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匠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51 塔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次到这里来的时候,许问来去都很匆匆,只稍微接触了一下,大概知道这些石像以异兽和人像为主,没有仔细看它具体雕的是什么。

    现在他不需要伪装了,正式站定在这里的时候,他终于看清了石像的具体内容。

    就拿眼前这座石像来说,它看上去是个人形,但其实不完全是人。

    它的上半身是人形,是个老头,咧着嘴,头发与周围的石头融为一体,好像从石头上长出来的一样,非常诡异。

    它的下半身与石柱融合得更严重,趋于写意的感觉。

    但稍微一留意就会发现,那不是人的腿,而是鸟的。

    石上雕塑着杂乱的羽毛,隐有利爪与鳞片,羽爪之间有一些属于人的血肉与肢干。

    这部分很零碎,很不起眼,同时也很小。

    石像约摸半人高,这些肢体算到整个人身上的,这个人可能只有巴掌大。

    这样换算下来,这个鸟身人面的石像其实非常巨大,普通人看见这样体型的怪兽,多半都会把它当成魔神。

    许问上次来的时候,就判断了一下这些石像的年代。

    它们跟那些壁画可不一样,时代分明,确实是非常古老的东西,绝不可能是新人新作。

    这时,许问想起了栖凤曾经给他讲过的青诺女神的故事。

    青诺女神所属的是一个多神的时代,除她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神明。

    这些神明相互交战,给新生的人类造成了很多危害。

    青诺女神为此非常愤怒,也跟其他神明发生了很多争斗。

    这似乎只是个神话,发生在传说中,跟现实——尤其是这个时代的现实没有太大关系。

    但许问还是很介意。

    明弗如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

    血曼教为什么会以青诺神话为班底?

    为什么血曼教会以灾难为起点,在西漠铺开?

    所以……这魔神代表着什么?

    许问一边思考,一边往前走。

    齐如山陪着他走了一段,外面有事情找他,他跟许问赔了个罪,匆匆忙忙地出去了,只留下许问一个人。

    许问仔细揣摩那些石像,渐渐发现,其中大部分石像的主题,都跟栖凤告诉他的那段传说有关。

    这些石像大多以神魔异兽为主体,张力非常强。

    它们说是神魔,其实更类似野兽,有的在猎食,有的在打架,原始的野性再加上艺术表达,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力。

    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在这些极其吸引人眼球的艺术形象下面,其实还有很多人类作为背景存在。

    留意到之后,许问触目惊心。

    这些人类虽然只是作为背景存在,但由于作品本身的表达力,仍然展露出了很多东西。

    扭曲的肢体、痛苦的表情、碎裂的躯干……仿佛能够萦绕在耳边的哭号。他们在神魔的斗争中被牵连了进去,受到了池鱼之殃,但因此而来的痛苦和折磨不会少掉半分。

    作者表达时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残忍,却又能让人感同身受,技艺之高明,令人匪夷所思。

    但渐渐的,许问又发现了一件事情。

    这些人的死法非常奇怪。

    其实在这方面,作者的手法偏写意,并不是很具体。但偶尔又会有几个特别清晰,对比鲜明。

    譬如刚才最早时注意的那些,肢体碎裂,好像经受过巨力,有的地方被撕碎,有的地方则被压扁。

    当时许问就觉得有点奇怪了,眼前这个则更加奇妙。

    这个人被一个鬼影一样形体不定的怪物压在下面,露出了半身。

    上面的怪物多用了石头本身的形态,几乎看不出形状。

    被压在下面的这个人看上去非常胖——这个时代少有的那种胖,有一种轻飘飘气球一样的感觉。

    最近许问着实看见过不少这样的情况,刹那之间,电光火石,他意识到了这不是一个胖子,而是一个被水淹死、然后泡涨了的人!

    他身边那几个模糊不清的人都是,他们遭遇的不是鬼神直接的攻击,仿佛是被它的神力影响了一样,呈现出被淹死的相貌。

    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之后,许问顺着走过去,发现这些作为背景的人形大多是类似这样的死法。

    不是死于物理攻击,而是死于“神力”。

    这些神力,拥有各种各样的类型,压死、冻死、淹死、饥饿而死……

    就有光村的传说来说,固然可以说是被诸神交战波及而亡,但许问近年来看见过太多了,他很清楚地意识到,这些人,其实是死于灾祸,死于——劫难!

    他陡然间意识到了,这就是血曼经,这就是他要找的东西!

    有光村,青诺神话传说,血曼教的经文与传说,不是以文字,而是以这种形式存在的!

    此时,他已经走到了这座名为神舞洞的山洞的中央,这里相对比较空旷,四周大多都是相对比较低矮的石群,全部经过雕刻与修饰,从天花板上绵延下来,连接成片。

    无数鬼神或倒蹲在天花板上,或立于壁角,或者无声无息地匍匐在许问脚下。它们手上、爪下、口中的那些人类的肢体,随意却逼真。

    许问看着它们,突然间觉得自己变得非常渺小,就是其中一部分,正感受到巨大的恐惧与痛苦,难以从中间挣扎出去。

    它看起来极其壮观而震撼,直击人的心灵,许问简直难以想象,那些人是怎样天天在这样的神鬼逼神之下工作的。

    也许真的是忘忧花麻痹了他们的心灵与感知吧……

    他喘了口气,继续往前走。

    他让自己冷静下来,历数洞中描绘的各种灾难。

    它以拟人的形式进行,勉强可以捕捉到一些。

    除了七劫塔表现的那些以外,许问还看见了风灾,风暴的巨神把人卷起,随意向下洒落,姿态悠闲轻松,像是洒花一样。

    龙卷风吗……

    算下来,这应该是第六劫。

    与七劫塔的一层一劫不同,神舞洞的各种灾难都是混合在一起的,有重复、有同一主题不同形式的表达,很有些群魔乱舞的感觉。

    但许问数来数去,只找到了六劫,始终找不到第七种。

    最后,他走到了山洞的尽头,那里是一间巨大的石室,又像是一座天然形成的巨井,上方是空的,可见透过树木射下来的天光。

    到这里,火把已经基本上都没了,火光被抛在了后面,只在许问身前投出长长的阴影。

    天光清冷,这里也很安静,隐约可以听见风声和远处传来的鸟叫声。

    抬头向上看,可以看见树的影子和飞鸟掠过天空的影子。

    但许问无心去看,他整个人都被这路的末端的奇景给震慑住了。

    这里有一座极其巨大的石像,让人联想起龙门石窟的主像。

    那是一尊女神像,姿态优雅,俯视下方。

    她长发半束,一个面具压在发上,面具上隐见鸟羽,同时也遮住了她的半张脸。

    她坐在地上,手扶着膝,手上有泥,仿佛才工作完毕,正在休息。

    她的膝盖下面有很多欢乐奔走与工作的小人,她的目光有些迷离,既像是在看着他们,又像是在透过他们看向远方。

    她的表情也非常微妙,难以解析,有些慈悲、有些忧伤、有些愤恨,但隐约又让人觉得有些冷酷。

    神舞洞的石像一直绵延到这里,仿佛灾难一路行来,到此处暂时停住了脚步。

    青诺女神抬起眼睛,与灾难对视。

    许问抬着头,看着她,突然觉得她也在看着自己。

    而不知不觉中,许问的目光从她身边移开,落到了她的身边。

    画面上很多人类,有的正在无忧无虑地玩耍,但也有很多正在使用工具,进行劳作。

    其中最显眼的,一群人正在建一座塔。

    塔向天空延伸,已经建了一半,那些人还在继续建。

    女神的手掌向着这座塔伸出,那是一个很明显的庇护的姿态,显然建塔这个举动是她许可,并且喜爱的。

    看见这座塔,许问突然想起了栖凤对自己提过的一个件事——圣城。

    危难之时,将会有人建设圣城,庇佑当地所有人。

    这个他提到逢春城的时候,栖凤提到的传说概念。

    许问当然不觉得那会是逢春城,它再怎么先进,承载力也有限,不可能救得了所有人。

    而现在,壁画里的这座塔,让他再次想起了这个词。

    虽然它根本就不是城市,而是半座塔。

    七劫的尽头、这个世界的尽头,是这座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