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非我所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独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延泽本以为家里多了一个玉兰,仅仅只是多了一双碗筷而已。可一段时间下来,他发现在这个家里,知杨、崇驰、玉兰、崇骜、雨安及他总共六口人,仅仅靠他一个人种地来支撑,的确有些吃不消。

    但一想到自己此前答应过儿子,在他十六岁独立之前不再干扰他。于是,他便硬着头皮自己继续干下去。

    有一次,他从田里干活回来遇见延鸿从外面游荡回屋。延鸿笑着对他说道:“大哥,你这又是干完活回来了?”

    延泽本以为他会借机嘲讽自己,可没想到他话锋一转。延鸿说道:“这大房还真是有趣,老子在田里干活累死累活,小子却像一尊佛一样蹲在院子里看书。”

    “你说什么呢?”延泽气愤地问道。

    延鸿指了指院内远处角落的崇驰说道:“这尊佛咯,有手有脚不去干活却窝在那边看书,有啥用。”

    延泽听后径直离开了,虽心里有些气愤,但他说得也是事实。可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开始反悔起来,他还是决定让老大先撑起这个家。

    一天,他找到在院内看书看得入迷的崇驰说道:“孩子,爸知道自己之前答应过你,让你在十六岁之后独立。可眼下家里条件实在是有些困难。爸想过了,你现在也十五岁了,也差不多该独立了。等你赚钱了,一起和爸分担分担这个家庭支出。”

    “您不是说过这是十六岁以后的事吗?”

    “我知道……这不也是没办法嘛……”延泽低头说道。

    “我这还没有看完呢,再等等吧。”

    “不行!”延泽断然拒绝道,“你都这么大了,还赖在家里好意思么?你老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媳妇都娶了!”说着,延泽就拉着崇驰往院外走。

    “你不能像要求你一样要求我,我要读书我要学医,我不想去田里干活!”崇驰哭着嚷着。

    尽管崇驰哭着嚷着不同意,但还是硬被延泽拉了出去。延泽边拖着儿子边嚷道:“你给老子想清楚了要做什么再回来!”

    “我就要学医,我不要种地!”

    延泽被前一句学医,后一句学医,听得心里十分烦躁。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对着崇驰就是一顿毒打,嘴里还叫着,我让你学医。

    当天,崇驰竟真没有回来。知杨见儿子没回来,便问道:“老大怎么还不回来?”

    延泽不敢直视妻子,他回了句:“老大说要帮家里分担分担,他谋出路去了。”

    鉴于此前崇驰就没有回过家的经历,延泽并未往心里去。可一连好几天孩子都没有回来,延泽这才慌了神。于是,他放下手中的活四处寻找起来。

    他沿着村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最后,他到村口的时候发现在路口有一群人围在那里。他走近一看,那里拉着横幅——免费看诊。坐在人群之中的,就是他要找的儿子。

    他气不打一处,上去就骂道:“老子让你独立,让你赚钱,你就给老子免费帮人看病?你书读傻了吧!”

    “你懂什么?这叫宣传!”崇驰反驳道。

    延泽见孩子当着众人的面顶自己,气不打一处上来,不由分说就拉着他往家里回。

    二人到了家,崇驰便进房间关起了门。延泽见状骂道:“这逆子!让他去赚钱他竟然去当义工!气死老子了!”

    等到延泽出去干活后,崇驰出了房间便哽咽着对母亲说道:“妈,爸要我独立出去了,不要我了。”

    “什么?他不是说是你自愿要替家里分担分担吗。他这是疯了?你才几岁,这就让你自立门户?”知杨满脸惊讶。

    “我不怕自立门户,但我不要种地。我要开医馆。”崇驰抹了抹眼泪说道。

    “你才15岁,这么小,懂得怎么开医馆吗?”知杨问道。

    “我懂!”崇驰坚定地说道,“这几年医书看下来,我都能背了。”

    知杨听后语重心长地说道:“孩子,行医可跟别的行业不同,这弄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你光会背书没用的。”

    “妈,我真的已经懂得了。”

    “但是家里真的没有钱给你买医馆……”知杨忧心忡忡。

    崇驰说道:“当年,爸为了做生意不是买过一个店面吗?那间店面虽然说有点偏,但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自身技术过硬,远点偏点都没关系。”

    知杨听后沉默了一会儿,不久她便回屋找到了那店的钥匙对儿子说道:“儿子,妈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至于起步用的钱财,妈就没有能力提供了。”

    崇驰说道:“妈,其他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我不会再向您和爸再要钱了!”说罢,他便转身离去。

    知杨看着孩子远去的背影,不禁泪从眼出,她自言自语地说:“延泽也太狠心了,这么小的孩子就逼着他离开这个家……”

    从那天以后,崇驰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起初延泽并不知道崇驰去了哪里,只是以为这孩子又在埋怨而闹脾气,故而心里很是不快。等到延泽得知崇驰在他原来开过店的地方开起医后,自言自语道:“在那里开医馆能赚个屁!要是那地风水好,老子早就赚钱了!”

    再说说崇驰,刚创业那会他确实艰苦。由于那间房子年久失修,这晴天是漏着阳光雨天是下着雨。时值三秋,天气渐冷,到了晚上他连睡觉的床和被子都没有。为了不让自己受冻,他又跑回来找母亲。

    知杨见孩子一身脏乱,忙烧了热水让孩子先洗个澡。等到崇驰洗完澡出来,知杨又烧了好多些菜让他吃。看着崇驰狼吞虎咽的样子,她知道孩子这段时间过得很是不好。

    等到崇驰吃完后,他就跟母亲说道:“妈,我想像家里借一床被子,那里啥都没有,晚上实在是冷……”

    知杨听了后颤抖着声音说道:“孩子,你要拿家里的被子过去,尽管拿便是,怎么能说是借呢!”

    崇驰说道:“我既然答应了爸要自立门户,我就不能向家里白要东西。这被子我先管家里借,等我有钱了,我会把这钱还上的。”

    知杨听后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失声痛哭。

    再说崇驰回到医馆,在修缮完医馆后,他白天就整天呆在医馆内,如果收入不多,他就化三餐为两餐;到了晚上,等店里关门后他就睡在那里。而整个医馆里,他既当医生又自己配药,人少的时候要么清理医馆,要么继续翻着医书。

    人毕竟是肉做的不是铁打的,有次延泽也感到身体不舒服,想着去就诊。以前在地方上,若是身体不舒服,大家都会去好几里之外的地方去看病,可如今崇驰开了医馆,大家基本上都会往那儿去。

    起初延泽有些拉不下脸,但在知杨的劝导下,他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儿子的医馆。

    这医馆里的人还真不少。延泽看着儿子专心致志地在给病人诊断,他心想:这一天要有多少收入啊。

    等轮到延泽的时候,崇驰发现父亲前来看病,有些惊讶。延泽有点不敢直视儿子,他全程低着头。儿子问什么他答什么,其他的话,父子俩就没再说过。

    等到延泽拿到药后,他小声地问道:“多……多少钱?”

    “你是我爸,我不会向你要钱的。”崇驰说道。

    ……

    出了医馆,延泽瞬间感到非常轻松。他回头看了看那坐在店里的崇驰,他嘴硬地说道:“瞧这神气的。要是没老子这间店面,你会有今天?”

    等到延泽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开始暗了下来。回到家后,延泽心里很不是滋味。知杨见状便问道:“儿子这么小就能自己赚钱了,这不是件高兴的事吗?”

    “我是让他赚钱支持家里,可这小子,赚了钱后都往自己兜里放。他哪还记得这个家!”延泽抱怨道。

    “你当初对这孩子也是太狠心了。你想想,他要看书你非但不准,还硬拉着他放牛,种地……他才几岁?现在这么年轻就被你拉出去自立门户。”知杨抱怨道。

    延泽不耐烦地说道:“我这不是没办法嘛……咱们家不是带着二房就是三房,本来日子也慢慢提高了,可给鬼子和**这么一折腾,谁经受得住。”

    没等延泽坐太久,崇驰便提着鱼到了家。延泽心想:不就是让你给老子看个病么,瞧给你神气的。

    崇驰把鱼交给母亲,说道:“妈,这是我在来的路上看到有人在路边摆摊买的。”

    “好好好,老大赚钱了。”知杨笑着接过了鱼。

    见延泽始终低着头装作若无其事,崇驰便对知杨说道:“妈,这间店面的钱,我会还给你的。”

    “你这是干啥?你是我儿子,那间店面给你了有啥不可?”知杨看了看延泽说道。

    “不,家里还有弟弟妹妹。我现在自己有能力买下这间店面,还是用钱买吧。这样也可以帮家里减少减少负担。”崇驰说道。

    “你要真有心,那就赚多少给家里多少!”延泽说道。

    崇驰见父亲这么说,便又和他争执起来,他说道:“让我独立也是您的意思,我既然独立了那就没有义务把赚过来的都给家里。不过家里要是有什么困难,我也会帮忙的。”

    “那当年的牛是谁弄丢的?你又在我这儿吃了十几年的饭,这怎么算?”延泽继续问道。

    崇驰道:“这些钱我会慢慢还给你的。”

    延泽冷笑道:“得,我这养了十几年的白眼狼,就算我养条狗它都知道孝敬主人。”

    虽然父亲话说得有些难听,不过崇驰也没生气,他说道:“欠你的,我会慢慢还上。”说罢,他便转身离去。

    这回,延泽可被儿子弄得很不是滋味。他看着襁褓中的崇骜,说道:“儿子呀,你将来可要好好孝敬父母,不能再像那白眼狼了。”

    此后,延泽在路上遇到人的时候,偶尔也会听到有人夸崇驰能干,小小年纪就能赚这么多钱。每每他听到这话就付之一笑。

    而随着崇驰的名声不断壮大,大房在朱家大院里的地位又慢慢提高。特别是此前不屑大房的四房,对延泽一家的看法完全发生了转变。

    对此,延泽也能明显感受得到,暗骂这些人势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