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匠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54 多谢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许问再一次来到神舞洞的尽头。

    青诺女神像不管什么时候看,都是那么动人心魄。

    巨大的神像之前,背对着许问站着一个人,正在与神像对视。

    这样看过去,她的身形也好像一尊凝固的神像,仿佛也会一直端立在这里,亘古不动一样。

    许问看了一会儿她的背影,行礼道:“岳大人,抱歉久等。”

    岳云罗又站了一会儿,这才回过头来,直截了当地问:“找我什么事?”

    有一瞬间许问想问她知不知道连林林也在这里,但转头一想,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而且老实说,她不问也未必就是不关心,只是不想在许问面前表达出来而已。

    “两件事。”许问也非常干脆。

    “第一,栖凤带着有光村民离开,我想请你帮忙追查他们的下落。”

    “已经在查了,他们乘车离开有光村,下山之后,前往了秦罗镇,进行了一番补给。然后他们出城之后,一路向北,再没有了任何行踪。”

    岳云罗非常清晰地说。

    “没了行踪?”许问意外地问道。

    “是。”岳云罗简短回答。

    岳云罗什么人,掌握着什么样的势力,事到如今许问已经非常清楚了。

    整个大周朝,到处都是她的耳目,她要查什么事情,不可能查不到。

    栖凤等人离开秦罗镇之后就消失,表示附近的城镇乡村都没有人见过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的去向!

    这真的有点奇怪了……

    “栖凤此人的绘形图像,已经张贴在各城镇门口,进行通缉了。一有回报,你会马上知道。第二件事呢?”岳云罗又问。

    这个世界的通缉画像当然没有现代那么精细,但其实也不如许问在影视剧里看到过的那样离谱。

    这确实是个有效手段,但多少有点撞运气,只能等了。

    “第二件事,相关这个洞穴。”许问手一挥,把整个神舞洞全部囊括了进去。

    他手臂的影子顺着身后的火光,投在前方的石像上,巨大而模糊,有点怪诞。

    石壁上的人类好像因此动了起来,但定神看过去,就会发现其实没有,只是幻觉。

    岳云罗转身,顺着许问的手往四周看,目光沉沉,仿佛已经看出了一些什么。

    “给我讲讲这些石像。”她说。

    许问正有此意,点点头,说道:“我初步判断了一下,这座神舞洞最早的一座石像应该是这里。”

    他转过身,带着岳云罗来到了山洞的另一侧,半蹲下去。

    那里有一片膝盖高的石像群,原本是石壁蔓生出来的一片石头,雕刻者直接以此为基底,在上面进行创作——这也是神舞洞绝大多数石像雕刻的方法。

    很明显,这雕刻的是青诺女神造人时的情景。

    这个青诺女神的造型跟内洞石像有点不太一样,但还是很轻易能认出来

    。

    它有一点跟栖凤制作的那些陶像一样,没有五官,整体偏写意,手法轻灵,更凸显了女神轻快的心情以及那种初诞时的喜悦。

    相比起来,女神身边的小人就更随意了,有意思的是,可以看出这些小人的手里,大部分都拿着各种各样的工具,斧子、锤子、锯子、尺矩等等都有。

    “人类和野兽最大的不同,就是前者能够使用工具。”许问复述了课本里的一句话,道,“这应该就是在表现这位女神造的是人。不过从他们手里拿的工具可以看出来,石像雕塑的时间,是在这些工具出现之后,所以当时的环境并不像它所表现出来的形式那样原始。”

    “嗯。”岳云罗应了一声,跟着又自言自语般地重复了一下许问的第一句话。

    许问感觉到她从自己身边投来的目光,但没有转头。

    许问继续介绍,这几天他有空就到这里来,和连林林一起,发现了不少新东西。

    “这中间有一个过渡,人类有一段比较美好的时期,使用工具制造了很多东西,载歌载舞,生活美满幸福。然后,天灾降临。”

    许问指向那些怪物怪人以及异兽,非常肯定地说,“它们代表的就是就是各种天灾,给人类造成了大量伤亡。而且根据现在已有的迹象来看,这些灾难不仅发生在过去,是人类一路走来的整个过程,更将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大量密集地发生,甚至——毁灭这整个世界!所以……”

    他转向岳云罗,表情非常严肃地说,“我想请求您转告陛下,提前做好防备。”

    “怀恩渠……不是已经在修了吗?”岳云罗缓缓地说。

    “不仅是怀恩渠,还有整个大周,我希望都能进入灾前预警状态,各方面都调动起来,粮食储备、挖掘地洞、建设防灾设施……从各方面做好准备!”许问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岳云罗一时间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无数的、巨量到无法想象的人力与物力,意味着整个大周的国策将要往另一方面扭转。从某个角度来说,它几乎是一种诅咒,诅咒大周的未来不再国泰民安,他们首先要处理的是一片灾难!

    “就因为这个山洞里的这些石像?”岳云罗沉默半晌,徐徐问道。

    “不仅仅是……我愿意以性命担保!”许问想要解释,但千头万绪一时间涌上心头,最后,他无比肯定地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你的命……可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值钱。”岳云罗轻笑了一声,说道。

    许问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他低下头,然后又抬起来,正要说话,岳云罗伸出一只手,止住了他。

    她再次陷入了沉默,负着手,在神舞洞里缓缓走动起来。

    她时而仰头,时而低头,时而平视,目光从那些石像上一一掠过。

    石像有的庄严,有的诡异,有的神性,有的鬼性。

    在神舞洞闪烁幽暗的光芒中,仿佛有另一个世界在此降临,一个可见、但不可知,充满迷雾令人探索的世界。

    “这是地动之后,人类被倒塌的山石房屋碾压。”

    岳云罗走到一处,说道。

    这处石像是许问之前也曾经留意过的一座,地震被化形为一个满身块状肌肉的巨汉,仿佛将要从山石中挣脱出来。

    它脚下手中身边的那些弱小人形实在太让人熟悉了,天云山一带的地震,他们确实方才经历不久。

    “这是被泥石流冲没淹死的人。”岳云罗缓步走到另一处,再次说道。

    地震让土质疏松,接连而来的水灾冲刷山石,造成新一轮的灾害。

    “山洪爆发,房屋倾倒,民众离散。”

    “灾后无食,人们饥饿而死。”

    “无衣无食,盗匪流窜,杀劫处处。”

    “灾疫弥漫,无光之处皆是尸体。”

    “……”

    岳云罗一边走,一边说。

    许问站在他身后,有些震惊地看着她,脚步不知不觉跟上。

    这些画面很多都是偏向写意的,灾难被描绘成了种种魔神的形象,有灾难之意,而无灾难之形。

    能够看出这些灾难是什么,一方面靠对魔神形象的推测,更多的是靠周围那些人形死状的判断。

    而要了解后者,必然经历很多,见过很多类似的情况——而且留意过、关注过。

    许问自以为自己很了解岳云罗了,但真没想到,她能这样一一徐徐道来,如此清晰,如此果断!

    “这些灾难确实是在短时间内爆发的,而且很多中间都有联系,就眼下看来,确实是预言了现在与未来。”岳云罗终于站定脚步,声音沉沉地对许问说。

    这也是许问判断的原因。

    这些石像是有时间线的,其中有一些不久前他们才发生的事情,有一些是顺着这条线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再加上七劫塔带来的明示,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

    这神舞洞不知建于什么时间,这些石像也不知道雕于何时。

    这段时光仿佛就凝固在这里凝固了无数岁月,直到近年灾难爆发,他们来到了这里。

    “你把这洞里的图形全部影绘下来。”岳云罗停住声音,吩咐道。

    “我已经画下来了,全部装箱,放在了外面。”许问毫不犹豫地回答。

    岳云罗似乎有些意外,微微扬了一下眉毛,然后道:“行,我会带着它们去面圣,并尽全力说服。不过,此事关系之大,不言自明。结果会如何,我无法保证。”

    她转过身,再次看向那尊仿佛想要庇佑万民的青诺女神像,道,“不过,我会克尽全力。”

    她的话斩钉截铁,不容转圜,许问看着她的背影,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一样。

    然后,他对着岳云罗挺直的脊背,深深行了一礼,道:“多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