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匠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53 同一处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其实我还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去死。”

    许问翻来覆去,纠结的始终是这个问题。

    “还有那么多事要做,还有那么多事可做,更何况,他就算技艺退步了,匠心仍在,仍然可以完成更好的作品。”

    许问说话的时候,直直地看着前方,眼中波澜起伏。

    他想过很多次这个问题,也力图给了自己很多解释,但老实说,在他内心里,这些都说不过去。

    最关键的是,郭安夜夜熬过发作,身处降神谷仍然能够坚持不用一点忘忧花,许问全部都是看在眼里的。他是真的以为郭安会挣扎出来,走上一条新的道路,甚至还在琢磨着给他规划以后怎么能少受一点心瘾的影响,正常地生活下去。

    结果没想到……

    连林林抬起头,看着他,许问只是看着前方,目光略微有些涣散,但没有流泪。

    “带我去看看那棵树吧?”她突然说道。

    “哦,好。”她不说许问也有这个打算,这时稍微回过神来,起身带着连林林往那边走。

    一路都是焦土,连林林轻叹了口气,道:“摧毁忘忧花是好事,但这一片土地,短时间内也没人可以用了。”

    “休养生息,总会恢复的。”许问道。

    这也应该是栖凤带着有光村村民离开的原因之一。

    他们的村子,事实上已经是被毁了。

    许问牵着连林林的手,说:“虽然栖凤没有明说,但明弗如应该是她引进有光村的。而且一开始,他俩关系应该很好,栖凤很信任他。甚至也许在最开始种植忘忧花的时候,栖凤也帮了忙。”

    “啊,那时候她知道这花是什么东西吗?”

    “应该不知道。等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许问回忆着栖凤曾经的只言片语,以及那些细微的表情与眼神,做出了判断。

    “所以她很恨忘忧花,帮郭安把它毁掉了。”连林林说。

    虽然许问也是这样猜测的,但他还没有跟连林林说过,一点口风也没有透过。

    他紧了紧手指,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说的啊。”连林林理所当然地说,“青诺神教跟血曼教关系必定很密切,很有可能后者就是在前者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而明弗如死后,接手降神谷的应该就是栖凤姑娘。没有她的许可,郭师傅是怎么得到原油的,又是怎么把它运进来的?必定有她的默许。而且听你说,她对染上花瘾的同乡都下手这么狠,对这一切的源头……”

    这时,两人已经到了梧桐林旁边,花田的尽头。他们不约而同地停步,不约而同地转身往回看。

    黑色的疮疤,无声的恨意。

    两人又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不知为谁。

    …………

    他们来到了那棵梧桐树面前。

    一看见它,连林林就微微睁大了眼睛,凝视着它,半晌没有动静。

    许问过来的时候,顺便把郭安画在木板上的那些创意图拿过来的,依这棵梧桐树而建,最后的木雕成品,各个角度、整体与局部。

    连林林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头,将两者对照着看。

    无需许问解释,她就能看懂,知道郭安打算怎么做,知道他想表达一些什么。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道:“太可惜了!”

    这样一件作品,竟然没办法完成了,真是太可惜了。

    “你觉得,以他的那种情况,能完成这件作品吗?”连林林注视着木板,突然问许问。

    “很难。几乎不可能。”许问之前其实就已经想过这个问题,评估过很多次,回答得很快。

    “虽然就设计上来说,它更偏向于写意,但越是这种类型的作品,越需要强大的控制力才能完成。”许问道,“他手部神经受损情况比较严重,控制力流失了至少一半,日常生活都需要可能都需要更多的集中力,这种精细工作……确实很困难。”

    “你之前不是说,他可以以匠心来弥补匠技吗?”连林林问。

    “是,但那是一条新的道路,就这件作品来说,是没有办法了。”许问道。

    “哦……”连林林明白了,转回头去,再次凝视那棵梧桐树。

    它非常巨大,已经衰老,尤其显得温柔。透过枝桠的阳光形成光柱,好像一只只手,抚摸着下面的草地。

    “郭师傅一定也发现了。他之前努力戒除花瘾,是为了这件作品,还抱着希望。结果他努力完了还是发现没用,他已经彻底被毁了,他做不到了。所以……”连林林道。

    “但是,以他的能力,明明还有很多其他的可能可以尝试!”许问皱着眉头说。

    “但他不想要啊。”连林林两手交握,突然问道,“就譬如说,如果我死了,你会再去……另外找一个姑娘吗?”

    连林林背对着许问,没有回头看他,声音有点轻,仿佛一个小小的试探。

    “不要乱说!”许问下意识地反驳,想要喝止她。

    连林林非常听话,但这一次,她却没有住嘴,而是仰头望着梧桐树,继续说了下去:“譬如说,万一有一天,你回去了,我们俩再也没办法见面了。你会去另外找个姑娘,喜欢上她,跟她好好地过一辈子吗?”

    “那你呢,你会另外找个人嫁了吗?”许问看着她的背影,问道。

    “我……”

    连林林话还没出口,许问就已经先一步打断了她,说:“你不会。你会想着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过完一辈子。”

    他说得非常笃定,对此毫不怀疑,接着他又说道,“所以我也不会。没了你,那我就会从小单身汉变成老单身汉,跟你一样,一辈子不会有别人。”

    他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连林林就已经转身,与他对视,目光不偏不移。

    她眼中些微的迷茫像雾气一样散去,再次变得无比清亮,像水一样,像这阳光一样。

    “你也想过这件事。”她说。

    “想过很多次。”许问回答。

    “结论是什么?”

    “为了不那么惨,只好再多努力一点。”

    连林林笑了,她迈着步子,走到许问身边,再次拉住他的手,示意他低头,然后在他的嘴唇上重重亲了一口。

    “所以想一想,其实也能明白郭师傅为什么这么做。”连林林道。

    许问没想到她突然又把话引回了正题,有些意外。但片刻后,他点了点头,说:“因为别的再好,他也只想做这个。他可以为了它戒除毒瘾,也可以为了它去死。这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最大的瘾。”

    说到这里,他心中一动,突然问道,“那郭/平呢?他为什么走?”

    一个人做出一样选择,总是有原因的。

    郭安能在降神谷戒毒,是因为他想要完成他梦想中的作品。

    他选择带着忘忧花一起去死,是因为他发现他再也做不到这件事了。

    郭/平把郭安带来降神谷,是心系自己的兄弟,想要救他。

    那他为什么离开,甚至郭安笃定他再也不会回来呢?

    那必然是有一件比兄弟更加重要的事,把他带走了!

    这会是什么事呢……

    许问抬起头,看向山下,栖凤所住的方向。

    那座山洞绘满了奇异的图形,无数人正在紧锣密鼓地破译密码,整理线索,等待追查那片已经形成的忘忧花贩售网络。

    那张网,出去的是忘忧花的各种制品,回来的是银钱。

    这些钱里的绝大部分,都已经被栖凤提前转移走了,带着它们和村民一起离开。

    许问想起来,郭安曾经提到过的,郭/平走之前曾经跟栖凤谈了话,两人聊了很长时间。

    当时许问去问了栖凤,她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现在回想起来,她是真的不知道吗?

    他们俩去的地方,会不是会是同一处?

    书阅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