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熟睡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2.深夜迷航(第五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随着炽神开始雕刻木雕,玩家们不安情绪被压制,来自周围涌动的幽暗雾霭中的窃窃私语与窥探也似乎悄然散去一些。



    透明桥轻声安慰:“别太悲观……有炽神的道具和牧苏的称号,我们还是有些几率躲避一部分危险的……”



    前提是他们能在恶夜中尽快前找到望海崖——无光之夜加怪异之雾,两条木船幸存的可能微乎其微。



    而周围出现望海崖的可能微乎其微。



    就像炽神说的,他们已经远离玩家们的新手区,望海崖群。



    “我们现在目的地是哪?”



    寂静海面上忽然响起牧苏的询问。



    “列侬群岛主岛屿。”透明桥看向牧苏:“你想到了什么?”



    “为啥不把目的地改成附近岛屿?”



    话音落下,海面陷入一片寂静。



    透明桥等人相互对视,沉默无言。



    确实……为什么不改成去附近的陆地?



    “队有牧苏,如有一宝~”牧苏一副骄傲地撅着个腚飞了的模样。



    这时,另一条船上飘来樱华的点评:“不押韵啊。”



    牧苏陷入沉思,思索怎么说能让这句话听上去更押韵。



    另一边,随着目的地从主岛屿变为附近陆地,两条木船偏离航线,往西北方向航行。



    希望来得及……



    透明桥微微吐出一口浊气。



    时间犹如木船,悄无声息向前飘动。



    雕刻木雕的炽神不曾停下,簌簌刮动声成为幽静海面上的唯一乐章。



    航行绝非一帆风顺。玩家们几次遭遇令他们理智值崩溃般下跌的存在。还好掌握木船正确使用方式的玩家们知道如何避开它们。



    苦中作乐去想,海面似乎比陆地更加安全——比如怪异之雾里的存在大多不会在海面生成。



    这就像是另类的“卡bug”。



    至于能不能抵达陆地……他们只能等待交由命运。



    ……



    “能借我一下吗?”



    夜深人静之时,木船上响起牧苏的小声说话声。



    始终保持刮动木雕动作的炽神抬起头,举着油灯的透明桥也望向这边。



    炽神停顿了下,递给牧苏木雕。



    “黑鬼。”



    牧苏指向炽神另一只手里的石片。



    等到炽神递来,牧苏接过石片,舔着嘴唇探出船舷,用石片在木船外刮着什么。



    炽神欲言又止,但没做阻拦。



    举着油灯的透明桥则看清牧苏的动作,感到一言难尽:“你在做什么……”



    “很久很久以前,我将门闩遗失在了海里。”



    牧苏边埋头专心划记号边说:“我记住了掉下去的位置,我现在刻上记号,等船到岸就能失而复得了!”



    “……你开心就好。”



    很快,牧苏吹了声口哨,手掌在刻痕上拂了拂,心满意足地缩回船舱,还给炽神石片:“大功告成。”



    另条船上闭目小憩的君莫笑睁开眼睛,低声提醒:“小点声。”



    “小点什么?”牧苏茫然看去。



    “我说小点声。”君莫笑无奈重复了一遍。



    “小什么声?”



    “小点声!”



    “什么点声?”



    牧苏和君莫笑吵闹之时,继续雕刻木雕的炽神忽然停顿动作,低头望向阴影中的船舱。



    他的裤腿被渗进来的海水浸湿了。



    “谁尿了!”



    就在这时,牧苏恶人先告状的声音突兀响彻在海面上。



    或打盹休息,或切出游戏的玩家纷纷惊醒归来,只见牧苏目视君莫笑,厉喝道:“兀那君莫笑,竟敢随地大小便!”



    “关我屁事,我在另一条船上!”被泼脏水的君莫笑大声辩解。



    “嘘——”



    闻香试图让他们小点声,他们的喊声足够在没有一点海浪声的死海海面传荡出上百米。



    但没有用,牧苏冷笑回应:“蠢货,谁会往自己的船上尿尿。”



    君莫笑突然哑口无言——从逻辑上讲这的确无懈可击。



    “油灯。”炽神朝透明桥讨要。



    “嗯。”透明桥递去油灯,接过炽神递来的木雕和石片,接替他继续雕刻,问道:“怎么回事。”



    举着油灯凑近船舱观察的炽神抬起头:“牧苏划漏了木船。”



    “……”透明桥眯起眼眸盯向牧苏。



    君莫笑耸动肩膀无声冷笑。



    “别急,我带了沙子。”



    牧苏不慌不忙伸手入怀,掏出一把沙砾拍向渗漏处。



    沙砾糊住破恐,但只持续了几秒,涌进船舱的海水冲开毫无粘附力的沙砾。



    “嗯……”



    牧苏略作沉吟,很快想起解决漏水的办法。



    “你不是说船不会沉吗!”他愤怒指责透明桥:



    “外力不能让船沉没,我们不算外力,你伤害船也不算。”透明桥回答。



    “那你怎么不拦着我点儿呢!”



    在诡辩和胡搅蛮缠这点上牧苏素来无敌手。



    当然,机智的透明桥不像君莫笑。她深知只要忍耐不理他就好。



    “严重吗?”她问观察渗漏海水的炽神。



    “还好。”炽神回答。划痕很细,渗透进来的海水也只有浅浅一层。



    话音落下,炽神忽然察觉到理智值下降速度突兀加快。



    抬起头,另一条木船上的四人陷入诡异沉默。透明桥坚持雕刻木雕,正示意这边:头顶有东西。



    炽神缓缓抬起头,油灯与雾霭与幽暗的边缘,浮现一张木船般巨大的脸孔。它没有眼睑与鼻子,器官都在同一个平面,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



    “介不奏堵住了嘛。”



    另一边,牧苏用手指按住破孔,抬起头发现闻香在对自己使眼色。



    “你是在勾引我吗?”



    闻香无奈翻起白眼,不再理他。



    不过她翻白眼的动作为牧苏指明方向。他抬起头看到那张巨脸,浮现惊愕:“君莫笑是你吗?”



    咯吱——



    另条船上的君莫笑紧咬牙关。



    面无表情注视众人的脸孔缓缓缩回幽暗,但那绝不代表退缩——



    刹那间,脸孔重新再边缘浮现,不再面无表情,而是充满令人恐惧的狂笑,径直砸落。



    嘭——



    牧苏所在的木船被压入海底,掀起的巨浪推开透明桥等人的小船。



    几秒后,永不沉没的木船重新浮上水面。牧苏等人浑身早已湿透,而其中不见莉娜的身影。



    “不!不!!!”



    牧苏目眦欲裂,悲痛欲绝地扑向船舷,身体探出船舷,伸出双手——



    飞快在莉娜落水处用指甲刻上痕迹。



    等到岸他就能把莉娜捞上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