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熟睡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6.梦开始的地方(第九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玩家们围聚壁炉边,享受着难得安逸,取暖交谈,以及分享经验



    造物的经验。



    透明桥建议他们先从好想象出来的开,坚定意念,同时施加心理暗示——比如将壁炉里的燃烧想象成木屋外的呼啸风声。



    于是壁炉周围就响起此起彼伏的说话声。



    玩家们自说自话,有的一脸认真,有的闭上眼睛,有的青筋突起;有的对空气说话,有的对摊开的手掌说话,有的对自己说话,宛如一场精神病院病友联谊会。



    “我成功啦!”闻香兴奋地举起手掌,晶莹液体从她指缝间落下。



    她用手攥了攥湿衣服然后借着凉意成功想象出一捧水。



    君莫笑紧随其后,想象出一截木头,为壁炉增添了燃料。



    “大大大大大——”牧苏垂着脑袋,低声念叨,也在制造自己的想象物。



    “樱华,你不试试吗?”透明桥偏头好奇问道。



    唯一没有参与的樱华侧卧在最外围,手掌撑着脑袋,一条腿曲起:“我是阴谋论者,万一弄出想象物要付出代价呢?”



    热络气氛为之一静,玩家们下意识望向左上角。



    理智值正稳步上升,低体温隐患已经从状态栏摘出。



    “可能不大,不过以防万一,大家还是别玩了。”透明桥思索着说。



    持续几分钟的病友联谊会就此落幕。



    “你还有什么……阴谋论想法吗?”透明桥问樱华。



    “嗯……”樱华眼睛随意瞥向天花板,想了想说:“作为悲观主义者的想法,如果说这片土地都是你想象出来的呢?”



    “什么意——你是说……”透明桥眼眸骤然收缩。



    牧苏浮现惊容:“谜语人重回哥谭!”



    透明桥望向牧苏,然后环视一圈:“还记得登岸时我喊的那句话吗……”



    “到陆地了,所有人下船?”闻香试探着回忆透明桥说过的话,然后倒吸冷气。



    雨水是想象出来的,威胁他们的怪异是想象出来的,躲避的安全木屋是想象出来的,脚下土地也是想象出来的——



    这种事可怕的难以名状。



    “不对。”透明桥摇头,反驳闻香的危言耸听:“我这么说之前已经摸到了沙子,这片土地是真实的。”



    “我性格多疑,万一呢?”樱华幽幽反问。



    透明桥陷入沉默。



    牧苏凑过去捅了捅樱华:“我认识间不错的精神病院,那里还有有一位我不能告诉你叫丁顿的保安是我的秘密线人,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



    “免了,海贼王我当的很开心。”



    樱华打着哈气说,放下手掌,脑袋枕着手臂:“困了,晚安,呼——”



    ……



    银河系——太阳环·14环区



    午后,阴沉天空雷声滚滚。不见雨落下,空气满是沉闷与压抑。



    直到尖锐警报划破夜空,在病院上空回荡。



    闪电划过,一栋位于郊外的庄园格外显眼。



    四周重归于静,隐隐雷声传递开来。



    乍亮照明了这里。并非庄园,而是一座精神病院。



    再次恢复黑暗。这栋建筑如同黑暗中的巨兽,蛰伏起来。



    形成对比的,是百公里外的城市。高楼拔地耸入乌云,无数化为小点的飞梭楼宇间穿行。



    穹顶乌云下,一艘巨大飞艇缓慢环绕着城市。艇身霓虹灯闪烁,显示着广告。



    雷电过后,空气变得更加沉闷。



    直到尖锐警报划破天空,在病院上空回荡。



    一艘比空艇更庞大的航空母舰静静悬浮在精神病院高空。



    10米直径的主舰炮与上百只1米口径的副炮瞄准下方病院。



    机腹打开,无数小型战舰从中飞出,降落向下方病院,停留于上空。



    整齐排序的几十艘小型战舰近乎同时拉开机舱,一具具套着外骨骼动力甲的轮廓从中跃出,从几十米高度坠向精神病院。



    犹如狂风骤雨,草丛花圃遭受轰炸,泥土飞溅。



    病院大门边,岗亭里钻出的保安歪戴着帽子,抓着一截法棍面包,仰起头张着嘴呆若木鸡地看着联邦军人炮弹般砸落,大地在轰鸣震颤。



    一道轮廓正砸落在保安几米外,劲风吹飞他的帽子,震颤让他脚下不稳倒地。



    半蹲的动力甲士兵站起,转向发抖的保安,手中电浆步枪响起充能完成的提示音效。



    保安倏然举起颤抖的手,发现法棍面包还拿在手里,他连忙松开。



    啪。



    法棍面包落在石砖路面上,将石砖砸得断裂。



    嘭——



    精神病院大门被推开,显露一道垂首坐在大堂里,身穿蓝白条纹病人服的男人。



    他缓缓抬起头,浮现一双阴冷的眼眸,沙哑低沉的嗓音在大厅回荡。



    “奴仆们,你们终于来迎接本王归位了。”



    被士兵簇拥的指挥官轻轻挥手:“控制大楼。”



    动力甲士兵涌入打听,快速沿着通道控制每个楼层。



    指挥官脱下动力头盔,迈步走向坐于木椅的男人,与他擦肩而过,步上其身后的楼梯。



    “原来是篡位者的叛乱军……”男人牵起一抹笑容。



    嗡——



    两把内部涌动惊人能量的电浆步枪指向男人。



    精神病院五层。



    院长室。



    “你、你们是联邦军队?”



    窗前院长惊愕地对闯入办公室的指挥官和士兵们说。



    “驻太阳环十三特勤团,上校团长斯派洛·李。”



    斯派洛·李眼眸微抬,显露一双慵懒的死鱼眼:“前来抓捕一个人。”



    “目标找到了!”



    一道喊声身后传来,斯派洛·李转身,看到手下押送着一名套着保安制服,裤子堆积在脚踝,露出白色短裤的保安。



    “丁顿?”



    院长一副见了鬼般的模样叫出那人。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为什么抓我!”



    丁顿惊恐地朝院长大叫:“院长!跟他们说我是无辜的!我、我只是刚刚对着furry来了一发,难道这也算犯罪吗!”



    “任务完成,撤退!”



    斯派洛·李没有理会,环视一圈,迅速下达指令。



    控制病院各处的士兵有序退出,被接引回小型战舰,又飞回高空的航空母舰。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只余下一片狼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