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熟睡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3.伏笔收束(握拳)(第六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接着油灯!”



    透明桥听到炽神的喊声,抬起头,油灯被远远抛来,划过弧度。



    急忙接住湿漉漉的油灯,透明桥将之高举,让昏暗光芒尽可能洒向更远。



    狂笑脸孔变成遗憾,重新缩回雾霭边缘。



    透明桥屏住呼吸,煎熬等待第二次冲击到来。



    忽然,身下木船轻轻震动。



    船底撞在了什么上。



    在下面!



    透明桥下意识被惊起,但忽然间,岸边独有的潮汐海浪声传入耳中。



    她愣了一下,意识到什么,将油灯丢给手忙脚乱接住的闻香,探出木船手掌伸向幽暗不见底的海水——



    冰冷海水吞噬了她的手臂,在手肘出戛然而止——透明桥受到了阻力。



    当她伸回手掌,掌心抓着一把湿沙。



    木船搁浅在了岸边。



    “我们到陆地了,所有人下船!”



    透明桥高喊,迈出木船,拉上拿着油灯的闻香,趟着小腿深的海水跑上沙滩,向牧苏等人的木船赶去。



    他们也搁浅在沙滩上,正因透明桥的提醒从船上跳下,跑向岸边。



    透明桥紧张观察着天空。怪异巨脸不再浮现,似乎因他们抵达岸边而退入深海。



    所有人都聚在一起,但少了一人。



    十九岁少女因怪异袭击而落水。



    透明桥心中在计算时间。如果怪异袭击他们没过去太久,也许还来得及救——



    “呼——咳咳咳咳——咳咳咳——”



    溺水者浮上水面的深呼吸陡然响起,然后是让人喉咙发痒的剧烈咳嗽声。



    油灯光亮边缘,一道轮廓从木船旁的海水中爬起。



    “这游戏感官可太真实了……咳咳……我差点咳、差点以为真的要淹死咳咳咳呕——”浑身湿透的莉娜带着后怕趟向海岸,“而且为什么海里一点浮力也没有……”



    牧苏露出欣喜,向莉娜冲去,脱掉上衣披在莉娜身上。



    但实际什么作用也没有,因为牧苏的衣服也湿透了。



    牧苏垂眸看着莉娜,轻声说:“把游戏仓换成头盔玩。”



    莉娜身躯猛地绷直,但没来得及沉浸于突如其来的温柔,牧苏就已经转回头冲众人大喊:“看到了吗!在船上刻痕真的有用!”



    “嘘!”



    闻香做出噤声收拾再次提醒牧苏小声。



    牧苏比着ok手势,向岸上小跑。刚迈出一步,什么东西绊倒了他。



    “哎↗呀↘!”



    牧苏惨叫着拍入浅滩。



    身旁莉娜拽起他之前,牧苏爬出水面高举起一根条状物震声道:“我说什么来着!”



    【房门的门闩】



    【道具】



    【常见的】



    【普通的木头门闩,可以勉强当做武器来用,或者是其他用途,比如固定门】



    *不知为何被遗失在海里,随潮水冲上沙滩。



    透明桥突然梦回第一次出海。



    那时牧苏的确不小心将门闩遗落在死海里。



    “也许是别的玩家掉进海里的……”透明桥说,不觉得这是牧苏弄丢的那个。



    牧苏忽然背过身一阵窸窸窣窣,十几秒后再次转身,再一次展示属性:“看到了吗!”



    【房门的门闩】



    【道具】



    【常见的】



    【普通的木头门闩,可以勉强当做武器来用,或者是其他用途,比如固定门】



    *被海水侵泡,其表面刻着崭新的痕迹。



    “噗噗,备注将你出卖了呢。”闻香捂嘴偷笑,然后突然醒悟自己落入牧苏构建的陷阱,连忙再次做出噤声手势:“嘘!!”



    “其实不用太压低声音了。”透明桥无奈叹气。“不然凭我们刚才的吵闹早就——”



    透明桥忽然停顿,回头望向沙滩深处。



    就在刚刚,她感觉到某些窥探视线在黑暗中浮现。



    是怪异之雾里的存在?还是这片土地的“原住民”……



    “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牧苏握着淌水门闩凝视着黑暗深处,忽然低语。



    “你感觉到什么了?”透明桥目光落在牧苏身上。



    “寒冷。”牧苏说,然后开始嘚嘚嘚嘚牙齿打架。



    伴随牧苏话落,其他人或多或少感觉到寒意,还有无语。



    “我们在望海崖吗?”



    闻香有些害怕地贴上透明桥。



    就像牧苏说的,这种感觉很不好。



    并非因为寒冷,而是他们犹如一群外来者,闯入未知的幽暗森林。手里的火把驱散黑暗让他们能够视物,但同时也让他们变得无比扎眼。



    黑暗中的存在能轻而易举发现他们,而他们发现不了黑暗中的存在。



    “没有灯光氤氲,应该不是。”透明桥摇头。



    “船要离开了。”樱华这时提醒众人。



    搁浅岸边的两条木船正渐渐退入浅滩。要不了多久,它们就会飘向死海,原路返回它们的望海崖。



    踏上地面的玩家们忽然面临两种抉择。



    是任由木船离开,留在这片未知土地。还是回到木船上,继续向目的地航行。



    前者可能代表他们这次探险到此为止,除非这片未知土地有条件让他们制造木船,或是离目的地不远。



    后者则是碰运气。抵达主岛屿再好不过,遇到怪异袭击万事皆休。



    众人陷入犹豫,而他们的犹豫也代表了某种答案:木船随海浪离开浅滩,飘向深海,消失在油灯光芒边缘。



    “我们往里走吧。”



    透明桥说,接过闻香递来的油灯。



    “希望一切顺利。”



    牧苏左手握着门闩,站着羡慕的卡莲,右手握着赞同道:“确实,说不定前面就有个亮着灯的小木屋。”



    话音落下,一颗暗黄眼珠忽然在雾霭深处亮起。



    玩家们一刹那变得紧张,但观察后发现那是窗户里亮起的光芒,昏黄光亮周围隐约浮现木屋的轮廓。



    但在被黑暗笼罩的未知土地上,一座出现前方的亮着灯光的小屋充满诡异。



    “要不要过去。”透明桥询问众人。



    玩家们无法决定时,牧苏阴阳怪气讽刺道:“害搁这儿搞民主浪费时间这套。不过去难道在海滩站到天亮?而且这油灯又不是核能油灯,指不定嘛时候就熄灭了。”



    话音又刚落,透明桥提在手里的油灯微弱地闪了闪。



    牧苏惊讶地捂住嘴,眼睛blingbling闪烁,不可置信地呢喃自语:“言出……法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