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从祖安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两个月亮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朦胧月色躲在缥缈暗云后面,一束微弱的月光洒落下来,照射在陈红河的后背上。

    本是一副静谧美的画面,此刻却让人毛骨悚然。

    特别对周辰和红狐来说更是如此,毕竟他们可是亲眼所见陈红河被柳生斩为两段的。

    “难道说,是柳生十三郎在我们面前演戏么。”周辰自言自语道。

    “不对,周辰你看他的腰上。”眼毒的小黑提醒道。

    周辰将目光移到陈红河的腰上,结实的腰板上,有一横切的刀口。

    密密麻麻的细线将上下腰缝了起来,腰部切口上能清晰可见地淌着暗红色的血。

    周辰一边打量着陈红河的一举一动,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觉得呼吸非常困难。

    莫非是子弹穿透了肺?

    如果真是如此,那麻烦就大了。

    深夜的漆黑森林里,冻得人四肢麻木,再加上无法呼吸,周辰觉得满脑子胀痛。

    被冻得惨白的脸,因为呼吸不到氧气而胀得通红,而其余队友都将目光锁定在陈红河身上,没有人察觉到周辰的异常。

    由于环境太暗,没有人发现周辰已经中弹的事。

    周辰刚想要呼救,却发现嘴巴只是一张一闭的,发不出声来。

    红狐疑惑的望着陈红河腰上的伤口,回忆起了陈红河被失心疯的柳生十三郎误杀的画面。

    怎么想,这陈红河早就应该是具尸体才对,是谁把他的身体缝合的?

    红狐望向周辰的方位,想寻求这诡异事件的答案,却发现周辰竟面朝地的趴倒在地。

    “周辰哥哥。”

    红狐不顾危险地奔向他,却没发现自己一跑动,陈红河也跟在自己身后。

    上官歆儿虽是一名清纯可人的女高中生,但是在噩梦空间历经了无数次历练后,对于战局的分析也要比成年人来得更加深刻。

    “你休想。”上官歆儿将法杖指向陈红河的双腿,顷刻间晶莹的冰霜就覆盖于上。

    【冰之奥术-冻结】

    陈红河的身体连同双腿被牢牢的冻住在原地,他化作一座冰雕,永远保持着奔跑的姿势。

    见危险暂时解除,红狐紧张的将周辰扶起,才发现周辰胸膛上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

    上官歆儿见状深深地叹了口气,秀眉紧蹙,本是无忧无虑的少女柔嫩脸颊,此刻却夹杂着愁云。

    虽然没有和周辰接触多久,但是再怎么说也是临时的队友,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心头,歆儿痛恨着这个所谓的噩梦空间。

    究竟是哪个变态,无聊的创造了这个空间,就为了看到人类互相残杀么。这个空间存在的意义就是如此吗。

    七弟默默地望着闭着眼的周辰,无言的走向成冰雕的陈红河。

    对于这个没共处多久的队友的逝去,他也颇感神伤。

    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他当务之急是确保这个陈红河不会从冰块中挣脱,继续杀人。

    他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大冰块,确定对方无法动弹后,刚想松口气,却发现冰块在微微颤动。

    “他要挣脱了吗?”

    七弟后退了几步,神情紧张的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毕竟现在自己是队伍里唯一的男性了,他不知道自己能否保护住身后的两名女孩子。

    “等等,不像是挣脱冰块的震动,而是…”七弟望向脚下,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向身后的两位妙龄美女喊到:

    “地震了,小心。”

    他话音还未落,仿佛脚底下有谁重重的踹了一脚,众人被颠簸得站都站不稳。

    许久,仿佛像沸腾了的森林,终于归于平静。

    “地震停了么。”红狐低头发现怀中的周辰不见了踪影。

    难道是被地震震到其他地方了么,红狐赶紧擦了擦泪珠,仔细的寻找着周辰的尸首。

    “你们快看,那是怎么回事。”七弟惊讶地指向天空,众人抬头,不由汗毛倒竖。

    漆黑如墨的夜空,挂着一轮满月,照得地面是通亮异常。然而满月的旁边,竟挂着一轮血红色的月。

    什么时候,天空中会同时出现两个月亮。

    如果是某种光的反射现象,那轮奇怪的月亮也绝不会呈现是那种诡异的血红色,红的滴血的那种。

    望着这种反常的现象,红狐一时半会竟忘了寻找周辰。片刻后还是一个男声将她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为什么天上会出现两个月亮?”男声也是一副惊讶的语调。

    红狐被这个问题问得有些懵,但是这个声音听起来怎么觉得像是周辰的声音?

    她忙将视线从两轮月亮上移至身旁。

    周辰竟和自己并排坐在一起,他正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天空,胸前的血窟窿也早已不见。

    回过神的上官歆儿和七弟,皆是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大家都看到方才周辰还是具冰冷的尸体,怎么这会儿又好端端的一个人呢。

    周辰仿佛明白大家心里想着什么,他打了个响指说道:

    “其实这很好理解,我们刚才是被人施展了法术,陷入了幻觉中,包括我被子弹打中,都是幻觉而已。”

    虽然周辰也很莫名其妙的,刚觉得自己要挂了,瞬间地震将自己震醒,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中枪。

    看来只能用幻觉这种可能来解释了。

    “如果说是幻觉的话,那这又是怎么回事?”七弟指了指身旁的冰雕,里面依旧冻着陈红河的身体。

    “我猜应该现在是一种半真实半虚幻的场景吧,搞不好都是那个长发男子搞的鬼。”

    这是目前周辰唯一能想到的解释。不然他要怎么解释自己死而又复生?

    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地震和两个月亮这种异常情况,没有任何人受伤,那这名长发男子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不对,这不是那个家伙制造的幻觉。”一直沉默的小黑否定了周辰的观点。

    经过小黑的提醒,周辰才想起来,长发男子就算再厉害,也应该无法让存活在自己精神中的小黑也中幻觉。

    “小黑,难道刚才我真的中枪了?”周辰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

    小黑在意识中点了点头,他迟疑了片刻,盯着血红色月亮沉声道:

    “你看,那月亮上面,像马赛克的东西是什么。”

    周辰闻言抬头望去,只见先前那轮血色的月亮,被一片片的马赛克覆盖住,不多时血月逐渐消失,只留下正常的那轮明月。

    “想必各位都知道我们所处的噩梦空间就像是一个游戏空间吧。”

    周辰指了指月亮说道:

    “那刚才出现的两个月亮,其实可以理解为游戏突然出现了bug,现在被后台修复了而已。”

    下节预告:第15章傀儡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