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熟睡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石岐の忧郁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熟睡之后》.3版本更新日志】



    *摆渡船将保护乘客,但理智值不包含在内



    *怪异将涉足望海崖,只有安全屋是安全的



    *更改技能描述:技能描述将更贴合主世界



    *下调死亡惩罚:玩家死亡不会再失去技能



    *望海崖新增建筑:钟塔。建筑用途请玩家自行摸索。



    *死亡锦标赛第四轮将于公计时243年2月日00:00分准备,2月3日0:00分以非睡眠模式开启。



    【游戏将于公计时243年月30日:00分更新,:0分更新完毕】



    看完更新,玩家们陆续回到游戏。



    怪异之雾还有几分钟时间登陆。



    “早上就要更新了。”透明桥前倾望向右侧角落的炽神:“第四轮是非睡眠模式……你想到了什么。”



    炽神低沉声音响起:“主世界,现在。”



    透明桥点头:“大概率是了。”



    没听懂的闻香惊呼:“谜语人竟在我身边!”



    “这么简单害搁这儿谜语人你憋呜呜喳喳的了,赶紧拉倒吧。”左侧边缘传来牧苏嫌弃话语。



    闻香拉起透明桥胳膊,让她快说。



    “谜底就在谜面上。”透明桥带着笑意摊手。



    “就是第四轮会在主世界的现在开始。”君莫笑说,然后嘟囔道:“总觉得更新内容有点影响代入感……”



    “还想要啥代入感?一款虚拟现实游戏然后告诉你‘在游戏里,人被杀,就会死!’?”牧苏阴阳怪气的声音再次飘来。



    “透明桥,更新内容会影响我们吗?”炽神问。



    “现在不会,但天亮游戏更新后就会了。”透明桥回答。“问题不大,反正我们记住了航线,而且木船会变得更安全。”



    “话说技能描述更新了,不如展示一下个人面板吧。”牧苏天真无邪地说着,就要展示个人面板。



    “早上才更新。”透明桥说。



    “我这里已经是早上了!”牧苏说着就要展示个人面板。



    “是指游戏时间早上,也就是太阳环的……晚上。”透明桥想了想说。



    牧苏摊开手掌:“我记住现在的技能,等更新后对比描述,这是很合理的吧?”



    “嗯……”透明桥低头沉吟。



    牧苏就要趁这时展示个人面板。



    “那么大家都记录下各自技能,等更新后对照一下好了。”透明桥抬头说。



    牧苏黑眸渐渐眯起……



    此时,木筏缝隙之外忽然被昏暗笼罩。



    “雾来了,大家保持安静,今晚不需要守夜了,上线——”透明桥压低声音。



    “为啥不用守夜?”



    “——上线时间不变,别来得——”



    “为啥不用守夜?”牧苏继续重复着。



    “——太早,我们清醒时——”



    “为啥不用守夜?”



    透明桥恼怒握起拳头:“——能让我说完吗?”



    “嘘……安静!”闻香朝牧苏做出噤声手势。



    沙坑内暂时安静下来。



    透明桥深吸口气,刚要继续开口——



    “为啥不用守夜?”



    “……因为守夜没用,一旦我们被发现不可能逃走。”透明桥微顿,又补充说:“还有没让你展示个人面板是我的错,请开始你的表演。”



    取得胜利的牧苏正准备展示个人面板,忽然发现这是透明桥的阴谋……



    她通过反复被我纠缠来扮演受害者无辜形象这样会让其他人下意识同情处于弱势的她而主动道歉更加剧了这种弱势如果我这时真的展示个人面板绝对会被认为欺负透明桥而被众人讨厌!



    嘶——



    牧苏倒吸口冷气。



    好一个阴险毒辣透明桥!



    “不必了。”



    牧苏硬邦邦回道。按住莉娜乱摸的手,退出游戏。



    ……



    拿下游戏面罩,窗外依然风雨交加,远处朦胧亮着城市里的霓虹氤氲。



    雨点劈里啪啦拍打着落地窗,卧室被闪烁变幻的全息屏映照,嘈杂声隐约从门外传来,飘进房间的食物香味代表一顿美味晚饭正在准备。



    牧苏偷偷摸摸溜出房间,来到楼下,找到正在厨房烹饪食物的石岐。悄无声息接近系着碎花围裙,突显纤细腰肢曼妙身形的她。



    小牧苏能有什么坏心思?他只是不想被石岐发现然后拉去干活。



    就像鲁迅说的:做饭就要收拾碗筷,又要水池里的脏秽物洗干净,毁了饭后随便瘫在哪处的美妙,是人们不喜的。但凡能不动手做饭或是洗碗,人们就不做,不然旧社会的地主怎会那么多。



    潜行至石岐背后,牧苏从石岐肩膀探出头,看到咕噜升腾热气的烹锅,还有被纤细白皙手掌拿着的菜谱。



    嗯?



    牧苏仔细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



    “虽然我能理解你想做出美食的心,但投入感情做饭只是种玄学说法,真的不用边看情感指南边做菜……”牧苏表情一言难尽。



    “我只是在想事情。”



    石岐微微抬头,放下调羹,捏起一些碎盐撒入烹锅。



    “你确定这是盐而不是洗衣粉之类的化学武器吗?”



    虽然吃洗衣粉不会死就算死了也没事,但这真的会产生几十年阴影——



    “25世纪没有洗衣粉。”石岐用不曾变化的清冷声线说。



    “所以你在想什么?”



    “爱情是什么。”石岐视线从热汤移开,落在牧苏身上。



    牧苏虎躯一震:“你觉醒了!?”



    “很早之前就觉醒了。”石岐一直都拥有感情,只是她性格淡漠,不会表现出来。“我不能理解男女,男男,女女之间产生的爱情。”



    “它们是以什么为基础运行的?”



    “嗯……那个……就是……”牧苏支支吾吾。



    “那么我换种方式问您。”



    石岐转过身面对牧苏。



    她忽然微撅起嘴,眼眸弯起弧度,含糊不清地细声说:“兔兔最可爱惹~”,然后在一霎那恢复冷漠。



    “这种你喜欢吗?”



    “喜欢!”



    石岐又微微仰头,带着俯视与高傲居高临下般喝道:“你这下贱的公狗,舔干净我的脚!”,又一霎那恢复冷漠。



    “这种呢。”



    “我舔!我舔!”



    石岐精致脸颊浮现温柔笑容,犹如为妻子般柔声问道:“亲爱的,这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晚饭,你喜欢吗?”



    牧苏伸手就要端烹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