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非我所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祸不单行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自从崇骜夭折以后,延泽就少了以前的干劲,更多的是像父亲之前做的那样——拿着一把椅子坐在院子里。而这时的崇驰因为医馆太忙,他便把景杭也带回老宅让知杨一并照顾。

    延泽本就因老大对崇骜有偏见而有意见,对于景杭的到来,他都懒得多看一眼。

    尽管延泽在那段时间折腾了一阵子,可毕竟老朱家日子却得继续过。于是,没过多久,他便又背起锄头到田里去了。虽说家里少了一口人,但基数还是在那里。延泽一个人种地的确能供给着这一大家,但是生活水平要想好到哪里去,那是没有的。可崇骏这娃儿天天惦记着吃肉,这让延泽心烦意乱。

    不过为了满足孩子的愿望,延泽还是咬咬牙,凑了几块钱买了五两猪肉。他拿着那串猪肉对儿子说道:“你小子想吃肉,爸就买给你。不过家里钱也不多,这猪肉只能买这么多了,而且你要留些给侄儿吃。”

    崇骏听了后呵呵直乐,他说道:“爸,你放心。我会留给侄子一份的。”

    可等到猪肉上了桌,延泽一个不留神,那五两猪肉便所剩无几。他对崇骏骂道:“你个败家的儿!家里买一次猪肉容易嘛,大家都没吃上一口你就全给吃了?说好的留给侄子一份呢?忘了?”

    崇骏被父亲吓得哭了起来,嚷嚷着说自己错了。

    自从这次买了猪肉之后,崇骏的确安静了一段时间。可过了半个月,他便又嚷嚷起要吃肉。

    延泽骂道:“上次给你买猪肉你听我话了吗?你就是个穷命的儿,硬想过富贵的生活!这猪肉是没有,咸菜倒有不少,你就吃吧。”

    崇骏被父亲说得哑口无言,低着头端起饭默默地吃着。

    可孩子毕竟就是孩子,好了伤疤忘了疼那是常有的事儿。

    有次吃饭的时候,崇骏趴在桌子上看着那地瓜咸菜,他嘟起了小嘴说道:“爸……我想吃肉。”

    “混帐!老想吃肉自己弄去啊!”延泽被崇骏说得有点不耐烦,“你三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能弄酒和肉回来了!瞧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你连你三哥一半都比不上!”

    崇骏没有崇骜那般智慧,他看着延源家里的肉,就只有咽口水的份。一日,他看见崇驹网了半桶的鱼,便好奇地问道:“哥,你这鱼是哪儿抓得呀?”

    “河里呀,要是运气好的话,一天抓一桶都有可能。”崇驹说道。

    “河里的鱼这么灵活,你抓得住吗?”孩子天真地问道。

    崇驹见孩子盯着这鱼,便准备拿两条给他解解馋。崇骏忙推辞,说道:“我要自己抓。”

    “你要自己抓?河水很深的,你要抓鱼的话叫你爸去。”崇驹说道,“实在不行的话,抓些螺蛳、河蚌也行,那些个肉也不错。”

    崇骏听罢便往屋里跑。

    “爸,我想吃鱼,我们去抓鱼吧。”崇骏说道。

    “你怎么今天想吃这明天想吃那的,啰嗦不啰嗦啊?你爹田里的活都干不完了还有时间去抓鱼?”延泽说道,“要抓鱼等我忙完再说!”

    崇骏被父亲骂得灰溜溜地出了屋,他自言自语道:“爸不去抓,那我自己抓去。”

    这六岁的娃儿独自一个人摸到河边,看着河里的田螺河蚌,又看到鱼儿成群,那可是一块块肉在河里动着。

    他看着四处没人,便嘀咕着说道:“爸老说我不如三哥,今天我也下水去抓点东西过来让他高兴高兴。”于是,他见四处没人,便偷偷下了水,往那河蚌多的地方走去。跟出来的大黄狗在岸上直叫。这狗也通人性,见崇骏在往河里走,便跑回了家。

    延泽见回来的大黄狗在身边汪汪直叫,也不知道它哪根筋搭错了,直接一脚踢开大黄狗,边踢边骂道:“老子心里烦着呢,你别在老子耳边乱吼!”

    说罢,他便提起椅子往屋里走,不一会儿,他便背起锄头往田里去了。

    再说那崇骏,根本没学过游泳,他一步步往河中心靠,等到他见脚陷入河底,河水漫过自己胸口,不免慌张起来。见水越来越深,他忙比划着双手想往岸边走去,却谁知脚后跟一翻,竟直接摔入河里。

    跑回来的大黄狗见崇骜在河里一顿挣扎,急得在岸上乱叫。不一会儿,它见来了人,竟自己也跳下了水。

    那大黄狗在河里折腾了一番,却不能把崇骏叼上岸。此时,路过的是刚上任村书记不久的朱存颂,由于他自己也不会游泳,见有孩子落水,他慌了神,忙对身边的人说赶快找个会游泳的人过来。待那人离开后,朱存颂焦急地再岸边等着。那跳进河里本欲救崇骏的大黄狗已经浮在一边,孩子挣扎的幅度也越来越小,于是,朱存颂便不顾自己不会游泳,也下了河去救人。

    朱存颂慢慢下了河,他手上拿着一根竹竿,想着用竹竿拉起孩子。可崇骏在水里翻腾着,根本没注意到身边的竹竿。于是乎,朱存颂一步步靠过去,打算用竹竿把他划回来。可他也不会游泳,待水漫过其胸口后,他也失去平衡摔进了水里。到最后,大人和小孩竟一起淹死在这河中央。

    等到村民把二人救起来的时候,二人均已断了气。

    那日延泽种地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便早早回家了。远远地,他看见河边围了好多人,许是出了什么事。不过自从崇骜去世后,他已经没有心思去凑这些热闹,于是他便直接回家去了。

    等到他回来没多久,他见有人拖着全身湿漉漉的崇骏回到了家。他赶紧上前查看崇骏的情况,只见崇骏全身冰凉,脸色紫青——这娃已经断气了。

    “这孩子怎么了?”延泽慌忙问道。

    那人说道:“这孩子不会游泳,一个人偷偷下了水。村支书为了救这孩子,也淹死了,还有那只大黄狗,也为了救这孩子淹死了。”

    延泽在院里号啕大哭,这崇骜刚去世没几年,如今崇骏也轮到了。延泽的哭声引来了院里的二房、三房和四房,大家见到这翻情景也无不落泪。

    再说那新上任的村支书过世后,村支书一家也没落了。

    两个儿子的去世让延泽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对于幼子崇驷,他更是小心疼爱,生怕这娃再有个三长两短。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一下子夭折了两个孩子,这谁也接受不了。

    由于崇驷和景杭相差没几岁,二人便常常在一起玩耍。等崇驷到了上学的年纪,延泽便安排着让孩子上了学。让延泽感到欣慰的是,这孩子虽不及崇骜聪明,却也是块读书的料子。

    这位年过四十的农民曾有过五个孩子,因为他自己的直接或间接原因夭折了两个孩子。对于如今最后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他虽然很小心疼爱,却好像总缺些什么。

    孩子想吃肉,他便让知杨想办法弄点肉过来。孩子赖床不想起来,他便索性让孩子睡到大中午。但这孩子也有缺点,就是有些贪玩,每天放学后都喜欢拉着景杭往江边走。对此,延泽看在眼里也仅仅是嘱咐他们玩耍的时候要小心。

    但景杭的成绩却因此儿一落千丈。延泽对这一情况虽有所耳闻,但也不去深究,一切随缘吧。

    有一天崇驰怒气冲冲地来到了家里,对着延泽说道:“你的儿子老是带着我的儿子出去玩,以后读书还怎么读了?”

    延泽看着愤怒的崇驰,要指望这逆子将来养老,看来是不可能了。他低着头沉默了许久,说道:“那这样吧,你的儿子继续上学,我的儿子就不读了。”

    崇驰的本意只是想让父亲好好管教崇驷,并不想让弟弟因此而辍学,可眼下的一番话让他却下不来台阶。他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拉着景杭回自个儿家去了,从那一天起,景杭就不再居住在老宅。

    晚上,延泽拉着崇驷轻声地说道:“儿子,你爹没读过几年书,也能活得好好的,现在爹没办法让你继续读书了,你要努力学会独立。”

    令延泽吃惊的是,崇驷并没有不同意,他反而点了点头说道:“读也好,不读也罢,我不怨你们。将来我会努力靠自己好好供养你们的。”

    这才是儿子该说的话嘛,延泽心里倍感欣慰。

    “那你打算干什么?”延泽问道。

    崇驷并未多想,他只是说道:“等我想好了再说吧。不过现在,我就听从您的安排。”

    于是,从第二天起,延泽便拉着儿子每天一起去田里干活。每每看着崇驷那勤快的身影,延泽心想,原来自己的祖业最终传给了老幺,不过要是崇骜和崇骏都还活着,自己一家会不会过得好一点。

    这一年的年夜饭格外热闹,崇驰夫妇、大孙子景杭、二孙子景安、三孙子景宗加上雨安和包明夫妇等一众人的到来,让家里格外热闹。所谓的儿孙满堂,就应该是这样吧。虽然延泽并未有太大的兴致。

    特别是对崇驰,延泽一直认为当初林禾禾到家里要孩子的时候,如果崇驰能支持他,他也不会被迫同意让孩子去林家。

    崇驰其实也知道,父亲一直因为崇骜的去世而迁怒于他。这顿年夜饭,他吃得也不是特别舒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