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秘老公有点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12章 自己抉择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竹言奚望着唐莫辞微微笑着:“我想说什么其实你心里都明白吧。”

    相视一眼,一切已经尽在不言中。

    唐莫辞的手指敲在桌面上,神色平静:“我知道了,你先去睡吧。”

    “莫辞——”见唐莫辞始终不为所动,竹言奚有些急了,“你就糖宝这么一个妹妹,难道你忍心看她后半辈子婚姻生活不幸福吗?”

    “你认为嫁给谢臣她会不幸福,难道嫁给谭景渊她就会幸福?”唐莫辞眉宇间仍旧一派平静,只不过这一句反问却让竹言奚哑口无言。“她是我唯一的妹妹,我当然希望她找个两情相悦的男人,幸福快乐的过下半辈子,但我想,你心里也很清楚,谭景渊绝不是那个合适的人。”说着,唐莫辞便将竹言奚拉

    到自己身边,张开双臂,从背后拥抱住她,将她圈在自己怀里。“谭景渊的世界,充满了审时度势,尔虞我诈,如果糖宝真的和他在一起,糖宝就要过着和你一样的生活,你忍心吗?”唐莫辞将下巴搁在竹言奚的肩头,竹言奚靠在唐莫

    辞怀里,望着窗外那轮皎洁的明月,精致的秀眉也逐渐紧蹙起来。

    平心而论,如果她有女儿,是绝对不希望自己女儿过着和自己一样的生活的。

    这样的豪门生活,太累。确实还不和谢臣在一起,至少谢家也是豪门世家,家世丰厚,可以保障糖宝未来的生活衣食无忧,而且谢臣不是谢家的接班人,他无需承担家族的压力,可以过自己想过

    的自由自在的生活,虽然他看起来玩世不恭,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但谢臣和糖宝都是一起长大的,谢臣的为人和人品如何他们心知肚明。

    如果谢臣真的娶了糖宝,肯定会对糖宝好的。“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我们不是糖宝,我们都无权替她做决定啊,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她和谢臣就像左手和右手,除了相敬如宾,其他还有什么乐趣,如果真的是要保证糖宝一辈子衣食无忧,把她留在唐家就可以啊,何必还要让她嫁人呢。”竹言奚将自己的手放在唐莫辞的手背上,“把选择权交给糖宝自己吧,她也不是小孩子了,就

    算,我说的是如果,就算她真的选差了,这不还有你嘛,你可以胡她周全的,对不对,她的人生,应该交给她自己去抉择。”

    唐莫辞闻言,沉默下来。

    书房内的气氛过于安静,让竹言奚有些不习惯,她也看不到唐莫辞的表情,所以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忍不住又出声道:“怎么突然不说话了,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你后悔吗?”竹言奚愣了一下,身体也微微僵硬了一下,刚准备回答,就听到唐莫辞说:“算了,别说了,我不想听到这个答案,这个答案对我没有任何意义,不管你后不后悔,这辈子

    我都不可能放手的!”说完,他就用力箍紧了竹言奚的腰身,那是他的霸道,是他的宣告!竹言奚感觉到身后男人的紧绷,他的力道实在太大,勒的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她轻笑了一声:“你说得对,后不后悔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在一起,未来还

    是会在一起。”

    竹言奚缓缓转过身,抬手搂住唐莫辞的脖子,踮起脚尖,与他额头抵着额头,亲昵耳语:“你放心,这辈子我都是你的,除非你先放手,不然我就会永远赖在你身边!”

    这个柔情的回答,安抚了唐莫辞内心的躁动和不安,竹言奚感觉到他紧绷的肌肉逐渐放松下来,然后自己猝然被抱得更紧了。她感觉有些呼吸困难,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让他先松开自己,谁料,她的整个身体突然就腾空了,在她的惊呼声中,唐莫辞一把将她抱到了高高的窗台上,然后呼吸又猝不

    及防被夺走了。

    “唔——”

    她只感觉到嘴巴一阵发麻,胸膛里像是被人放了一把火。

    唐莫辞的动作很粗鲁,像是在宣泄某种情绪似的,竹言奚明白他的感受,所以配合的闭上了眼睛……

    ***

    糖宝一夜未眠,直到天微微亮的时候才打了个盹儿,然后就被自己给饿醒了。

    她从昨天到现在滴水未进,也难怪饥肠辘辘了。

    正准备拿手机给自己点份外卖,没想到就看到青青半小时之前给她发了信息,说给她叫了她最喜欢的早点,让外卖挂在门口了,如果她醒了,自己开门去拿就行了。

    啊,不得不说青青真是个贴心的小棉袄啊。

    糖宝摸着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便从床上跳起来去开门。

    果不其然,外卖已经送到了,袋子上是她最喜欢的酒店名字,隔着袋子她都闻到了早点的香味。

    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她突然有些懊悔,错的是那些人,她何必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正想拎着袋子进屋,突然就瞥见了坐在走廊上一个昏睡的身形。

    她还怀疑自己眼睛出问题了呢,再定睛一看,真的是谭景渊。

    可是谭景渊,他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看他那神志不清的样子,像是在这过了一夜是的。

    糖宝伸出去的脚步迟疑了一下,心一狠,就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但是没多久,那门又打开了。一脸懊恼的糖宝从屋内跨步而出,走向谭景渊,毫不客气的在腿上踢了他几下:“醒醒,谭景渊,醒醒!”

    但见他毫无反应后,她不得不蹲下来,用力拍了拍他的脸:“谭景渊,你快醒醒!”

    凑近了闻才发现他一身酒气,真是臭死了!

    糖宝忍不住下了重手,终于把谭景渊给拍醒了,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糖宝的脸在他的瞳孔中越发清晰起来。

    “醒了啊。”糖宝见他瞳孔慢慢聚焦,便抿着唇站起来,“要睡回去睡去,睡这儿干什么,赶紧走。”

    说完她便转身回房。然而就在她即将关门之际,一只脚突然插进来,挡住了即将关上的门,糖宝蹙眉,瞪着门口横插一脚的男人:“你干什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