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熟睡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4.言出法随牧苏苏(第七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透明桥皱眉思索,忽然抬头问:“你们冷吗?”



    “当然。”



    湿漉漉单薄衣服贴着身体,显露壮硕肌肉轮廓的炽神说。



    “是有些冷……嘶。”闻香抱住肩膀,被提起后她的确觉得有些寒冷。



    “你是想说?”



    作为编辑,思维活跃君莫笑隐隐猜到透明桥的想法。



    透明桥点头:“就是那样。”



    樱华浮现惊容:“谜语人竟在我身边!?”



    “是一种猜测。”透明桥解释道:“就是在这里,我们说出的内容会变成真实发生……”



    “牧苏说了冷,所以我们开始感觉到寒意。然后又说了前面有亮灯的小木屋,前面就真的出现了亮灯木屋。刚刚他说油灯可能熄灭,油灯就开始闪烁……还有最开始发生的事,他在船上刻痕,然后真的在浅滩捡到了门闩和十九岁少女……”



    君莫笑隐蔽瞥了牧苏一眼:“如果是这样,为了安全,我们得堵住某个家伙的嘴。”



    “附议。”闻香点头。



    “先试试猜测对不对吧。”



    透明桥望向黑暗深处,用一种释放咒语般的语调清晰而缓慢地说:“前面有一堆燃烧的篝火。”



    等待片刻,什么也没发生。



    透明桥皱眉,又加快语速试了一次,结果一样。



    “我做不到……”



    “我来试试。”炽神说道:“好像下雨了。”



    说完之后,炽神抬起头等待,但没有雨滴落下。



    “不行……”



    “你们试试边想象边说出来?”闻香提议。



    炽神神情微动,集中精神,想象身上的海水是落下的雨水,将海浪声想象成下雨声,重新说道:“好像下雨了。”



    变化没让玩家们等待太久。



    一滴雨水从天空落下,两滴,三滴,然后越来越多,淅淅沥沥下起小雨。



    “起作用了!”闻香惊呼。



    以防下雨是巧合而不是炽神想象的,透明桥继续想象她的篝火。



    她试了好几次,几乎在集中全部注意在黑暗空间勾勒出一团轮廓,才让篝火显现。



    它离明亮木屋七八米远,雨水落在上面,响起阵阵嗤声。



    用不了太久,她想象出的篝火就会被雨水浇灭。



    “雨水好凉嘚嘚嘚嘚——”



    这时,光着上身的牧苏瑟瑟发抖。



    卡莲眼前一亮,正想脱掉自己的上衣披给牧苏,被闻香阻拦,一字一句低声告诫:“最好,别,那么做……”



    另一边,在牧苏说话那一刻透明桥就想阻拦,但还是晚了一步。



    落下的细雨犹如刚刚融化,冰凉刺骨地落在身上。



    “雨停了。”



    炽神试图让雨停歇,但没起作用。



    “想象只能制造出来这些,但不能用想象让它们消失。”透明桥望向不远处弱小许多的火苗:“除非被物理层次上改变。”



    为什么会发生想象成真暂时无法调查。无光之夜、怪异之雾、未知岛屿,刺骨雨水包围下,他们的去处似乎只剩下那栋亮起灯光的小木屋。



    前提是那里是安全的。



    于是问题由此浮现:牧苏在那间屋子里想象了什么。



    “如果你说出不好的事物别怪我们说出点什么出来……”透明桥低声对牧苏说,向莉娜和卡莲投去视线。



    她隐约猜出牧苏和莉娜的不正常关系,威胁之意昭然若揭。



    “你在威胁我?”牧苏不甘示弱地回视,黑眸渐渐眯起:“别忘了你的女装还在我手上。”



    “哦。”



    透明桥好像一点也不在意地轻轻颔首,向牧苏另一边的莉娜挥手:“十九岁少女~你叫莉娜对吧?我有件事想和你说,关于——”



    “你要这么说、要这么说指定是木屋里是最安全。”牧苏紧张地大嚷打断透明桥。“壁炉烧鸡干净衣服什么都有!”



    “嗯?什么?”莉娜好奇歪头看来。



    “你确定?”透明桥询问牧苏。



    牧苏正气凛然:“我从不骗人。”



    透明桥不信这句话,但其他内容可信,偏头和莉娜继续说:“关于主世界的一些设定你应该还不了解,有不懂的可以问我们。”



    “嗯啊。”



    莉娜乖巧点头,试图让自己看上去像是十九岁少女。



    “话说我们可以先让人进去探路。”闻香提议说。



    “别浪费时间了,直接过去吧。”透明桥想了想说。他们的理智值接近临界点。离产生幻听幻象很近了。



    牧苏也一脸认同地附和:“万一雾中存在发现我们了呢?”



    “嘘!”



    闻香的提醒姗姗来迟。



    哗——



    哗——



    牧苏话音落下,不远处浅滩上,一阵阵令人不安的趟水声被海浪拍来。



    玩家们的理智值陡然加速下降。



    雾中存在正在靠近!



    “跑去木屋,快!”



    透明桥喊道,拔腿跑向前方亮着灯光的木屋。



    其他玩家纷纷跟上,沙滩上响起一片杂乱的脚步声。



    跑在队伍中间的透明桥越过将熄的篝火,抽空回头观察身后。



    刚刚迈过的篝火被黑暗吞噬。油灯两米外的幽暗边缘,一片粘连在一起,一堵墙般没有尽头无数面孔浮现。



    它们几乎贴在跑在最后的炽神背后。



    “芝麻开门!”



    跑得最快的牧苏大喊,木屋房门随之倏然敞开。



    门边玩家们迅速冲入木屋。



    木屋中的温暖与浓郁香气将他们包围。伴随殿后的炽神最后冲进来,门后等待的透明桥快速关闭房门。



    嘭!



    夺走牧苏的门闩挂在木门上,透明桥等人后退几步,离开门前,默默观察着房门。



    只剩下杂乱喘息与心跳声,十几秒过去,透明桥匆忙一瞥注视到的恐怖存在没有试图冲进木屋。



    他们安全了。



    暂时的。



    “它会冲——”



    说到一半闻香捂住自己嘴巴。



    “我被怪异碰到了。”



    炽神开口,转身背对众人,脱下上衣:“我感觉肩胛骨处在跳动,是什么?”



    湿衣服滑下,一张手掌大小,面无表情的人脸攀附在炽神的后背。



    透明桥盯着心脏般跳动,正逐渐胀大的面孔,尽量保持冷静说:“一张人脸。”



    牧苏复杂地凝视那张人脸,低沉开口:“斑,这么对待死者,这是你对最好的朋友柱间的侮辱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