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从祖安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鬼遮眼(中)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秋日森林的夜,静的像一潭水,没有一丝波澜,仿佛所有生灵都已沉睡。

    头顶之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起了一轮诡异的毛月亮,透着朦胧的月光,众人勉强能看清眼前所处环境。

    沼泽地旁边一颗古树下,是方才周辰踢烂碎成数片的傀儡。

    傀儡的嘴角浮起一个怪异的弧度,令人感到头皮发麻。

    “我们是迷路了吗,之前都是一直往前走的啊。”

    歆儿捏着鼻子问道,空气中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

    众人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显然有点不知所措。

    民间有种说法是在走夜路时,会有魑魅魍魉蒙住你的眼睛,人被蒙住了眼睛,就会一直在原地打转。

    这就是俗称的鬼遮眼,周辰对于这种灵异的东西本是嗤之以鼻的。

    可自从遇见了土行者后,周辰渐渐不得不承认这世上总会有些无法解释的东西。

    周辰明显感受到两名新队友恐慌不安的情绪。

    无论怎样他都要给众人打气,不然还没到山脚下就要自己吓死自己了。

    “怎么办,大叔,会不会是碰见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吧,我好害怕啊…”

    上官歆儿眼角挂着晶莹的泪珠,显然她是怕极了。

    也是了,毕竟一个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此时应该还依偎在父母身边撒撒娇吧。

    方才山涧里微拂的风,此时戛然而止,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腐烂的酸臭味。

    “不要自己吓自己,只怪这树林比较黑而且地势复杂,我们只是迷路了而已。”

    虽然周辰只是轻描淡写的安慰着众人,此时他却警惕的环视着四周。

    拥有敏锐嗅觉的他,并没有发觉四周有什么可疑敌人的存在。

    “听闻诸葛孔明善于摆八卦阵,曾经将曹军将士困在阵中却寻不得出口。”

    周辰边爬向一颗参天大树边说道,他想爬至高处,确认珠峰的准确方位。

    而八卦阵听起来够玄乎的,其实只不过是利用沿途上的树木或石子的微调,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影响。

    在人不察觉的情况下,微微改动了路行进的方向。

    误入其中的人以为自己一直是直线前进,殊不知已经是在走一个大圈了。

    周辰看了看指南针,才发现队伍行进方向与珠峰所在方位已经偏离了90度。

    待向众人解释了原理后,周辰记录了准确的方位便继续出发。

    只要一直沿着这个方向走,哪怕路上遇到大树或巨石挡路也不能绕路,那么就一定能走出去。

    想想竟被如此简单的把戏所欺骗,周辰不禁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只是不清楚究竟是谁,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在此处建了**阵。

    不过周辰第六感告诉自己事情并不简单,既然有轮回者在此处设了陷阱,那就表示他也和自己一样困在此**阵里。

    “嗯?”感到混元袋仿佛动了动,周辰下意识低头一看,才发觉其中的红狐已经恢复了意识。

    随着混元袋一阵抖动,一个如豆丁大小的红衣妙龄女郎平稳落地,转瞬间就变回了正常人大小。

    这样的操作,把上官歆儿和七弟看得是一愣一愣的。

    两人反复翻看混元袋,想探寻其中的奥秘,最后看来看去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布袋子,便只好作罢。

    “周辰哥哥,他们是谁啊?”

    红狐手指了指从没见过的两名新队友,而一双媚眼却紧紧的打量着和她同样生得艳丽的歆儿。

    一股醋意袭上胸口,如果只是一般的女人,红狐并不会在意。

    可偏偏面前的少女是如此亭亭玉立,俏皮可爱的样子,论姿色并不输红狐。

    “哈哈,红狐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歆儿了,要不是她救了你,这个时候恐怕……”

    红狐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才慢慢放下敌意,尴尬的向上官歆儿道谢。

    神经大条的歆儿乐呵乐呵地挽着红狐的玉臂,在这个残酷的轮回者世界里,女生相对较稀少,两人瞬间就成了好姐妹。

    如果说红狐是成熟有女人味的御姐型的话,那上官歆儿就是带有一丝俏皮可爱的小萝莉。

    出于女人的直觉,歆儿笑嘻嘻道:“红狐姐姐,你和大叔应该是情侣吧。”

    歆儿无心的一句话,此刻在周辰和红狐听来却过于突兀,两人忙于撇清关系,却反而更令人感到可疑。

    真的是越解释越解释不清了。

    周辰正感到尴尬时,发觉出了一丝不对劲。

    此刻空气中再次弥漫着一股腐烂的气味,这气味周辰是再熟悉不过了。

    “难道说…”周辰向四周扫视,果然稍远处,就是第一回遇见的那处沼泽地。

    而古树下,迎着众人的是,破碎不堪傀儡的诡异笑容,它仿佛早就在此等候他们多时了。

    上官歆儿和七弟见周辰忽然脸色阴沉下来,便朝他盯着的方向望去,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说是沿途上做了手脚,才让周辰他们绕了个大圈子又回到原地的话,那也就算了。

    可是众人早就识破当中的诡计,一路都是按着指南针的方向走直线,怎么可能又回到了原点?

    周辰对此感到是无法理解。

    更何况大家今晚在这片诡异的林子里,已经走了将近快十个小时了。

    结果不仅没走出来,体能也消耗了很多。而且天空依旧是挂着一轮毛月亮,一点天要亮的迹象也没有,这点确实够匪夷所思的。

    见众人望着前方发呆,红狐感到有点莫名其妙的问道:

    “你们一直盯着前方那条河看干嘛,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你说…前面是河?”周辰一字一句的重复着红狐的话语,脑中却在飞快的思考着合理的解释。

    “我明白了,原来我们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周辰终于觉察出了不对劲的地方,眼中却死死的盯着碎成数块的傀儡看。

    “恐怕这个傀儡就是关键,只要它在这里,我们就永远也走不出来这片林子。”周辰分析道。

    女子傀儡就像是一个漩涡一样,如果不破坏它,不管周辰三人怎么走,最后都会被它引导,走回到它的身边。

    可能就是在傀儡被周辰踢爆的那一瞬间,埋入其中的咒术才得以释放。

    而当时攻向众人的傀儡外壳只是个假象,它只需要有人破坏它,这样咒术方可释放。

    而傀儡破碎的那一瞬间,红狐并不在场,因此她没有中傀儡的咒术。

    所以红狐眼中所见的是正常的景象,并无周辰所见的幻觉,也不会被引导走到傀儡身边。

    实际上眼前也并没有沼泽地,只不过是一条稍显浑浊的小河罢了。

    “看来要摆脱它,只能一把火烧了。”

    周辰边说边问七弟要来了打火机,点燃了树枝后,周辰走向这个困了自己一整晚的罪魁祸首。

    火把刚要触碰到傀儡,之前像盘散沙一动不动的傀儡,就像忽然有了生命力一样,向后猛退。

    在众人眼里看来,傀儡就像个有生命的小娃娃一样。

    但是离得近的周辰此时却看得真真切切,傀儡之所以会跑不是因为它是个活物,而是有一缕不易觉察的线在拉扯它。

    傀儡一动起来,众人也终于恢复了正常,看来幻觉被解除了。

    线拖着傀儡,逃回了“沼泽地”中央,当初傀儡陷入的那块区域,此刻竟是一处小溪而已。

    “怪不得我找不到人,原来躲在这里。”周辰朝着小溪冷冷笑道。

    顺势他甩出燃着火苗的树枝,射向傀儡落回的河中,经过周辰的掷出,树枝犹如一发子弹被射出。

    水花溅起,一个修长的人影从中窜了出来。

    待其落地后,周辰才看清楚这名整蛊了自己整宿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只见水浸透了其衣裳,面前的人身形消瘦,锁骨上面穿过了两条醒目的生锈锁链,背上背着一个与其体型不符的古怪大竹筐。

    “是你!”见这古怪的打扮,周辰想起来在登山大本营见过此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