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匠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55 龙凤胎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岳云罗带着一大箱子画走了。

    画不是许问一个人画的——这么大一个神舞洞,他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这么快完成,连林林也搭了把手,承担了中间的一小半。

    早在刚认识的时候,她就已经学过这个了,后来旅游过程中,写给许问的信从来都是图文并茂,甚至许问还教了她一些现代的速写素描原理。

    现在她的画自成一派,尤其擅长拒绝实景,定位细节,速度也并不慢。

    许问跟岳云罗一起出来的时候,她刚画完最后一幅,吹干墨汁,把它放进箱子里。

    她起身,与岳云罗对视了一眼,然后行了个礼,移开目光。

    岳云罗的视线追随了她一会儿,上了车,进了车厢。

    从头到尾,两人都没有说话。

    岳云罗离开,许问摸了摸连林林的头发,连林林下意识地往他的手掌上靠了一靠,然后莞尔一笑,神色间并无阴霾。

    …………

    齐如山带人没日没夜地整理了几天,把所有帐本全部整理了出来。

    整整一个山洞再加一个圆窑,写在纸上好几本大册子。

    “所有的终点指向的都是地名。”齐如山有点疲惫,但整体情况还好。

    这成了就是大功,他非常清楚这一点,疲惫之下又有掩饰不去的兴奋,“没有直接联系到人。不过也没关系,我们合计了一下,这东西卖得不便宜,还要长期使用,一日没了它就不行。没点钱根本用不起。有钱人总是少数,这范围一小,就好找了。”

    “还有一种。”许问想起之前栖凤对他说的话、对有钱有势者的愤懑,微微有些出神。

    他很快回过神来,道,“就像你说的一样,这东西不便宜,还是要日日使用。所以,我们还可以找一种人……在很短的时间里,家财败落、无家可归的流民。”

    齐如山微微抬了下下巴,表情异样。但是很快,他就重重一点头,道:“你说得对,我马上安排下去!”

    他起身就准备走,在原处站了一会儿,轻声道,“我好像已经看见家破人亡了。”

    许问没有回答,齐如山匆匆而去。

    这时,许问和连林林也要带着左腾一起,离开这座降神谷了。

    忘忧花这边后续还有很多事情,账本已经到手,接下来的就是顺着找人抓人了。

    许问能做的都已经做完,后面的事他不准备再插手——他是个匠人,不是捕快——朝廷那边也是一样的意思,所以账本清出来,他就走了,他还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

    除了怀恩渠以外,他准备跟连林林一起去一趟郭安的家乡。

    郭安的尸骨已经葬在了这里,那棵梧桐树前面,但是落叶归根,许问还是决定送一些他的东西回去,如果他有祖坟的话,立个衣冠冢也好。

    最关键的是,他想过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关郭/平的踪迹。

    这个人究竟上哪里去了,是不是跟栖凤那边有关系?

    他还是很介意。

    “我在想两件事。”许问坐在马车上,左腾身边,跟车厢里的连林林说。

    连林林靠着厢壁,侧头过来问他:“什么?”

    马车在道路上疾驰,两边的树影错落交织,一掠而过。

    周围空旷无人,这在现代非常少见,但在这里,许问已经习惯了。

    “第一,郭/平当初是从哪里得到麻神丸的?根据账本显示,他所在的村子并不在这个网络的范围内,倒是更远处的镇上有一处。”

    “这个很正常吧?郭师傅受伤了,郭/平是他的兄弟,肯定要到处想办法的。听说这东西有用,四处托人去买,然后买到手了。”连林林说。

    “确实,这就证明,这个网络深入的范围比我们想象中还广。类似这样的情况,我们也不可不防。”许问道。

    “对。然后呢?”

    “第二,郭/平把郭安放在降神谷然后离开,从此消失无踪,是他一个人这样做了,还是普遍行为?其他地方,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你是说,别的地方也可能有这样的顶级工匠消失事件?”

    “对,虽然也有个人创作,但工匠的大部分工作都是群体工程。如果栖凤带钱带人想要做的是那件事的话——那更不可能是一个人完成的,消失的人,可能比我们想像中的还多。”

    “你说的那件事是……”

    “对,就是神舞洞群像里显示的,也是栖凤曾经提到过的,末日之时,将要建成的圣城。”

    连林林安静了一会儿,仿佛也想到了壁画上那座仿佛正在无尽向上延伸的通天塔。

    又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问道:“说起来,小许啊,你觉得我爹这种情况,算是你说的消失吗?”

    许问一愣。

    连天青是在晋升天工的过程中,从灵魂到肉体渐次消失的,跟郭/平显然完全不同。

    许问下意识就想反驳,但话到嘴边,就已经停下。

    他皱起了眉,开始细想。

    真的完全不同吗?

    那么,连天青现在又到哪里去了?

    …………

    郭家兄弟的家乡位于吴安城附近的白临乡。

    许问在策划怀恩渠方案的时候听说过这里,它位于吴安城南边,汾河南岸,是一座比较大的村庄

    走出降神谷一带,过了不久,天色就明显阴沉了下来,又过了一阵,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阳光隐没在云后,不知何时才会出来。

    开始下雨的时候,许问和连林林同时停了说话,一起盯着天空看了好长时间。

    雨一直持续,但也一直没有变大,两人看了好长时间,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接着又相视一笑。

    雨可不能再下了,不然就算有怀恩渠,也不可能挡住随时变大的洪水。

    左腾的方向感非常强,一路准确地把他们带到了白临乡。

    白临乡位于山上,这片山头树木长势良好,到处都是参天巨木。

    白临乡位于一个山坳里,半边临江,半边是树林,房屋建筑以这一带常见的窑洞为主,这点让许问有些意外。

    郭家兄弟发明拼合柱,建仰天楼,感觉就像他们当地以木建为主,大木不够了,用拼合柱来凑。

    他是真没想到当地树木充足,建柱用的更多的也是料姜石。

    许问在前往西漠的路上曾经研究过一段时间的窑洞,后来把其中一些知识用在了天启宫的建设中,对此毫不陌生,想法也很先进。

    不过即使用他的眼光来看,也觉得白临乡的窑洞建得很好很科学,窑室容积大、承重强、通风透光都好。

    他跟连林林一起进了村。

    马车不好上山,他们把车停在了山下,是自己爬上来的。两人并肩而行,左腾没在他们身边,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进村的时候,黑姑似乎飞得累了,降下来落在了连林林的肩膀上。

    树口一棵树,很大一棵槐树,树下几个小孩,仿佛正在玩耍,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些小孩分成两拨,左边的正在欺负右边的。

    左边的五个小孩都是男孩,个子相对比较高大。右边两个一男一女,看上去只有三四岁,手拉着手,长得非常像,好像是龙凤胎,比左边那些足足矮了一个头。

    这些小孩都脏兮兮的,又黑又瘦,满身都是泥,脸上还沾着鼻涕。左边一个小孩笑嘻嘻举着一件什么东西,仿佛在说着什么,乡音浓重,听不太懂。

    许问看着那对龙凤胎,从他们脸上看出了一些熟悉的影子,心中微微一动。

    龙凤胎恶狠狠地盯着对面,小男孩拼命伸手往前够,想把对方手上的那件东西抢回来,但反手就被另一人揪住了领子,嗤啦一声就把那陈旧的布料给撕破了。

    两边争吵起来,但实力明显相差巨大,左边的一个大孩子猛地伸手,把小男孩推到了地上。

    一瞬间,小女孩像一头野生的小狼一样,猛地冲了上去,一口咬住了那个大孩子的手臂,死死咬着,完全不打算松口。

    转眼之间,鲜血就从她的齿缝之间与大孩子的手臂之间流了下来,流到了地上。

    大孩子一声惨叫,猛地挥手,想把她甩开。但这个看上去极其瘦弱的小女孩就像野狗一样,死死地咬着大孩子的胳膊不放,对方的胳膊甩到哪里,她的脑袋就跟到哪里。

    “好凶残的小姑娘,我喜欢。”

    左腾看着眼睛就亮了,但他抱着手,站在旁边,完全没打算插手的样子,明显是想看看这两个小孩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但连林林不忍心了,眼前的是非很明显,这样一个小孩子,如果不是被逼到了极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们干什么?”连林林皱起了眉头,上前两步,分开两个孩子,而许问也同时一个伸手,把最高大的那个孩子手上的东西拿了下来。

    东西刚一入手,他就微微扬了下眉。

    这东西的触感……对他来说可真是太熟悉了啊。

    这几个大孩子目光游移,三个陌生的外来者,还是成年人,他们有点天然的畏怯。

    但同时,他们有点恋恋不舍地看着许问手上的那件东西,有点舍不得走。

    片刻后,那个最高大的孩子——虽然高大,但看上去也只有八九岁的样子——壮着胆子上前一步,指着许问手上的东西,说了一句话。

    乡音还是很重,但这次许问勉强听懂了,他说的是:“这是我爹留给我的,被他们偷走了。”

    “胡说!”小男孩嚷了起来,尖叫着说,“我娘说,是我爹给我们的!”

    大孩子嗤笑了一声,对着他说了句话,许问听不太懂,但明显是骂人话,两兄妹脸上同时出现了怒意,大声回骂起来。

    两边吵成一团,介于许问等人的存在暂时没有打起来。

    许问偏头听了一会儿,举起那样东西,对着大孩子说:“既然是你的,那你一定会用吧。”

    他把那东西递到大孩子面前,对他说,“用给我看。”

    书阅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