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非我所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过继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经过一段日子的努力,崇驰兑现了他的承诺。那一日,崇驰牵着一头牛回到了家里,对父亲说道:“这牛,我还你了。至于从小把我养大的钱,我会慢慢还你的。”

    延泽看着眼前的那头牛,心里很不是滋味,也许自己真的错了。这儿子将来是比他有出息咯。

    他看着又是怀孕在身的知杨,已经会小跑的雨安,在牙牙学语的崇骜,这一家子现在自己也都能供得过来。至于崇驰,他已经长大会自己赚钱了,是好是歹也不管了。按照这个趋势,老朱家的情景似乎会越辣越好。

    那几年,村里重修了渡口,方圆几里地往江北走都是从这个渡口走,村子也因此渐渐繁荣起来。而崇驰那个医馆整个在去渡口的必经之路上,交通方便,加之他在当地周边已是小有名气,生意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一日,崇驰带着女朋友回到了家。延泽夫妇见儿子既能赚钱又带了个女朋友回家,别提有多高兴了。崇驰跟父亲说道:“爸,我那医馆太忙了,人手很缺,嘉颖和我两个人根本忙不过来。你看你种地一年也就那点收入,要不来我这边做事吧,我给你三倍的报酬,这样你也足够养家我这边生意也应付地过来。”

    除去已经长大了的崇驰,延泽这时候还有雨安、崇骜、崇骏要养,日子虽可以应付地过来,但也有点紧凑,去崇驰的医馆帮忙也未尝不可。可延泽毕竟也是当过小财主的人,要老子给儿子帮忙做事,这还真拉不下脸。于是,他一口给拒绝道:“你还是叫别人吧,你爹这里一大家子需要照顾的实在是脱不开身。”

    延泽的反应在崇驰预料之内,当年父亲一贯看不起学医,现在还要他来医馆干活,他肯定不会同意。接着,他拉起女朋友的手说道:“爸,这是我的女朋友嘉颖,和我同岁的,今天正好医馆里没什么事,我就把她带回来跟你们一起吃个饭。”

    见女孩子害羞地低下头,延泽乐呵呵直笑,他忙招呼对方坐下来,同时,他又让崇骜去田里拔一些菜来。他拉着崇骜的手说道:“小子,自家田里的菜哪个长得好的你就拔哪个,能背多少的你就背多少。”

    崇骜听后径直跑出门外往自家田里跑去。他拔了几株白菜后还嫌不够,便又去江边抓了些螃蜞。回去的路上,崇骜看着手中的菜,还觉得有点少,满脑子在想着再去弄几个菜回来。当他路过延鸿那一屋的时候,飘出来的肉香让他站住了脚步——大哥带着女朋友进门了,说什么也得让他们吃顿好的。看着四房家里的肉,他咽了咽口水,说什么也要把这肉给拿下。于是,他站着屋前想了一会儿,就大摇大摆地跑进了延鸿的屋里。

    延鸿见这小娃子提着白菜和螃蜞进来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他问道:“你这是干啥来了,要给我们家送菜?”

    崇骜知道延鸿脾气不好,他转身对着一旁的延源说道:“小叔,今天中午我爸要请你到我家吃饭。”

    延源一听也感到莫名其妙,便问道:“咋啦,有啥事呀?”

    “我哥带女朋友回家了,我爸非常高兴,说什么也要让大家帮大哥把把关,就摆了一桌酒要请大家。我爸说了,菜和酒我家都准备好了,您只需要过来就好了,不过我觉得桌上的肉还没有,您能顺便带点肉过来就最好了。”

    延源对延泽一家没多大敌意,一听是延泽要他帮忙把把关就爽快地答应下来。

    见延源点头同意后,崇骜便出了门。话他是说出去了,可家里似乎没有酒,那该怎么办呢。过了会儿,他又跑到三房对着崇骁和崇驹说道:“崇骁哥,崇驹哥,今天我大哥带女朋友回来。我爸很高兴,就摆了一桌菜和肉要请大家,想请大家帮忙把把关。”

    崇骁一听有肉,便忙点头答应说自己一定会来。崇骜见他已经同意了,便接着说道:“就是家里的酒可能不够喝了,还得麻烦你多带一些酒来。”

    当崇骁笑呵呵地同意后,崇骜才提起菜和螃蜞回到屋里。他对着延泽一本正经地说道:“爸,小叔和崇骁哥听说大哥带着女朋友回家了,中午说要带着酒和肉大家吃顿好的。”

    延泽一听三房四房要过来,就忙催着知杨去烧菜。那顿中饭,崇骜又吃上了好久没吃过的肉,心里美滋滋的。

    当大家对了一下崇骜的话后,才发现是崇骜这小子为了吃肉长出来的办法。大家不但没生气,反而直夸这娃聪明。

    延源摸着崇骜的头问道:“孩子,你长大以后想干啥呀?”

    崇骜那稚气未脱的脸认真地说道:“我要让爸妈弟弟顿顿吃上肉。”

    大伙一听就更加乐了。

    延泽听了后更是得意,心想着这娃这么小就如此机灵,将来自己可要好好培养。于是,对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延泽从来不会要求他跟着自己到田里去,免得他要是对种地起了兴趣就荒废了他一生。

    接下来的几年,延泽的日子开始慢慢滋润起来,小儿子崇驷的出生没让他感到负担加重,反复体会到了儿女满堂的乐趣。但崇驷的出生并没有让崇驰感到高兴,毕竟自己已成年并已成家,这会儿还多了个弟弟,觉得脸上并不光彩,毕竟自己的弟弟竟和自己的孩子年纪相仿。

    不过老朱家平静的日子并没有过得太久,就随着有天林禾禾突然到访到他家而被打破。延泽对这位同母异父的姐姐不大熟悉,除了之前那几次见面,他们往来不多。特别是当他成家以后,双方的往来几乎就没有。但来者是客,他也不敢怠慢,于是他便让知杨招呼起这个姐姐来。

    原来,自从延泽回到老朱家后,林家是一年不如一年。其实这也在延泽预料之内,毕竟他知道老林家嗜赌是出了名的,不然也不会有他的存在了。林禾禾是个女儿家倒还好,到了年纪便找个合适的人家嫁了。可这林泽芳,如今四十好几了,却还没娶上媳妇。眼看林家要绝了嗣,林禾禾听说弟弟已经有四儿一女,这才想着让他过继一个儿子给泽芳。

    延泽听了后心中在那里骂道:这他娘的是听谁说的,要是让我知道是谁,老子非扒了他的皮不可;四个儿子老子从来不嫌多,要过继一个给那更落魄的林家,真是不舍。

    知杨听说要把孩子过继给梅溪林家,说什么也不同意。她说老大是长子而且已成年,根本不可能,而老三老四老五都还小,尤其是老四和老五,一个刚学会走路一个还在襁褓;对于林禾禾的这个要求,老朱家是支持并赞同的,但是实际情况不允许。

    延泽心里也犯了难,要自己家的儿子认别人做爹,自己家又不是养不了这么多人;更何况不是往富贵人家过继,而是过继出去吃苦的,这根本犯不着。况且自己就是母亲的孩子,母亲根本没有绝后。于是,他对妻子的这一看法表示赞同。

    见延泽夫妇是如此态度,林禾禾便表示,老朱家的这一想法是有道理的,林家本来也应该支持;可眼下老林家实在是没了出路,而老朱家和林家又有血缘关系,况且林家与朱家距离并不远,大家以后还是可以相互走动的。

    延泽是个心肠很软的人,当他听到姐姐这番话后,觉得过继也是可以的。于是他便对老三老四老五这几个孩子细细打量起来:崇骜这孩子聪明伶利又一表人才,将来肯定能有大出息,绝对不能给别人家当孩子;崇驷连奶都还没断,也不可能;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崇骏者孩子了,已经学会走路又没啥记忆。于是,他说道:“那就让老四这孩子过去吧,你们可要好好照顾他。”

    一听延泽要把崇骏过继给林家,知杨马上在家里哭天喊地,说什么也不同意。三房四房的人以为大房出了什么事,都忙往这屋赶来。

    在听了前后原委后,大家也都认为让崇骏过去合适,毕竟延泽有这么多个儿子。知杨听完大伙的意见后,更是哭得撕心裂肺。延泽又何尝不心疼,他坐在一旁片语不发。

    秀萍见大哥犯了难,就改口解围道:“我哥这几个孩子个个都是亲生孩子,不论谁过继出去那都是从他身上割了块肉。要我说,毕竟林家也不富裕,孩子过里过去也是吃苦的,要不就去哪家孩子多又养不下去的人家找找,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

    “这可不行。”林禾禾断然拒绝道,“延泽好歹是我娘的儿子,他的孩子过继过去,这还是有林家血脉的。别人家的孩子,有这血缘关系么?”

    秀萍反驳道:“既然如此,那你的孩子过继过去不是更亲么?”

    “我们家的孩子三个夭折了两个,现在都是独苗了,怎么能过继出去呢。我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过来找弟弟商量这事来着。”

    “那也不行。这要是夫妻都在的话,过继过去也还好。可那林泽芳是光棍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怎么照顾孩子?况且,我哥的孩子过继过去就没了娘,一过继过去便是单亲,这怎么行。”

    见二人在那里争执着,延泽啥话也没有说。一边是自己的亲生儿,一边是自己母亲那边要留后,他也举棋不定。

    这时,崇驰听说家里有事,忙放下手中的活,带着已经怀孕的妻子往家里赶来。在听说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他提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孩子过继给林家,但由朱家抚养长大。

    林禾禾否决了这个方法,毕竟孩子在这长大留不算过继给林家。

    崇驰说道:“你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倒是自己生一个啊!”

    林禾禾听罢骂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你身上也流着我们林家的血,你不替林家好好考虑这件事么?”说着,她又拉着延泽,“弟弟,你倒是说句话啊。”

    秀萍听了后嘲讽道:“得了吧,你们老林家三个娃夭折了两个。我们老朱家的孩子过继过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你再要求我们这边过继一个?”

    林禾禾知道自己犯了众怒,便忙拉着延泽示意让他表态。

    延泽抬起那已满面是泪的脸说道:“行吧,就让崇骏这娃去吧。毕竟他还小,将来一记事的时候就能叫泽芳爸爸。”

    林禾禾知道弟弟心里不好受,便安慰道:“弟弟,崇骏就算过去了也还是你的儿子。”

    老朱家上上下下听了这句话都瞪着她,刚才还在那里嚷着要孩子,现在在这里假惺惺。

    秀萍实在气不过,就边拉住林禾禾往外走边说道:“你要孩子到别人家去要!”

    林禾禾哪肯同意,没说两句二人竟厮打起来。一旁的知杨在知道延泽决定要把崇骏过继出去后,抱着崇骏在一旁直哭。

    崇骜从来没见过家里有这么大的阵势,特别是听到是要把家里的一个孩子过继出去,本躲到一旁去了。可他听见母亲撕心裂肺地哭喊后,他便从人群中挤了进来,扶着伤心欲绝的母亲。他含着泪说道:“妈,你不要哭了。还是我替老四去林家吧。”

    什么?崇骜要自己去林家给泽芳当儿子?延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赶紧拉开崇骜说道:“大人的事你小孩别插嘴!”

    崇骜一把拽开延泽的手,哽咽地说道:“我不要妈哭,老四和老五都还小,我过去了还能自己照顾自己。”

    对于崇骜的自告奋勇,大家都非常吃惊,几乎都愣在那里。

    延泽语无伦次地骂道:“你不让你妈伤心,你就让你爸伤心了?不行!你是我的希望,你不能去!”

    “我是咱们家里除了大哥之外最大的男孩子了,是该替家里分担分担一些事情了。”

    这时,一旁的崇驰也发了话,说道:“爸,你打从崇骜一生下来就偏崇骜,其他的儿子都可以给别人做儿子,凭什么崇骜不可以。”

    延泽已经失了理智,他听到这句话如同吃了火药一般,对崇驰骂道:“老子就知道你从一开始想弄走崇骜,崇骜怎么你了吗?这会儿崇骜自己说要过继出去,你满意了吧?”

    崇驰被父亲这话说得哑口无言。

    延泽却依依不饶,继续骂道:“你个狗生的儿!崇骜这么小就知道帮家里分担事情,你活到这把年纪什么时候替家里分担过?”

    崇驰被父亲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训了一把,他觉得自己颜面扫地,于是便带着嘉颖离开了。

    接着,延泽一把把林禾禾往屋外推,边推边嚷着说朱家不同意让孩子过继出去。可那林禾禾被推出去后,在门口竟跪了下来,哭着说道:“弟弟,你也是娘的儿子,现在林家要绝后了,你忍心吗?现在逢年过节的,你还能给她烧香,可将来她的坟可就要荒废在山野了。”

    听到这话后,延泽瘫坐在地上,嘟哝道:“行吧……行吧……都行吧……”

    “你也不用太伤心了,再怎么样你都始终是这孩子的爹。”林禾禾安慰道。

    延泽听后朝林禾禾咆哮道:“你给我滚!”

    那一日,知杨陪着崇骜一起和林禾禾去了梅溪。

    崇骜见父亲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院子里,心里也是十分伤心。他特意跑过去跟父亲告别:“爸,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以后我也会回来的。”

    延泽一听到这话,就哭得特别厉害,他哽咽着说道:“孩子,你记住,不是爸不想要你了,是爸没有用……”

    “爸,是我自愿去林家的,这事和你没有关系。”

    “好孩子,你要记住这里也是你的家,要常回来看看。”

    崇骜听后点了点头,便随着母亲和姑母一同离开了。

    等到了梅溪,知杨眼见一间破毛草屋,里面除了一张桌子和一张床,几乎就没有像样的家具,心里立马后悔起来。她小声对林禾禾说道:“泽芳家就这样一个条件,自身都难保,能照顾好一个孩子吗?”

    “你放心,泽芳也是我的弟弟。除了他照顾崇骜之外,我也会帮忙照顾的。”林禾禾安慰道。

    知杨听了这话后,还是放不下心来,她拉着孩子说道:“孩子,要是在这里过得不舒服,你尽管回老朱家来。”

    崇骜用力地点了点头。

    这时,林泽芳也从外面回来了,看见几个人站在家里也就明白了情况。他对林禾禾说道:“姐,你就拉这么大一个孩子过继给我,这孩子长大了能抚养我吗?”

    崇骜一见这人凶神恶煞的,吓得直往母亲身边靠。

    “这孩子特别懂事。”林禾禾安慰道,“既然过继给你了,他就知道谁是他爹。”

    林泽芳听后有瞥了一眼崇骜,说道:“这富贵人家的孩子到底是比一般的孩子长得俊。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

    知杨倒底还是有些不放心,临走的时候她还是拉着崇骜继续说道:“孩子,你可千万记住了。要是在这边呆得不舒服了,你只管回到老家来。”

    崇骜眼见母亲离去,心中亦是难以割舍。他呆呆地现在门口看着母亲的背影从视线里一点点的消失。

    等到知杨和林禾禾离开后,林泽芳对崇骜说道:“小子,你都这么大了,是该帮家里干点活了。去帮老爹烧饭去吧。”

    “我……我没做过饭……”崇骜回答道。

    林泽芳笑着说道:“这到底是富贵人家的儿啊,老子今天教你,往后你来烧饭。”

    再说说这边延泽,一连好几天,他都没心思去田里干活。最喜爱的儿子都没了,还干什么活。他想去梅溪把崇骜接回来,那泽芳自身都难保,又怎么能照顾崇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