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非我所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娘妻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潘娘子打听了一番后,得知有户人家的条件比较符合母亲的条件,只是姑娘家已经到了二十岁,与延泽的年纪差距比较大。

    不过她听说这家男主人勤劳肯干,女儿也懂事明理,认为这样的条件非常合适眼下的老朱家。为了确认听说的是否属实,她便亲自去那户人家打探一番。

    潘雪熹到了陈家,只见这陈家茅草屋一间,家具虽然简陋却摆放整齐。彼时,主人家正在屋内烧着柴,而一旁做菜的,肯定是他女儿了。

    “你是?”见有陌生人过来,主人家便问道。

    “我是隔壁村朱存昌老朱家的二儿媳,我家老夫人想给孙儿找个孙媳,听说您有个女儿懂事乖巧,所以特地前来拜访您。”潘雪熹说道。

    “隔壁村老朱家不是大户人家吗?你们怎么会到我家来找孙媳,是不是认错人了?”那人迟疑道。

    “没错没错,您是陈定隆吧?您女儿叫陈知杨。”见对方仍有些不信,潘雪熹便又说道,“我们老朱家寻孙媳不管门当户对那一套,只要姑娘家人好就好。您的女儿懂事乖巧可是出了名的,所以这才冒昧前来。”

    “能和老朱家结为姻缘那是不错。可我们家实在是太贫困了,真的拿不出啥家妆……”那人叹息道。

    潘雪熹一听陈定隆愿意把女儿嫁到老朱家后,不禁喜上心头,她说道:“这您就不用担心了,我们家不注重那些,只要您愿意,我这就回去给我家老夫人说去。”

    “那你好歹也得让我知道知道这小公子的一些情况吧。”陈定隆问道。

    潘雪熹说道:“我们老朱家的家境想必您多少听说过。我侄儿是大房唯一的儿子,将来大房的家产都是由他继承的。只不过,他年纪比知杨小了点,十四岁。”

    “什么?十四岁?我女儿都二十岁了!这姻缘好是好,但双方年纪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陈定隆摇了摇头说道。

    “都说女大三抱金砖,您女儿大我侄儿六岁,都能抱金屋了。”

    陈定隆听后还是摇摇头,说道:“这还是不行啊,将来他长大了,我女儿要是年老色衰,那不是被欺负死了。”

    潘雪熹见陈定隆连连摇头,便正色说道:“其实吧,以我们家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个年龄相近的姑娘家,但是眼下的情况是老朱家老的老,小的小,需要有人来帮忙打理这个家。我侄儿也是个懂事的孩子,他知道你们家牺牲很多,肯定不会亏待知杨的。”见陈定隆仍有些犹豫,她又说道,“您也希望知杨能过上好日子,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要不您好好想想?”

    陈定隆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道理我都懂,这世上没有那么完美的事儿。既然你们家都这么说了,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吧。”

    潘雪熹听后笑着说道:“那行,回头我们就敲定日子让知杨过门吧。”

    “你这有点太夸张了吧。”陈定隆说道,“我好歹也得了解了解这老朱家的孩子秉性如何,会不会欺负我女儿。”

    “我侄儿秉性绝对没问题,您要是不放心呀,尽管到地方上去打听。”潘雪熹说道,“不过我这侄儿家里有些特殊,母亲已经过世,父亲因此精神有些问题,所以这要是双方成了,还希望您也能过去帮忙打理打理他们的家业。”

    “我可没管过这么大的家业,要是管理不好了怎么办。”

    “只要您像在自己家那样勤劳能干,这家就不会管不好。”潘雪熹宽慰道。

    见事情已有了眉目,潘雪熹也没在陈家呆太久便回去了。她回来跟林也静说道:“母亲,隔壁村有个陈家,家里条件不好。两口子结婚多年都一直没有生育,直到陈家媳妇到了四十岁才生了个女儿。现在这个女儿已经二十岁了,而陈家妻子已经去世。对方家年纪大是大了一点,不过,我问过陈家人了,对方说愿意把女儿嫁过来并且随女儿来朱家打理家务。”

    林也静听了甚是欣慰,感叹道:“看来老天还是没有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在我看来,这样的条件最合适延泽了,女孩子家岁数长他不少,能照顾好他;对方又是单亲,家境如此,也可以把姑娘的父亲一起叫过来,这样也多一个人照应。”接着,她又对潘雪熹说道,“你让他们父女明天过来吧,让我瞧瞧。”

    “那我这就去陈家跟他们说说。”说罢,潘雪熹就往邻村去了。

    其实这陈家在村里确实是出了名的穷,由于祖上没地,妻子又过世的早,陈定隆是既当爹又当妈,虽然他起早贪黑地干活,日子却仍不见好转。

    陈定隆见潘雪熹上午才来,下午又过来,以为这事有了变数,便问道:“朱夫人,你过来有什么事吗?”

    这潘雪熹来不及平复气息,便边喘边说:“我们家老太太明天想见见你,所以我特地来跟你说一下。”

    “明天?是啥事?”陈定隆还是有些忐忑。

    “你放心吧,老太太对你们家的情况了解了后觉得挺合适我们家延泽的,所以明天想亲自见见你。”潘雪熹说道。

    陈定隆听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自言自语道:“我以为以我们家的条件,知杨是不会嫁到好人家了。现在能有机会和老朱家结为姻缘,看来是知杨她娘在保佑我们。”

    潘雪熹听罢也很是触动,她说道:“老朱家最近的情况我上午也跟你说过了,你还能同意这桩婚事,我们老太太也非常高兴。知杨这姑娘我也见过了,是个好姑娘。”

    彼时,林也静在家中也有些忐忑,毕竟老朱家现在的境遇十分不好,她为了确保潘雪熹物色的这户人家如同她口中说的那般,便想着再叫一个人去核实一下。

    再说雪熹,她从邻村回来后正好看到延泽在打扫着大房的屋子。这孩子,一个人面对着大房的这般遭遇,是要给他找个伴了。

    延泽看到潘雪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便问道:“婶婶,您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听到延泽这番话后,她这才回过神来,说道:“我在看准新郎哩。”见延泽听后只是低下头而不说话,她便继续说道,“孩子,成了家以后就要扛起这个家,要好好孝敬长辈,要好好对待妻子。”

    延泽听后仍旧没有回应,他只是继续打扫着房子。

    潘雪熹见状摇了摇头,也许他听得懂,也许他听不懂,可命运如此,眼下的办法已是最好的办法了。她也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安静地离开了。

    第二日一早,陈家父女陈定隆和陈知杨来到朱家。其实,在此前一天,林也静又托另外一个人去打听打听陈家的底细及父女二人的为人处事了。在得到很好的评价后,林也静对陈家已是相当的放心。这陈知杨虽说不算漂亮,但也看得顺眼。

    陈家父女来到林也静跟前后,林也静对陈定隆开门见山地说道:“想必朱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了。我年事已高,大儿子又是这样的情况,今后你要是来了朱家,还得靠你来持家了。”

    见陈定隆忙点头许诺,她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就这么一个女儿,而我们这里习俗上认为没有儿子,是绝户,是对祖宗最大的不孝。不过你放心,将来知杨和延泽若是生得几个儿子,我定让延泽将其中的一个儿子姓陈,随着你们陈氏族谱走。”

    陈定隆倒是对这一观念看得很开,他说道:“老夫人,我对这些世俗观念看得很开的,只要延泽和知杨能够过得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不不不,虽说这些是世俗观念,可我们就生活在世俗之中,这些观念还是要注重的。”

    “没事,不管孩子姓啥,也都流有陈家的血,这个事实永远不会改变的。”陈定隆依旧坚持道。

    林也静也不便坚持,她说道:“那这事儿,我们就让孩子们在将来自己来定吧。”

    “好好好。”

    接着,林也静便让潘雪熹带着延泽来见过陈家父女。

    延泽知道祖母在给自己挑选妻子,可当他第一眼看到知杨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些吃惊:怎么奶奶给我挑了一个这么大的妻子。

    林也静见延泽呆呆地愣在那里,便示意其走到自己跟前。她拉着孙子的手说道:“孩子,你要感谢陈家父女,他们对朱家有恩。”

    未等延泽开口,陈定隆听后忙表示谦让,并表示这是陈家之幸才是。

    由于陈定隆本身就会挑黄历。当天,林也静便和陈定隆定下了结婚的日子和细节。鉴于两家当前的状况,双方都同意取消彩礼和聘礼。当日,已经记事的秀樱和秀萍得知这一消息后,围着哥哥身边起哄。

    延泽听后却并未高兴,而是在想着若是父亲神志清醒该多好。他看着那独自坐在院子里的父亲,就这样一直看着……

    待陈定隆回去后,林也静和潘雪熹说道:“我知道你的家产已经被承均那个混账霸占了大部分,如果你将来还想给你的女儿留有嫁妆的,等定隆来了后,你的家产连同三房的都交给他来掌管。”

    潘雪熹听后泪从眼出,她哽咽道:“娘,原来您都清楚,可您为什么都不管这事呢?”

    林也静叹息道:“我老了,管不动了。没把老三老四管教好,这都是我的错。我最大的错误,不是给承基典妻,而是让承域出去打仗。”

    潘雪熹听到承域二字后,更是伤心,她哭着说道:“娘,活在这个年代,很多事情都不能像我们所想的一样。谁不想有个太平日子,谁又愿意打仗呢。”

    林也静听了甚是感慨,她说道:“我这几个儿媳,就数你最懂事了。交代你的事儿,你尽管按我的意思去办就好了。”

    见潘雪熹点头答应后,林也静便示意自己困了,要休息了。

    其实,交代完一些细节,林也静感到既喜也悲,喜的是自己竟然还能亲眼见到孙子成婚,悲的是存昌去世后朱家竟落得如此遭遇。

    过了些时日,延泽和知杨便举行了婚礼。由于时间匆忙,并且老朱家已没了昔日的风光,所以这次的婚礼并不是特别的隆重。婚礼上,林也静叮嘱孙儿一定要好好照顾孙媳,毕竟陈家对朱家有着大恩。

    延泽心想,这媳妇儿比我大这么多,应是她照顾我才是。虽然他这么想,不过他还是点头答应了。

    林也静听后十分高兴,随后,她对来宾表示今天招待不周,请各位见谅。大家客套一番后,婚宴也就开席了。

    婚宴上,林也静发现老四家一个人都没有在场,便把潘雪熹叫过来说道:“雪熹,你去四房那边把老四叫过来。延泽结婚这么重要的日子,他怎么能不来!”

    潘雪熹听罢后,便直接往四房去,她见到承均便开门见山地说:“四弟,今天是延泽结婚的大好日子,娘让你过去一下。”

    承均扶着章娘子缓缓坐下,抱怨道:“没看见我妻子怀着身孕吗?还在这里大吵大叫。我这也不是不想去呀,不过你看,我妻子也快临盆了,她是真需要有人照顾。”说着,承均自己也坐了下来,他对着章娘子的肚子说道:“哎,孩子呀,你真命苦。大房的儿子结婚这全家都要过去,你即将降生所有人却不管不顾。”

    “不想去你就直说,别在这里拐弯抹角的!”

    “这你可就说错了。我那大侄子结婚,这么重要的日子我能不想去么?不过,我若是去了,我娘子万一临盆,那谁人来照顾?”承均说道,“我那侄儿还真是了不得,十四岁就开始享受人生咯。当初我娘怎么就没在我十四岁的时候给我找媳妇儿呢?所以我就说嘛,娘向来都偏袒你们大房和二房。”

    “你少在这里挖苦我们了,要不是我们两房接二连三的遇到事情,延泽这孩子也不会这么早结婚。”

    “对啊,延泽这么早结婚的确是因为这些事情。可是,这也是老太太的安排,你啥时候看过老太太安排我们三房和四房的事了?”

    “老四,这你就说错了。要是四房遇到这档子事儿,老太太自然也会管。”潘雪熹怼道。

    承均听后骂道:“我呸!你这几个意思?你是在咒四房吗?你安的什么心?你个不是人的东西,老天爷就是看你心地这般坏才让你家遭受这般境遇的!”

    潘雪熹受不了这承均在那里奚落,便直接起身回去告诉老太太去了。

    潘雪熹见今天是侄儿结婚的大好日子,也就强忍住内心的不快,跟林也静说道:“娘,老四说章娘子即将临盆,抽不开身。”

    林也静听完后也无可奈何,心里十分不快,骂道:“来这里吃顿酒能耽误他多少时间!这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我的话都不好使了!”

    一旁的潘雪熹问道:“娘,要不您亲自跟他说说?”

    “算了,我老了,真的管不动这些琐事了。你以后离承均远一点就是了。”

    潘雪熹听后点了点头,说道:“老四平时骄横惯了,我不会去招惹他的。”

    办完孙儿的婚事后,陈定隆和知杨便在老朱家安顿下来。老太太再无牵挂。按照老太太的安排,大房对外的事情都有陈定隆暂管,对于承基延泽父子的日常,便由知杨照顾。林也静把陈定隆唤到跟前嘱咐道:“流年不利,现在老朱家的大房、二房和三房,老的老,小的小。我知道你是大房家的人,可我还是想拜托你一并照顾二房和三房的人。”

    陈定隆说道:“老夫人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们的。既然知杨和延泽已经完婚,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自家至亲有难,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林也静听后连连点头甚是欣慰,过了会儿,她又说道:“我只怕是时日无多了,如果哪天我不在了,这丧事你就简单办吧,不要再给家里增添负担了。”

    听到话后,陈定隆不知如何作答,他忙表示老夫人身体硬朗,会长命百岁的。

    这番话林也静听得多了,所以她也并未回应。打那时起,林也静就再也不出院外了,连去寺庙祈福都让潘雪熹去代替。

    一日,潘雪熹扶着林也静来到朱存昌的牌位前。林也静对着牌位说道:“老头子,对于眼下的朱家,我已经尽我所能了。他们往后的日子,是福是祸,还得靠他们自己了。”说罢,林也静老泪纵横。

    过了一会儿,她又转身对潘雪熹说道:“孩子,承域对不起你,你不应该跟着我们老朱家吃苦。要是遇到好的人家,趁年轻,你就赶紧嫁了吧。”

    潘雪熹听罢说道:“娘,承域是我认定的男人。我生是朱家的人,死是朱家的鬼。”

    “这样会苦了你一辈子的。”

    “您认为是苦,可我觉得能陪着秀樱长大是最幸福的事。我要好好照顾这孩子,等到她长大以后将她风光出嫁。”

    林也静听后甚是高兴,她说道:“你以后有事尽管去找定隆商量,娘已经嘱咐过他们了。”

    “娘,陈家现在和我们是一家,您放心,我不会见外的。”

    “那我就放心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