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熟睡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魔法海螺什么都知道(第四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少来,乖乖照做。”



    卡莲羡慕目光中莉娜宠溺地捏了捏牧苏脸颊:“有我在还会让你没钱花?”



    牧苏被一记直球打得芳心直颤,暗道这么有杀伤力的话得记土味情话里。



    那么总而言之,牧苏和莉娜领头还有无主之物财阀和避风港和联邦安全部和永生会和自然教会基金正式成立了。



    不过此时此刻,牧苏莉娜以及卡莲之外是另一种氛围——



    名为焦躁的情绪笼罩两条小船上空,所有人都回到游戏,不安等待几分钟后的结果。



    第二个三十分钟到来之时,或者说只剩几十秒时,透明桥对木船说:“前往最近的望海崖。”



    让玩家们陷入沉默的一幕再次出现:木船调转方向,驶向尾迹未散的回头路。



    寂静从四面八方涌来。隐隐有些不安的透明桥抬起头:“离天黑还有两个小时,现在我们已经浪费了一个小时……我们还有最后一次选择机会。继续往前……将没法回头了。”



    她环视一圈。



    “回去,还是继续。”



    他们犹如攀爬陡峭山峰的探险者。突如其来的浓雾遮蔽去路,暴风雪将至。他们能做的要么后退回到山下露营地,要么登顶到山顶露营地。



    “我们刚才又往前走……游……航行了一个小时,如果现在返回,是不是等于说还要花上一个小时才能回到之前位置。”闻香问道:“然后我们只剩下一个小时往望海崖赶?”



    “是。”透明桥点头。



    “如果继续前进则不会浪费那一小时……我们有两个小时时间。”君莫笑低语补充。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你怎么看。”透明桥望向另一条船上的炽神。



    “我们也许到了望海崖群岛的外围。”炽神思索开口:“所以前方没再出现新的望海崖,因为我们离开了新手区……这种情况我们早晚要面对。”



    “而且现游戏阶段,探索主世界虽然困难,但总该留有探索望海崖之外的途径……”



    熟睡之后是100%完成度的开放世界,不存在未更新内容只有贴图这种可能。



    “你的看法是继续?”透明桥问。



    “嗯。”炽神颔首。



    “那么你们呢?”透明桥望向其他人,在牧苏身上略作停顿。



    这种只能选“是”和“否”,没有多余选项添乱的情况下她还是很相信牧苏的。



    “为什么我们……”只见牧苏一脸神秘微笑地伸手入怀,倏然掏出一物高高举起。“不问问神奇的魔法海螺呢!”



    “我就知道!”



    “噢拜托——”



    “相信你会有办法的我真蠢。”



    “快问它点什么快问它点什么!”



    木船上空变得有些喧嚣。



    牧苏一脸虔诚地托着魔法海螺,轻声询问:“神奇的魔法海螺,你觉得我们是该向前还是向后呢?”



    话音落下,魔法海螺表面亮起淡紫色光芒的温和光芒:



    “听到了吗!魔法海螺给予了我们启示!”



    牧苏朝圣般高高举起魔法海螺,卡莲撅起嘴,发出猿人般的叫声双手锤胸起哄。



    缓缓落下手臂,牧苏神情悲悯地缓缓开口:“它说无论向前还是后退结果都一样……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但也可能往前往后都会安然无恙对哇?”莉娜靠着船舷,拳头撑着脸颊挤出包子脸,含糊不清说。



    “嗯……也不是不可能。”



    “你试试别给魔法海螺两种选择,只问向前或回头,看它会给什么建议。”



    噢,天使般的莉娜,她圣洁的光辉洒向被牧苏魔鬼笼罩的颤栗众人!



    透明桥悄悄朝她竖起大拇指。



    牧苏不情不愿地捧起不情不愿的魔法海螺,不情不愿地开口:“神奇的魔法海螺,我们往前会在天黑前抵达彼岸吗?”



    魔法海螺的淡紫色光芒缓慢闪烁。



    “魔法海螺再一次给予了我们启示!”



    牧苏骄傲仰头中,卡莲举起双手欢呼。



    “但这种启示其实一点用也没有吧……”嘟囔的莉娜说出众人心声。



    闻香想虽然莉娜有些妄想症,但是个不畏牧苏强权的可爱女生,而且还很大——成为朋友再适合不过了。



    “你不明白。”牧苏神秘地轻轻摇头。



    显然,牧苏无法提供有用信息。



    透明桥和其他几人交换意见,决定继续向前。



    两条并肩木船无声在死海上航行。之后每过三十分钟,他们都会将目的地改往附近望海崖。



    糟糕的是,直到离天黑只剩不到十几分钟,木船仍然在走回头路。



    他们要在海面上度过一夜——



    刚刚驶过的平静海水忽然拱起,有什么庞然大物从水底冒出,掀起的海浪将木船远远推开。



    肉块如山般宏伟,近距离亲眼所见令理智值颤动着下降。仿佛第二性征,又仿佛火山的顶端蠕动间喷涌出如有实质的诡异之雾,萦绕着笼罩肉山的轮廓。



    ——还有怪异之雾里。



    “害怕的现在下线,闻香,油灯给我。”



    没人下线。



    怪异之雾贴着海面,潮水般涌来,离他们越来越近。



    透明桥接过闻香递来的油灯,将之点亮,高高提起。



    炽神也在此时侧倾,抓住另一条船的船舷,将它拉到身边,宽阔手掌犹如钳子,将两条木船牢牢并在一起。



    与此同时,悄无声息的怪异之雾将他们笼罩。



    本就昏暗的周围以肉也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加晦暗,只是十几秒,夜幕降临,绝望般的黑暗将两条小船笼罩。



    ……



    夜晚,怪异之雾笼罩的寂静海面上,微弱光芒从两条漂泊小船中的油灯绽放。



    波光粼粼的海面倒映着扭曲变形的轮廓。



    身边涌动的雾霭中似有什么在穿行。



    “君莫笑,你来。”



    炽神朝君莫笑说,等他接替自己,松开手掌,取出一座模糊木雕和装在口袋里不是道具的尖锐石片,开始雕刻起木雕。



    *它奇怪的不会被任何雕刻留下痕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