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秘老公有点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13章 强行洗澡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借个厕所。”

    “你说什么?”

    谭景渊声音低沉,还有些含糊,隔着门,糖宝一度没有听清,也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最重要的是谭景渊一身酒气,令她退避三舍,恨不得离他远远的。

    “我说人有三急,我需要借用一下你的厕所。”话音刚落,谭景渊便一个用力,顶开了大门,然后在糖宝的目瞪口呆下冲进了她家的洗手间。大概是因为太急了,所以门都没有关紧,糖宝跟着追到洗手间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唏嘘的水声,一时间,脸上的恼意更深,脸更红了,她恨恨的跺了跺脚,呵斥道:“谭

    景渊,谁允许你进我家了!”

    “江湖救急,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糖宝一听眼睛就瞪大了:“我见死不救?是我让你喝那么多酒的吗?”

    “没错,都是因为你。”

    “我——”糖宝气得差点跳起来,恨恨的瞪着眼前那扇门板,“谭景渊,你够了啊,你在里面已经蹲了十多分钟了,你上完了赶紧走。”

    “我上不出来,还要再等等。”

    “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上不出来,你是貔貅吗?”糖宝气得口不择言。

    “嗯,你就当我是貔貅吧,不用管我,你忙你的吧。”

    听他这不咸不淡的话,糖宝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敢情这人还真把这儿当自己家了是吧:“行,我最后再给你十分钟,拉完了赶紧滚蛋!”她饥肠辘辘,实在没工夫和谭景渊去耗,那美味的虾粥还等着自己去享用呢,所以糖宝转身去了饭桌,一打开餐盒,那浓郁的香味顿时扑鼻而来,勾的人食指大动,心情

    大好,真是太治愈了!

    这会儿糖宝也顾不上和谭景渊的那些不快,赶紧转身去厨房拿碗筷,准备大快朵颐,但是等她拿了碗筷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餐桌边上已经有人了。

    谭景渊正拿着勺子在那风卷残云呢。

    糖宝急了,连忙奔过去:“喂,谭景渊,你干什么呢!”

    “喝粥啊,嗯,味道很不错。”谭景渊回答的理所当然,糖宝气得七窍生烟!

    “这是我的粥,谁允许你喝了!住手,快给我放下!不许再喝了!”

    谭景渊莞尔:“粥这么多,你一个人肯定喝不完,那就是浪费啊,来,把你碗给我,我给你倒。”

    他这一副大方的模样,看的糖宝越发生气了,紧拽着自己手上的碗,撅着嘴巴就是不肯屈服。“不喝啊,那我自己喝了啊,”谭景渊说完便又低头快速喝起来,这狼吞虎咽的姿态,糖宝可以打包票,不出十分钟,这一锅粥就会全部进了他的肚子,顿时越发懊恼起来

    。

    而且他一边喝还一边发出稀里呼噜的声音,一听就知道这粥味道极佳,加上空气中弥漫的浓郁的食物香味,咕噜噜咕噜噜——糖宝的肚子发出了严重的抗议,这咕噜声大的都盖住了谭景渊稀里哗啦的喝粥声,然后引来他的侧目,他深吸了一口气:“嗯,这粥真的太香了,宿醉醒来能喝上这样一碗

    粥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糖宝直勾勾的看着,终于,理智败给了欲望,糖宝拿着碗冲了过去:“谭景渊,把我的粥放下,让我来!”

    十五分钟后,糖宝趴在桌子上,看着已经见底的那锅粥,她欲哭无泪。

    要不要这么惨,青青给她买的早餐,最后竟然全进了谭景渊的肚子里!

    看他心满意足的坐在那儿,糖宝气得咬牙切齿:“谭景渊,你拉也拉了,吃了吃了,现在可以走了吧!”

    “你说得对,那你不如好人做到底,我再去洗个澡再走吧。”

    等糖宝回过神,谭景渊已经快速的冲向洗手间。

    糖宝这下真的跳了起来:“喂,谭景渊,你不要欺人太甚啊,不许在我家洗澡听到没有!”糖宝想去拉他,结果谭景渊突然转过身来,衬衣的扣子已经被他解开,精壮的胸膛,强烈的视觉冲击惊得糖宝猛地愣在了当场,半晌后才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吼道:“谭景

    渊,你耍流氓!”

    “我就只是想再借用下洗手间洗个澡而已,你就好人做到底,再满足一下我这小小的要求吧。”

    他一边说,一边脱下了衬衣,光着膀子站在那儿,糖宝瞬间觉得压力倍增,热血上涌,空气都稀薄了起来似的,论不要脸,谭景渊说第二恐怕没有人敢说第一!糖宝一口气更在嗓子眼,下不去又上不来,眼瞅着真是要憋坏了,突然,她瞥见谭景渊丢在地上的衬衣,又见他大刺刺解开皮带,好像她不存在似的,糖宝乌黑的眼珠子

    一转:“行,你要洗是吧,随你洗,我懒得管你了!”

    她气呼呼转身离开了客厅,谭景渊邪肆一笑,一头钻入了洗手间,温热的水洒在他健硕紧实的身体上,终于洗去了那一身臭味,不可谓不酣畅淋漓。

    谭景渊神清气爽的看了眼镜子中的自己,还比了下发达的肱二头肌,肌肉力量爆棚,简直是要身材有身材要颜值有颜值!

    不过要出去时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换洗衣物,外面那一身臭气熏天的衣服肯定是不能穿了,那——

    目光在这个不算宽敞的洗手间内转了一圈,竟然连个可以遮身的浴巾都没有?

    他蹙了蹙眉,这下他可真是犯了难!

    虽说他对自己的身材挺满意的,但就这么大刺刺的走出去,好像还是不太合适。

    想了想,他对外喊道:“糖宝,你在外面吗?”

    此时的糖宝,正拿着手机窝在墙角,笑的像个狡黠的小狐狸,蓄势待发。

    “糖宝?糖宝?”洗手间里面的谭景渊叫了好几声也没得到回应,不由纳闷,这小妮子怕是真的气急了吧,所以故意不理他了?但他一直这么呆在洗手间也不是那么回事啊,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外面一片安静,谭景渊的手机还留在了外面,连个救援方式都找不到,这丫头该不会是出门去了,把他

    一个人丢在了这里吧。思虑再三,谭景渊悄悄拉开了一条门缝……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