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非我所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矛盾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由于大家根本没剩几个粮食和资产,而庄稼也还没到收成的日子。老朱家的日子又开始难过起来。这回好了,不光老朱家,整个村的粮食都非常缺。

    延泽被逼得没有办法了,带上秀萍去江边找一些野菜去了,连承均也加入了这个队伍中来。而延鸿则不管三七二十一,在家里翘着二郎腿等着父母弄些吃的过来。

    那时候江边的野菜、螃蜞,河边的贝类,但凡能吃的,延泽全部搜过来。这回,四房的产出比不上这边了。因为食物偏少,延鸿延源二兄弟经常吃不饱。有一天,延鸿终于忍不住了,在家里对着父母破口大骂:“没粮不是有钱么?可以去远一点的地方兑换一点粮回来,抱着这么多钱干啥?活人难道还要被尿憋死?”

    承均听后颇感无奈,为了让这个儿子吃上饱饭,他便让章娘子去偏远的地方去买买看。可周边的情况大抵都是如此,即使他们手上有钱,也不一定能够买得到吃的。

    延泽见四房的日子如此难过,偶尔也会咬咬牙挤出一些东西分给四房。就这样,大家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在半饥半饱当中熬着。

    熬过了最艰难的两个月后,田里残剩的庄稼才有点产出,大家的日子这才稍微好过一点。可延泽的日子却并不好过,随着二女儿雨安的出生,家里又多了一张嘴,恰巧在这缺粮的时候。

    为了缓解眼下的困境,延泽把目光转向了崇驰。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孩子也已经有十余岁了,是时候让他一起和自己到田里去干活了。于是,在他的催促下,崇驰也背起了锄头跟着他一起到了田野里。

    在延泽的计划里,崇驰是大儿子,是要守家的,书读不读倒没那么重要,自己书都没读不照样活得好好的么。只不过崇驰一直嚷嚷着要读书,他颇感无奈,但为了满足孩子的愿望,他还是咬咬牙出了学费。但是,如果崇驰再坚持着继续往上读书,他是不支持的。毕竟一家人的生存比孩子读书这事重要多了。

    崇驰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边读书边干农活了两年。这孩子的成绩竟没有因此而受影响,在班里始终名列前茅。不过即便如此,延泽还是决定在他小学毕业之后就不再继续供他上学。

    而崇驰在读书的过程中,偶尔间得到了一本医书,他在接触一番后就开始痴迷医学。对于这个情况,延泽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小孩子爱咋折腾就咋折腾,等那股新鲜劲一过,就又有下一个感兴趣的东西了。

    三儿子崇骜的出生后,延泽感到了家庭的壮大。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的情况让延泽考虑是否要兑现当初祖母对陈家的承诺。他问知杨,是否让崇骜跟她姓,好让陈定隆有个血脉。毕竟在那时人们的观念里,传宗接代是一个人,一个家庭最重要的事情。出乎他预料的是知杨拒绝了,她说姓啥不重要,是亲生的永远都是亲生的,这点永远改变不了。延泽听了这句话五味陈杂,当初,他的父亲就是为了这点血脉去典妻,才导致后面的家门不幸。

    在那段时间里,延泽的目标就是干活干活再干活。毕竟家里吃饭的嘴越来越多,对粮食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但是种地这活没有旱涝保收一说,收成也是时好时坏。不过他并不气馁,因为只要再熬个几年,到时候崇驰崇骜都长大了,家里就轻松了。他仿佛看到了不远的将来,他这个农一代带领着崇驰和崇骜这两个农二代在田里埋头苦干,身后是越积越厚的家底。

    而崇驰的想法却和父亲不一样,他想着通过读书改变命运,要改变家里的状况。

    有次,延泽带着崇驰去田里干活,可崇驰竟然带着顺带着一本医书去田野里。田里的太阳比家里的热,没干多久延泽便已气喘吁吁。等到他在歇息的时候回头看看崇驰,发现这孩子在他干活的时候不仅不帮忙,反而在一旁拿着医书看得津津有味。这不是在偷懒么,家里还有弟弟妹妹嗷嗷待哺,他却在这里悠哉悠哉地看着书。想到这里,延泽气不打一处,上去就是一巴掌,骂道:“你小子吃都成问题了还看这些医书,看这些能让你吃饱吗?”

    崇驰却反驳道:“我如果学了医,可以让很多人减少痛苦还可以赚钱,有什么不好的?”

    “你学医可以,但也不是在干活的时候学。干活的时候就好好干,看书的时间我会给你的!”

    谁知崇驰听了后并没有放下医书,反而说道:“看医书比干农活有意义多了。同样的时间,看医书比干农活有产出多了。干活只能顾好眼前的几亩地,看医书却能医治所有人。”

    敢说老子种地没意义?没老子种地,你哪来的力气看书?

    想到这里,延泽就更气了,直接上去把书撕了,骂道:“在减少别人痛苦之前你能不能让自己先不饿?”

    崇驰见延泽撕了书,气得直哭,说道:“我可不想像你一样一辈子当个农民,我要当医生!”

    一辈子当个农民?你老子年轻的时候还是个小财主呢,你当医生能挣几个钱?农民不好么,你吃的粮还不是农民手上种出来的?你老子是农民你还觉得窝囊咯?

    等延泽想完上面这些回过神来,却发现崇驰早已跑远。

    延泽自言自语地说着:“没人教你,你懂个屁。有这时间自学还不如多给我种几根庄稼。”说完,他就继续挥起锄头干活。

    等到他回到了家里后,崇驰便上前与父亲继续理论:“你看三婶家,他们家的两个儿子都不用干活,为什么我们家我就要干活?我不要干活,我要读书。”原来,秀萍一家也已生了两个儿子老大崇骁,老二崇驹。由于宝禄非常能干,除了干农活外还外出帮别人干活,一家四口除了他,其余人都不用干活,就这样小日子也过得很滋润。

    论能干,延泽的确不如宝禄。两个人的身材等级就不是一个段位的,产出不同也就理所当然了。在被对比后,延泽感到了深深的伤害。他被戳到了痛处后不禁恼羞成怒,骂道:“你三婶都是你老子带大的,还有你二婶!老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能扛起三个家了,你除了死读书还能干什么?”

    “你有这份闲心照顾他们,怎么不见得把自己家照顾好?”这边崇驰继续与父亲理论着。

    “他们这么小就没了父母,我再不管,你要让他们饿死么?”延泽也丝毫不退让。

    “你看我也还这么小,为什么就要干活?为什么我就不能和他们一样,等到年纪再大一点的时候再干活?”这小子丝毫不给父亲面子。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你是我的儿子,我对你的要求和期望当然会更高!”

    “你对我的期望更高,那应该支持我学医才是,你就是期望我更早的出来干农活的么?”

    反了,这孩子不暴揍一顿看来是不会听话了,延泽如是想。可转眼,他想想,还是不要靠武力解决,要耐心地劝导才是。于是,他强忍住心中的不快,说道:“那个时候我们家条件比现在好一点,所以他们还是不用去干活的。可现在,你也知道,被这世道折腾成这样,必须得多一个人出力才能让这个家更好。等你弟弟到了你现在这年纪,我也会让他去田里干活的。”

    崇驰听了后小声说道:“其实我也知道,那个时候是家里穷,但没穷成现在这样......那个时候穷,现在更穷了......”

    这小子是丝毫不给父亲面子。延泽心中的痛处不断地被挖大。到最后,鸭子煮熟了,嘴巴还硬着。延泽见自己被说得无法反驳,便恼羞成怒地拉起崇驰便往门口走去,边走边骂:“你一个小孩子懂个屁!给我滚!”

    崇驰这孩子啥都不像父亲,除了身上的那点倔强。那一天他出去后还真没回家。等到夜深了后,见这孩子还没有回来,延泽也开始焦急起来。于是乎,延泽一家,秀樱、秀萍等人纷纷四处寻找。等到秀樱在庙里找到他的时候,那家伙竟还拿着本书借着烛光津津有味地看着。秀樱拉起孩子便想往家里走,可崇驰一把甩开她的手并说道:“姑姑,等我先把这一点内容看看完,我们再一起回去吧。”

    秀樱一脸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孩子,心中直觉得这个孩子将来会有大出息。

    可延泽并不这么认为。等到他得知崇驰这孩子跑到庙里借着烛光在看医书后,他心中还在那里暗骂:逆子,这真的是逆子,下面还有弟弟妹妹要照顾,竟然只顾着自己读书。难道非要饿死弟弟或妹妹他才肯心甘情愿地背起锄头?延泽心中无法理解儿子对读书的痴迷,只觉得儿子不懂事。

    可崇驰痴迷读书心无旁骛,这一点延泽也知道一时间不好让他做出改变。于是,他苦思冥想,如何才能将让崇驰将干活与看书合理地穿插起来。到了夜里,知杨见其心不在焉的,便问是何故。等到她得知是这个原因之后,便随口说道:“那还不简单。去买头小牛回来,让这孩子边放牛边看书不就得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延泽听到这句话后茅塞顿开,直夸这个办法两全其美,既能让崇驰干活也能让他看书。

    过了几天,延泽咬着牙凑了些钱去隔壁村拉了一头小牛过来。他对崇驰说道:“老大,你看书我不管,但看书的时候可以给我放牛,顺便帮家里减轻减轻负担。”崇驰倒也没反驳,接过牛绳带上书便转身离去了。

    看着崇驰远去的背影,延泽感到了一丝安慰——这孩子终于肯干活了。于是乎,他便考虑起另外两个孩子的将来。对于雨安这个宝贝女儿,延泽是没有一点想让她干活的打算。将来等她长大了,他一定要将她风光出嫁。崇骜么,是儿子,对不起了,你就是劳动力了。但他见崇骜生得眉清目秀的,又有点不舍的。他嘴上嘟哝道:“这儿子长得像我,我这一辈子与农田打了一辈子交道,难道还得让下一个我继续种田?那也不成。”

    就这样,延泽心里已经盘算清楚了,老大继承祖业,好好种田,自己这仅剩的几亩地就给他了;老二好生教养,将来让她嫁个好人家;老三随自己的兴趣,将来他做啥都支持。在将来的将来,以后的以后,自己也会儿孙满堂,好好与知杨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再往后的将来啊,他就抱着农四代的曾孙朱某某在夕阳下的云江边逛着,指着远处的田说道:“这祖田是你曾祖我传给你祖父,你祖父再传给你爸的。等到你将来长大了,就把这几亩地扩张到百亩去。”还年幼的曾孙用崇拜的眼光看着曾祖,只见他的笑容在夕阳的映衬下特别的灿烂。

    等他傻笑着回过神来后,发现崇驰背着一本书回到了家里。他抬头看了一下天,的确,天已经黑了,也是该回来休息了。这孩子,也辛苦了一天了,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等等,牛呢?

    他连忙跑过去问崇驰牛哪里去了。崇驰支支吾吾半天说了句:“看书……看得太认真了,牛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这牛可是花了他不少的积蓄才买回来的,竟然被崇驰说丢就丢了。眼见此景,延泽的愤怒再一次被点燃,他直接拉起崇驰往院子里走,同时又随手捡起一根竹条。到了院子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就不断响起,他狠狠地打了崇驰一番后。崇驰知道自己犯了个巨大的错误,毕竟弄丢了一头牛对家里来说是个相当大的损失。于是,任父亲打,他竟没喊出一声。而一旁的雨安和崇骜被这场面吓得根本不敢支声。

    二房、三房的人闻声而来也不敢上前制止。毕竟,这孩子今天弄丢的是一头牛。

    末了,崇驰对父亲说道:“牛是我弄丢的,我以后把牛给你赚回来就是了。”

    这小子才十多岁,口气倒不小了。延泽根本没听进去的意思,只不过他打累了,才收了手并嘲讽道:“等你将来先把自己的肚子照顾好后再考虑这件事吧。你以前怎样看书我都不管,可那牛是我花了那么多钱买回来的,你说丢就丢!你对得起这个家,对得起弟弟妹妹吗?”

    崇驰听后低头不语,他知道这回他真的是犯下了大错。

    晚上,见延泽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知杨便问他是否还在为牛弄丢了这事在纠结。延泽叹了口气说道:“我的确心疼那弄丢了的牛。可更让我担心的是崇驰这孩子,太痴迷医书了,根本不适合种地。将来要是把家业给他,那他不得饿死了。”

    “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孩子们要都像我们这辈这样,那才叫没出息呢。”

    “可我那几亩地咋整,给废了?”

    “……”

    “你看我们家好不容易出了个想读书的孩子,应该好好支持他才是。让他这辈子在田里干活,那才是糟蹋他了。”知杨耐心地劝导道。

    “道理我都懂,可眼下我们一家连最基本的生存需求都还没解决,哪还有闲钱资助他去读书啊。”

    本来延泽还在纠结到底是让崇驰专心读书还是要出来干农活的事,可接下来的几天,让延泽便根本没心思理崇驰。原来秀樱突然患了重病,短短几天之内竟不能下床走动。她无奈地把哥哥叫到跟前来,旁边站着的是她还不满十岁的女儿玉兰。

    这一幕延泽似乎见过,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接下来的一幕,的确验证了延泽的想法——秀樱这是要临终托孤。

    “哥,二房也不知道遭了什么孽,我这怕是不行了。”

    “你好好歇息……会好起来的。”延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按照接下来的剧情发展,秀樱会拉着玉兰哀求延泽好好抚养,就像说书里面说到的刘备将阿斗托付给诸葛亮一般。接下来的事情,也验证了延泽的想法。

    那个时代,医学并不发达。有时候,一个高烧、一个肺结核都能至人于死地。眼见小自己的妹妹要先自己而去,延泽悲从中来,他泣不成声。抚养玉兰倒是没什么,大不了大家都咬咬牙再苦一阵,可这娃会不会跟他奶奶和妈妈一个命运……

    秀樱把一处房子卖了的钱交给玉兰,她然后女儿把这钱给延泽带去。

    打第二天起,玉兰就跟着秀萍两口子了。而秀樱也在这之后的不久便撒手人寰。

    眼见家里又多了一张嘴,延泽又犯起了愁。鉴于崇驰对医书如此般地狂热,延泽已不再强制他种地干活了。这孩子要看书要学医就随他吧。不过,延泽还是给他开了个条件,就是要在十六岁之后独立。崇驰觉得这个条件不算什么条件,便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