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透视医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呼噜汗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刘乐真的下去了。

    这一瞬间就像进入了时光隧道。

    他在七彩的强光中,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从出生,到幼年,到童年,到少年,再到青少年

    有快乐的时光,也有生病的惨状。

    有灿烂的笑脸,也有悲伤的泪水。

    每一个瞬间,都无比无比的真实,就像再次亲身经历了一样。

    可是,他只能看到自己,并不能看到自己的父亲和亲人。

    在他出生的时候,那个抱着他的人是谁

    那个喂他第一口母乳的女人是谁

    还有那些陪着他笑陪着他哭陪着他日升日落的亲人又是谁

    他终始没有看清楚。

    他知道,刘如苹和刘必康并不是他的亲生父母。

    至于他的亲生父母是谁,他至今都没有头绪。

    如果能洞察过去的话,或许就能找到他的父母吧

    只是洞察过去是起死回生诀第五层的神通。

    现在他才修炼到第三层神魂召唤,连第四次的意念之力都还没有修炼成功。

    等他把意念之力修炼成功,才有可能洞察过去。

    在刘乐这么想的时候,包裹着他的七彩光芒突然消失不见了。

    在他眼前出现一个灰蒙蒙的新世界。

    这个世界的空气带毒,给人一种很呛的感觉。

    刘乐轻轻呼吸一口,发现灵气稀薄,死气浓郁,毒就在死气之中。

    这种毒还影响不到他,但是对于一般的武者和普通人,绝对是致命的威胁。

    毫无疑问,那些进来的人类全都被毒死了,所以才从来没有人能活着回去过。

    而且,死气也让人生机加快流失,衰老的很快。

    在外面,如果能活一百岁,在这里被死气侵蚀后,就只能活十岁左右。

    不过,死气对刘乐并没有什么影响。

    因为他有仙府,可以轻易炼化侵入体内的死气。

    还能把死气炼化成灵气,滋养自己的仙府。

    刘乐继续向地面降落,发现这个世界之所以是灰蒙蒙的,因为正在落雨。

    而且,雨是咸的,带有腐蚀性。

    可是,树林和花草却很茂盛,似乎雨水中的腐蚀性正是它们所需要的营养。

    这个世界里的动物和植物不但不惧怕雨水的腐蚀性,还很是渴望。

    下面是一片一条峡谷,峡谷里有一条大河。

    河水两岸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动物和植物,景色极美,让人着迷。

    刘乐降落到了峡谷中的河岸边。

    双脚落地后,他朝着远处透视,发现只能透视十多公里。

    这个世界的毒雨,阻挡了他的透视之力,使他无法透视到更远。

    十公里之内,都是茂密的树林和怪异的山石,还有成群结队的各种动物。

    目前,刘乐看到的都是食草动物,对人并无威胁。

    但是,它们长得奇形怪状,体内蕴含着毒素,全都长着存储毒液的毒囊。

    观察片刻,确定没有任何危险之后,刘乐沿着河道,向下游而去。

    因为下游比较平坦,人类往往都会向平坦的地方聚集。

    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寻找收取这个空间秘境的祭台。

    有仙府帮他,他觉得寻找起来应该会很快。

    只是仙府并没有什么反应,可能是距离太远,也有可能是被深埋在了地下。

    就像在昆仑山虚坑秘境之中时,要不是万军、孟伊和陈租三位皇境巅峰武者把祭台从那座小岛上的山石之下挖出来,想必仙府也不会有什么感应吧只希望这里的空间不要太大,要不然寻找起来真的会很麻烦。

    如果真的深埋在地下,靠刘乐自己很难找到。

    所以,他也要寻找这个空间中的人类武者,请他们帮忙。

    只是他初来乍到,并不知道这里的人类好不好相处。

    “小黑龙,你有没有什么发现”刘乐一边赶路,一边询问道。

    小黑龙道“这是一个有毒的空间,灵魂也受到了污染,哦,我不喜欢这里。”

    看来,小黑龙无法帮自己了,刘乐只能靠自己。

    走了一天,刘乐遇到的都是动物。

    他想用妖语和这些动物沟通,结果,这些动物都很狂暴。

    要么看到他就跑,要么看到他就咬。

    看到他就跑的动物,他没有追。

    看到他就咬的动物,都被他一巴掌拍死了。

    一路上,他遇到许多尸骨,有动物的尸骨,也有人类的尸骨。

    有的尸骨都快变成泥土了,似乎死了很久很久。

    只到第二天,刘乐才终于遇到一个活人。

    这个活人,满头白发,无比苍老。

    还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骨瘦如柴,身中剧毒,双腿骨折,已经离死不远。

    他趴在一片巨大的树叶上,强烈的求生欲,让他用双手,奋力向前爬。

    他似乎一直都用双手走路,手掌上面的老茧,比脚掌还厚。

    一群像狼又像豹子的食肉动物,正在尾随着他,似乎要等到他咽气时再吃他。

    这群食肉动物獠牙很长,嘴巴流着口水。

    好像是饿极了,也好像是对人肉有着特别的嗜好。

    它们也伤的不轻,显然早都对这个人类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人类是神境巅峰武者,这群食肉动物才是灵兽,相当于灵境实力。

    它们和人类武者有些差距,显然并没有讨到什么便宜。

    有的灵兽追得近了,人类武者就一掌拍出,都能把它们拍飞出去,摔个半死。

    然而,此时这位人类武者,不但受伤了,还中毒了。

    他已经气息奄奄,快要死了。

    这群灵兽如果克服心中恐惧,再发动一次攻击的话,就能把人类咬死吃掉。

    眼看灵兽们真的要发起最后的攻击,刘乐催动光影步,急忙赶了过去。

    “滚。”

    刘乐用妖语喝道。

    灵兽们全都转过身来,对着刘乐张牙舞爪的叫嚣。

    “又来一个人类。”

    “吃了他。”

    它们张开嘴巴,露出锋利的牙齿,朝着刘乐狂奔而来,要把刘乐咬死。

    这一刻,那位气息奄奄的人类武者突然坐了起来。

    他兴奋极了,挥手大喊“兄弟,快逃,别让这些变异灵兽近身,它们的牙齿有毒,一旦被咬中,只有死路一条身上也有毒,碰到都会有生命危险”

    然而,在他眼中,刘乐根本就没有走的意思,更别说逃跑了。

    他的话还没说喊完,就发现,刘乐迎着那些变异灵兽走了过来。

    “你这是找死啊,真是活腻了”

    就在那群变异扑到刘乐面前,就在他以为刘乐只有死路一条时,刘乐却神色淡然的抬起巴掌,一巴掌拍向变异灵兽。

    让他直接闭嘴,震惊万分的是,那群尾随他好多天,也攻击他好多,几乎要了他的性命的变异灵兽,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竟然全死了。

    被刘乐一巴掌拍成满天血雨,还有几滴血雨落到了他的身上。

    忽。

    伴随着一掌之力的,还有一股强大的掌劲,摧古拉朽般的印在山崖之上。

    轰。

    山崖上顿时出现一个硕大的掌印,连凸起的石棱都化成了齑粉。

    随着山崖的摇晃,大地都颤抖起来。

    天呐

    同样是神境巅峰。

    他一巴掌拍出去,最多把变异灵兽拍成重伤。

    还只能把一只变异灵兽拍成重伤。

    想拍死都不可能。

    而刘乐呢,一巴掌拍死一群,而且还拍得变异灵兽尸骨无存。

    更可怕的是,连大山都差点被刘乐拍得倒塌。

    这位神境巅峰的人类,震惊得神情都呆滞了,全身都发麻了,仿佛没了魂魄。

    “老人家,你是哪里人”

    只到刘乐来到他的面前,向他问话,他才突然反应过来。

    “我,我是天竺国守护协会的武者,我叫呼噜汗。”老者口齿不清的说道。

    那看向刘乐的苍老目光,不但有着浓浓的崇拜,还有着浓浓的忌惮。

    刘乐要是拍他一巴掌的话,他也要灰飞烟灭啊

    眼看刘乐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他的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脸色都惨白起来。

    害怕,真的很害怕。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刘乐淡淡的问道。

    呼噜汗突然发现,这声音有点熟悉,而且还能听懂。

    想了想,他顿时激动起来“你是地球人,你来自地球的华夏国是不是”

    “是的,请回答我的问题。”刘乐道,“你进来多久了”

    “好像有三百多年了吧”一想到这漫长的岁月,呼噜汗的激动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灰败,他叹息道“我都快要老死了,当年,我们那队人马,有三千多武者,来自世界各国,都是神境强者。”

    “其中华夏武者有一百多位,天竺国的武者有两百多位”

    “如今,只有我还活着,那些武者,全都死了。”

    “活到现在,我都无法回去,真的对不起他们,愧对他们对我的保护和帮助。”

    这是唯一的幸存者。

    刘乐肃然起敬道“老人家,我帮你治疗。”

    “不用了。”呼噜汗摇了摇头,劝道,“小伙子,丹药和力量,你都留着吧你还年轻,或许会有办法离开这里,我都快死了,用在我身上就是浪费。”

    刘乐对这位老人的好感倍增。

    因为他只到快死时,都在为别人着想。

    如果他求着刘乐救他,刘乐或许会犹豫。

    现在,刘乐直接取出银针,捏在手中,认真道“老人家,我帮你针灸一下,你很快就能好了,不费事的。”

    呼噜汗叹息道“我中了十几种剧毒,腿也废了,根本治不好。就算你能解了我体内的剧毒,我也是一个废人,会拖累你的所以,不要”

    说到这里,呼噜汗就突然说不下去了。

    因为刘乐已经把银针针灸到他那残疾许久的双腿上。

    他那原本没有半点知觉的双腿,就突然有了感觉。

    感觉到了丝丝凉意。

    还感觉到一股奇妙无比的力量,正在快速的修复着他的腿伤。

    不但腐坏的肌肉重新长了出来,连碎掉了骨头也在愈合。

    同时,体内的毒素和心头的痛苦都在减轻,他感觉到了从来不曾有过的舒服。

    “小伙子,你的医术好神奇啊,你比神医还要神医。”

    呼噜汗激动了,声音都在颤抖,语气都在结巴,连浑浊的老眼都湿润了。

    本周,推荐票张,加更失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