这座石像?

    许问忍不住走了过去,左腾意外回头,看着他问:“怎么?”

    那座石像个头并不大,高度只到许问膝盖上面一点,旁边被一个陶罐挡住。

    许问搬开陶罐,露出它的全貌,左腾立刻皱起了眉头,道:“这石像……好厉害!”

    许问与它对视,一瞬间,呼吸为之一窒。

    他联想到了他进那个制作麻神片的神舞洞时,看到的情景。

    这座石像与神舞洞中石像的风格有些近似,怪诞却又奇妙,带着一种来自异域的美。

    无疑,这座石像延续了那种风格,更超越了它们。

    它的眼睛湛然有神,与许问对视时,仿佛在凝视着他,用眼神向他传递着什么。

    明明只是石像,却真的像活人一样,甚至比活人更加有神!

    左腾也忍不住走过来了,围着石像转来转去。

    “之前我们在洞里感觉到的就是这个?太厉害了……”他明显也感受到了,惊叹地问道,同时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它。

    许问则半蹲下去,凑过去仔细看石像的眼睛。

    “这是什么石头?”他自言自语地问。

    他对石材是非常熟悉的,但镶嵌在石像眼睛部位的这种特殊石料,他一时间确实没认出来。

    它是黄色的,透明感很强,像某种宝石,镶嵌在这里,就像一双金色的眼睛一样。

    仔细看会发现,这宝石的品质其实有限,里面有很多杂质。

    但也正是因为这些杂质,让透过它的光线不断变幻,造成了他们刚刚感受到的宛如“目光”的效果。

    非常神奇,许问看半天都没认出来这到底是什么石头。

    当然,更巧妙的还是它设计与应用的手法,这石像个头很矮,膝盖以上,不到大腿。

    但只要你在它的正面,就会有被它注视着的感觉,转头就能对视,不管哪个角度都一样。

    太有意思了,许问听说过这种设计,但第一次见到运用得这么完美的。

    他恋恋不舍地看了半天,看见旁边有一块细麻布,于是把它拿起来罩在这座石像上。

    “怎么?喜欢?”左腾问道。

    “确实。这石像做得太好了,水平非常高。”许问又恋恋不舍地摸了它一把,这才站起来跟着左腾一起往里走。

    “这石像原本是栖凤洞里的?她走的时候怎么没带走?”左腾突然问道。

    许问的心思本来还盘旋在那座石像上,听见左腾的问话,他收回心神,顿了一下。

    很有道理,这座石像艺术水平非常高,绝不逊于那座被他们当成神像来崇拜的白荧土陶像。

    关键是它不大,手一提就拎走了,栖凤他们是有准备离开的,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带上它?

    是觉得它不重要,还是……

    “你们来了。”思考间,他们已经进了山洞,齐如山正在洞壁旁边,仰着头看什么东西,听见两人的脚步声,回过头来。

    “辛苦了,进度怎么样?”许问走过去问。

    齐如山向他微微行礼——行礼的对象其实不是他,而是他身上那块金牌——然后摇了摇头:“不行。你说得对,这什么系魂咒肯定是有含义的,师爷们解出来了一部分,但零零碎碎,完全连不起来。”

    在他身边,栖凤原先所住的这个山洞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

    里面摆上了一条条的长案,旁边围着十来个人,他们有的身着青灰长衫,就是齐如山口中的师爷,有的一身短打,是一些小厮。

    小厮们拿着纸墨刷子,正在把洞壁上的石刻壁画拓下来,

    长案上堆满了纸张,师爷们拿着笔,讨着论,正愁眉苦脸,半天才往纸上写一个字。

    “现在解出了什么?”许问问道。

    齐如山招呼了一声,有个师爷捧着一叠纸送到跟前,许问拿起来一张张地看。

    纸上附着剪下来的拓片,左边是拓片,右边是解出来的结果,旁边附着简短的文言的解说,倒是不难看懂。

    许问看了几张,现在解出来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断断续续的单个字词,以数字为主。

    这么多数字,看起来确实有点像帐本,但是除了数字以外的字词解出来的非常少,分散在各处,还有大量无意义的符号和图案,师爷们完全破解不出来。

    “进展太慢了,只能把这些全拓下来,拿回去慢慢研究。但进展还是太慢了,这样搞,不知道要搞到何年何月去。”齐如山

    人如其名,是一个山一样粗壮的汉子,但说话做事都有些文雅,反差感非常强。

    “还有这些。”旁边一个人突然匆匆忙忙跑过来,递了一叠新的拓片到许问面前,“我觉得……”他有点怯生生的,抬起眼睛看了许问一眼,又迅速垂下,加快速度把话说完了,“我觉得像是地方!”

    “什么?”许问没听懂,又问了一遍。

    “你在这打什么混呢?”一个师爷快步走过来,把这人往旁边一拉,把他手上的拓片抢了过来,“有话跟我说,哪轮得到你直接跟大人说话!”

    那人很年轻,是个小厮,眼睛又黑又亮,嘴上唯唯诺诺,但迅速翻起眼睛看了许问一眼,很是大胆。

    “事情紧急,先让他说。”许问叫住了师爷,又对那年轻小厮道,“以后再有事情,跟你上面的人说,不要越级。”

    对这种人,许问的感觉是比较复杂的。

    无规矩不成方圆,做事是,做人也是。但在这个时代……在很多时候,你不出格一点,根本出不了头。

    所以这个时候,他还是想给这年轻人一个机会的。当然了,他也可能因为这个机会遇到一些其他事情,譬如旁边这个闭了嘴的师爷,现在也还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这个,就是他自己的选择了,看他的样子,也有心理准备。

    “嗯!就是这个符号,像是我家的村子!”年轻小厮紧张地看了师爷一眼,大声说,“这横横竖竖的,是村子里的路,这三个点,是三棵大树,我们村最显眼的东西。”

    他一开始有点结结巴巴的,但越说越流畅,说完,还肯定地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还有这个,看上去像是我们赶集的那个镇子!这些线也是路,这个方块,是镇上的城隍庙,显过灵,很出名的。”

    “这个我不太确定,但感觉像是老山城,隔壁的柳哥赶考的时候去过,回来跟我们讲了讲,依稀觉得有点像。”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一挠头,看上去更年轻了,感觉也就十五岁左右——说道,“我打小就会认路,去过的地方一定记得,没去过的地方你跟我讲了我回头去的时候也不会认错,我看这三个地方,感觉就是!”

    “这三个地方的图形分别在哪里?”许问翻看着那三张纸,抬头看向山壁,问道。

    “您信我说的?”年轻人陡然激动。

    “人各有长才,有什么不能信的?而且现在我们完全没有头绪,有个新的参考,也不是说完全就信了。”许问回答。

    正常来说,摆明了说我未必相信你说的话,对方心里都会有点犯嘀咕,不会高兴。

    但这时候许问这样说,这年轻人却松了口气,连连点头,比之前轻松多了。

    前面训斥他的那个师爷本来好像还想说什么,听见许问这话,也闭了嘴。

    接着,另一个小厮主动回答了许问的问题:“我知道,这三张图,是在这里,这里,和这里!”

    这三张拓片都是他跟年轻小厮一起拓下来的,这时伸手到处指,非常熟练。

    但他指完之后,许问他们顺着方向看过去,又再一次地皱眉沉默了。

    这三个疑似地点的图形分布在山洞三个截然不同的位置,相距得非常远,看上去一点关系也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