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89章,傅瑾城篇768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管家收到消息,立刻就通知人了,人也在楼下等着,不安极了。

    就在傅瑾城抱着高韵锦快到楼下的时候,还在睡梦中的高韵锦感觉到了颠簸,拧着眉头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睛有些迷茫,“瑾城?”

    傅瑾城忙问:“没事,一会就到医院了。”

    高韵锦脑子清醒了些,“去医院?没事去医院干什么?”

    “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傅瑾城一边说,脚步却加快了几分。

    高韵锦感受了下,“没有啊,我很好啊。”

    傅瑾城顿了下脚步,“你脸色很难看,而且额头冒了冷汗。”

    高韵锦有些诧异:“是吗?”

    她脸色现在看起来跟平常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傅瑾城迟疑抱着她在沙发坐下,“如果真的没事,刚才怎么会——”

    高韵锦靠在他温暖的怀抱里,皱了皱眉道:“可能是做噩梦了?”

    “真的没事?”傅瑾城紧张的问。

    “真的没事。”她也很紧张孩子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事,她早该急了。

    傅瑾城放松了些,问她困不困,要不要继续睡,高韵锦点头,傅瑾城就跟管家说了一声,让司机不用过来了,他们不去医院了,然后抱着高韵锦回去了房间,“睡吧。”

    “嗯。”

    但她躺在床上好一会儿都没有睡意。

    傅瑾城:“怎么了?睡不着吗?”

    “嗯。”她拧着眉头,“我只是……忽然想起了一点刚才的那个梦。”

    傅瑾城以为只是普通的梦,看她没睡意,也就陪着她,笑道:“什么梦?”

    “我梦到了你,也梦到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叫高柏煊,他是我们的孩子,然后……然后……”说到这里,高韵锦眉头越皱越深:“然后就忘记了。”

    她这些话说得轻描淡写,却不知道傅瑾城在听到这里,脸色依旧变了,被子下的拳头,握得死死的。

    因为他注意到,她说的是孩子的名字姓高,而不姓傅。

    她们压根没有讨论过孩子以后的姓氏,也就默认了跟他姓。

    所以说,她说的这些,很大程度上,是梦到了他们的上辈子,否则简单的一个梦,她脸色也不至于这么难看。

    他眸光深邃,一时间脑海里闪过了许多情绪,他勉强把这些情绪压下去,笑道:“看来我们的孩子很喜欢你呢,这么小就知道托梦给你了,他就没到过我的梦里。”

    那个孩子的脾气,性格,还有模样,她在梦里她都记得一清二楚的,她还记得傅瑾城有了孩子之后,似乎对她和孩子都不好,具体怎么不好,她忘记了,但她却记住了这个感觉,所以可能是因为这样,她才会伤心难过吧。

    但这只是梦而已,并不是真的,她也就没当回事。

    再加上傅瑾城有意转移她的注意力,她立刻就不纠结这个诡异的梦了,抱着他的手臂道:“一个梦而已,你就吃醋啦?”

    傅瑾城佯装生气道:“还不许了?”

    “可以,当然可以了。”高韵锦刚醒来的时候,胸口是有些闷的,但现在被傅瑾城这一闹,她心情很好,“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早点睡吧。”

    “嗯。”

    高韵锦很快就睡了过去。

    而且好像没有再做噩梦了,睡得很香。

    他一颗心放了下来。

    但他却了无睡意,不知想到了什么,轻手轻脚的起床,把高韵锦写名字的那个本子拿了过来,看到“柏煊”这两个字,他伸手就想撕。

    之前的高韵锦,从来没有做过类似的梦,他刚一提到高柏煊的名字,她就梦到了前世的事,这叫他怎么能安心?

    只是,他要是就这样撕掉,高韵锦会起疑的,他就忍住了。

    更何况,撕掉这页纸简单,等他们第二个孩子出生了,难道他要给孩子改名吗?

    高韵锦是很喜欢这个名字,他有预感,她能一直记住的,撕掉也根本不是办法。

    想到这,傅瑾城整个人都颓了下来,回到房间,看着高韵锦的脸出了神。

    傅瑾城整晚没睡,就在旁边看着高韵锦。

    她似乎没有再做噩梦了,醒来的时候神清气爽,傅瑾城放心了,高韵锦却有些担心他,“瑾城,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偷偷忙工作,一夜没睡吗?”

    “没有,只是……只是做噩梦了而已。”

    高韵锦不疑有他,拉着他下楼去才吃早餐了。

    傅瑾城说:“公司有点事需要我处理,一会我要出去一趟。”

    “好。”

    他事业做得大,事情多也是正常,她没多问。

    但傅瑾城却没去公司,而是去了蛋糕店。

    这么早,蛋糕店还没开门,他等了许久,过了中午,蛋糕店终于开门了。

    那女人也在,笑道:“你脸色不太好。”

    傅瑾城脸色却是很难看,他直奔主题:“她昨天梦到了上辈子的事情,她会不会也想起上辈子的事?”

    那女人若有所思道:“理来上不会,但也不好说。”

    “什么意思?”

    “人的梦或寻常,或荒诞不经,但也是有迹可循的。偶尔一梦,或在未来某一日不经意间重现,亦有可能是上辈子刻骨铭心的过往,所以,或许她只是偶尔的梦到了上一辈子的某些事也并不出奇,不代表她一定会记起上辈子的事。”

    如果仅仅如此,他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但她说出了我们儿子的名字,如果只是一个简单的梦,梦醒了她怎么还记得如此清晰?”

    女人笑了下:“所以说不好说啊。”

    也就是说,她偏向于高韵锦会偏向于后者?

    傅瑾城没了往日的冷静与从容,“那你们能让她别想起来吗?”

    那女人一顿,看了他一眼,“怕她记起来然后离开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可我怎么记得你好像挺受你们人类女性欢迎的?”

    傅瑾城没说话。

    但他确实有这个担心。

    但并不是他最担心的。

    他更担心她记起来后,这辈子都再也快乐不起来了。

    他希望她能快乐的过完这一辈子,而不是背负着上辈子的痛苦和纠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