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透视医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五十六章 被逼的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ww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杀。”三位供奉和十位真传弟子应声而动,立刻从四面八方把刘乐、纪灵霞和艾美食包围在了中间,他们一起使出灵云剑阵,杀了过来。

    有位圣境大成的供奉,则是挥起长剑对准了刘乐:“我先宰了他。”

    没有人和他抢功劳,因为三长老点了点头,认可了。

    虽然刘乐的境界只有神境小成,但是刘乐曾经杀过六长老和卫堂主,实力不可小觑。有圣境大成的供奉出手,才最有把握。

    “母后,你说怎么办?”刘乐看都不看那位供奉的攻击,只是向纪灵霞问道。

    “把三长老杀了,其他人,不要你管。”纪灵霞吩咐道。

    “好的。”刘乐立刻催动光影步,挥起龙魂刀,直接朝着三长老砍去。

    这时,那位供奉的长剑,就要刺在刘乐身上了。

    他甚至以为,这一剑可以把刘乐斩成碎片,甚至连灵魂都会斩灭。

    结果呢,刘乐突然从他眼中消失了。

    他这一剑落了空,直接攻击在一颗千年大树之上。

    砰的一声响,把那棵大树都斩成了碎木屑。

    只到这一刻,他才察觉到刘乐逃了。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逃得掉?”供奉大惊失色。

    扭头一看,他才发现,刘乐原来并不是逃了,而是去杀三长老去了。

    “不自量力。”供奉鄙夷至极的冷笑起来。

    在他看来,连他都能一剑把刘乐刺死,刘乐竟然敢去找三长老。

    三长老比他还要强大一百倍啊。

    真是老寿星吃砒,活得不耐烦了。

    三长老也极为不屑:“小兔崽子,你挡住老夫的路了,老夫本要先杀纪灵霞那个疯女人,可是,既然你非要送死不可,那就先杀了你吧!”

    “谁杀谁还不一定呢?”刘乐乐呵呵的笑道。

    “寂灭剑。”三长老没再废话,直接催动最强剑招,朝着刘乐寂灭而来。

    一时之间,方圆三公里之内,都充斥着一股子寂灭的味道。

    人间仿佛变成了地狱,连生机勃勃的树林都瞬间枯萎而死。

    那些冲杀向纪灵霞和艾美食的弟子和供奉瞬间停了下来。

    连纪灵霞和艾美食也停了下来。

    他们都有一种生机流失,全身的血脉被抽走的错觉。

    “三长老竟然修炼成了寂灭剑?”

    “天呐!只有宗主才能修炼的顶级剑招,长老怎么也修炼了?”

    连纪灵霞都很意外,因为这一招她都没能修炼成功。

    想不到三长老修炼成功了。

    “刘乐,小心。”她忍不住提醒道。

    刘乐微微一笑,一丝一毫的紧张都没有。

    他就站在寂灭气息的中间,还朝着寂灭气息的源头而去。

    那位供奉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极为玩味的盯着刘乐的背影,期待着刘乐死于三长老的寂灭剑下。

    这可是寂灭剑啊!

    上任宗主,施展这一招时,曾经一下子斩杀三位圣境巅峰的老怪物于剑下。

    强大的一塌糊涂。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刘乐完蛋了,死定了。

    甚至,连纪灵霞都觉得刘乐有危险。

    可是,距离太远,她根本就来不及救。

    结果,在刘乐和三长老错身而过时,只见三长老的满级灵器长剑断了,脑袋也飞了,只剩下半个身躯,还在惯性的推动下向前奔跑。

    一直奔跑到那位供奉面前,这才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供奉顿时被吓得身子发抖,脸色苍白,失声喊道:“三长

    老死了。”

    不用他喊,那些围杀向纪灵霞和艾美食的供奉和真传弟子们也全都看到了。

    因为他们早就停了下来 ,全都瞪大眼睛看着刘乐和三长老呢。

    他们清清楚楚的看到三长老只和刘乐一个照面,脑袋都飞了出去。

    都没有看见刘乐是怎么出手的。

    都感觉不是刘乐动的手。

    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一个个都以为是三长老自己把自己的脑袋砍掉了。

    那穿着长老服的无头尸体,正倒在那位供奉面前,兀自从脖子里喷溅着殷红而又刺眼的鲜血,那正是他们的三长老。

    圣境巅峰实力,和纪灵霞实力相当,可以施展出寂灭剑的三长老。

    怎么就这么死了?

    绝对不可能是刘乐杀了。

    神境小成的垃圾,怎么可能一招秒杀三长老?

    而且,刘乐两手空空,根本就没有刀,也没有剑。

    三长老脖子上的伤口,那么平整,那么整整齐齐,非有快刀和快剑不可。

    “怎么死的?”另一位供奉震惊无比的问道。

    感觉心脏都不会跳动了,一种要窒息而死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大脑。

    “是刘乐,是刘乐杀了三长老。”那位供奉哆嗦着说道。

    “怎么可能?”这远远出乎这些人的意料之外。

    一个个摇了摇头,好像在说,你不要骗我。

    他们还要仰仗着三长老杀纪灵霞呢,结果,却被刘乐杀死了。

    这怎么可能?

    刘乐才神境小成啊!神境小成,就能杀圣境巅峰吗?

    这特么说出去也没有相信啊!

    就算是纪灵霞想要杀三长老,也要经过殊死拼杀,绝对不能这么轻松的秒杀。

    刘乐要是能秒杀三长老,岂不是说连朱朋,甚至连太上长老都不是对手吗?

    他们心中的信念一下子就崩塌了,仿佛天塌地陷一般,根本接受不了。

    “你不相信是我吗?”刘乐看向那位圣境大成的供奉,笑眯眯的问道。

    供奉摇了摇头,打死都不敢相信,刘乐有这么骇人惊悚的实力。

    “既然不相信,那我就向你证明一下我的强大。”

    刘乐笑了笑,立刻催动光影步,瞬间到达那位供奉面前,手起刀落,在这位供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已经把这位供奉的脑袋砍了下来。

    这一次,那些供奉和弟子总算看清楚了。

    是刘乐,就是刘乐。

    是刘乐用一把黑色的短刀,砍下了那位供奉的脑袋。

    砍掉后,刘乐就把黑刀收走了,所以,在他们看来,刘乐仍然两手空空。

    这一幕,吓得他们全身冰冷,都要晕倒了;胆小的,都已经吓尿了。

    就在他们全身冰冷,不知所措之时,刘乐的目光,淡淡的扫视过来。

    那目光很平淡,很平静,甚至还很温和。

    可是,那些供奉和弟子还是吓得急忙后退,后退,再后退。

    就像被魔王盯上了一般。

    “还有谁要质疑我吗?”

    “还有谁不相信吗?”

    “你,你,还是你?”在那些人的后退中,刘乐笑眯眯的问道。

    凡是被刘乐指到的真传弟子,全都哆嗦双腿垂下脑袋,大气都不敢出。

    只有两位圣境大成的供奉瞪着刘乐,跃跃欲试。

    刘乐再次催动光影步,瞬间秒杀了距离他最近的那位供奉,然后看向最后一位供奉,笑问道:“怎么?你不服吗?不服就杀了你。”

    那位供奉哆

    哆嗦嗦的说道:“服,我服了。”

    “晚了,服了也要杀你。”刘乐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供奉吓得直接跪了下去,匍匐在地,大声哀求:“刘公子,饶命啊!”

    刘乐继续走过去,因为他在这位供奉身上,感应到了杀气。

    对自己有杀气,就说明他对自己有仇恨,这样的人不能留啊!

    “刘乐,住手。”看到刘乐杀人就像砍瓜切菜般的容易,纪灵霞震惊至极。

    本以来会有一翻苦战,还要费一翻口舌劝说。

    真是万万想不到,刘乐一出手,直接吓退了所有人。

    此时,她也终于相信,九长老和十长老那群人,就是被刘乐所杀。

    别说十分钟,甚至一分钟就没用到,刘乐就把他们全都杀光了。

    现在,三长老已经死了,三位供奉也已经死了两个。

    纪灵霞是真的不想看到剩下的弟子和供奉再死了。

    这些都是灵云宗的中流砥柱,是灵云宗的高层战力,也是灵云宗的希望。

    培养一个都极为不容,要是全死了,她回到灵云宗,就是重新成为灵云宗的宗主,灵云宗也要降到二流宗门势力,甚至是三流宗门势力。

    有他们,才有灵云宗;没有他们的话,灵云宗还算个屁。

    可是,刘乐并没有听她的。

    因为那位供奉身上还隐藏着淡淡的杀意。

    那杀意,别人感应不到,却别想瞒得住刘乐。

    所以,刘乐再次催动光影步,瞬间到达他的面前,手起刀落,直接砍死。

    长老死了,供奉也死了,最后,只剩下十位圣境小成的真传弟子。

    刘乐扫视过去,淡淡的问道:“你们呢?相信吗?”

    “相信。”这十位真传弟子同时跪了下去,对着刘乐重重磕头。

    连圣境巅峰的长老和圣境大成的供奉都被刘乐一刀砍死一个,他们这些圣境小成的真传弟子,哪里是刘乐的对手?

    这一瞬间,他全都吓跪了,有的人,更是屁滚尿流,直接湿了一片。

    刘乐这才收起龙魂刀,乐呵呵的看向纪灵霞:“母后,搞定。”

    纪灵霞的嘴角抽了抽,虽然有些生气,最终却也没有责怪刘乐。

    国为她发现,刘乐的实力已经强于她了。

    一招秒杀三长老,连她都做不到,远远做不到。

    艾美食震惊得都不会说话了,那双美眸仍然瞪着刘乐,都不会眨动了。

    不见刘乐出手,她还不知道刘乐的强大。

    这一见之下,她都觉得差了刘乐十万八千里,心里都有自卑感了。

    一个二十三岁的小子,还来自世俗界,怎么可能会这么强大?

    她都想去灵气稀薄的世俗界,看看刘乐的老家,看看刘乐出生的地方了。

    刘乐又说道:“母后,不如把这些人全杀了吧!”

    “他们要杀我们,我觉得不能轻饶。”刘乐扫视他们,发现他们虽然畏惧,但是体内都有隐晦的杀意,仿佛已经怨恨上自己了。

    “不行。”纪灵霞急忙阻止道,“他们都是被逼的,他们也很可怜。”

    “是啊,我们是被逼的,我们不来,朱朋就会杀了我们。”他们急忙解释道。

    “朱朋还用我们的家人要挟我们。”

    “我们也很可怜。”

    “我们不听他的,他就会杀了我们的家人,我们实在没有办法。”

    有的真传弟子,还痛哭流涕起来,看似不像作假。

    “那就暂时饶了你们的狗命。”刘乐有些不情愿,却不得不给丈母娘个面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