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熟睡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2.预备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队伍里少了一人让所有人陷入慌张,哪怕少的是牧苏。

    “我们得去找他,闻香,切出去问问他在哪。”心疼地透明桥说。

    与其他无关,单纯心疼那些被牧苏带来的道具。

    “喔。”

    闻香点头准备下线,被莉娜拦住。

    “不用管他,玩够就跑回来了。”莉娜摆手说,关于牧苏行事风格她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

    “我觉得牧苏会照顾好自己。”炽神也在此时说。

    “很难不赞同。”君莫笑附议。

    “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我们继续。”透明桥薅住想溜掉去找牧苏的卡莲。

    恢复赶路,他们穿越树林,抵达断裂山峰的脚下。

    “它看起来不太喜欢让人爬。”

    樱华抬头看着险峻高耸的山峰。

    或许因为海风,或许因为分裂时的震动,矮山上看不到植被与泥土层,只有光秃秃的灰色岩石。

    “沿着山脚找缓和些的地方爬上去?”闻香问。

    “不会牧苏又比我们活得更久吧?”樱华忽然说,沙沙挠了挠她乱糟糟的头发。

    “一直如此。”莉娜望去,意有所指。

    不过其他人听起来像是“她们俩觉得牧苏能活得更久”。

    “那里有山洞!”

    闻香忽然指向山腰,一道幽深洞口显露在碎石边缘。

    炽神忽然低吟一段意味难明的晦涩语言。

    “咋还拽上洋文了。”樱华怪里怪气地说道,然后对神情古怪望来的玩家们耸了耸肩:“我只是模仿下牧苏在这里会这么说。”

    “牧苏会说‘原来真正的内鬼是你!’”莉娜不服气地说。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牧苏。

    闻香也忍不住参与其中:“牧苏在牧苏模仿大赛中只拿下第二名。”

    气氛一片其乐融融。

    ……

    牧苏蹲在枯萎的灌木丛里,神情冷静而专注。

    准备离开时,他的旁光瞥见空地的眼珠海忽然转动,变幻位置。

    他的黑眸渐渐眯起,意识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围绕空地转了一圈,牧苏发现一条通往眼珠海深处的小径,以及尽头岩石后的小木屋。

    牧苏敏锐意识到这些眼珠在守护着什么。

    以及它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变幻方向。

    也许在某个时候,它们将同时背对小径——

    在此之前,牧苏需安静蛰伏,等待植物们的怠惰时刻到来——

    每隔几分钟,眼珠们便变换一次方向。

    终于,一次变换后,所有眼珠不再看向小径。

    牧苏掀起一抹弧度,走出草丛,按照心中预计地那样接近小径。

    但牧苏刚一踏入小径,周围眼珠海倏然转动,死死凝视牧苏陷入僵硬的身躯。

    “呃……嗨?”

    ……

    “所以那句话是十七世纪法语国家谚语?”闻香问。

    玩家们正沿着山脚前进。

    尽管他们发现了山腰处的山洞,但还得寻找通向那里的入口。

    “是使用法语的法国的谚语。”炽神纠正说:“意思是兔子不会只挖一个洞。”

    “不愧是语言学教授。”闻香轻呼。

    “……是历史学。”

    隐约听到海岸线的潮水时,他们发现隐藏在岩石后的幽深山洞。

    “小心点,山洞总不会是自然形成的。”

    透明桥接过闻香递来的油灯说。

    炽神手持船桨走在前面,透明桥紧随其后,其他玩家跟着走入洞穴。

    海浪声被隔绝在外,岩石低吟般的冗长闷声弥漫在山洞里。

    “理智值在下降!在下降——下降——”

    闻香的惊呼回荡着传进山洞深处。

    “嘘——嘘——嘘——”君莫笑示意闻香噤声,发出的声音也回荡起来。

    “山洞很黑,”压低声音的透明桥发现声音仍然清晰且回荡,皱起眉头问:“山洞的回音有这么大吗?这么大吗——么大吗——”

    炽神摇头说:“这个山洞的结构有问题,扩散了声音。散了声音——声音——”

    透明桥不得不用最小声音来避免产生回音:“我们之前遇到的眼珠植物是视觉,这里也许是与听觉有关……接下来我们保持安静。”

    他们放缓所有动作,尽量小心地继续向前。

    身后入口消失在蜿蜒山洞,很快,一条岔路浮现油灯的边缘。

    一条笔直向上延伸,一条转向右侧。

    走哪条路并不难以抉择。

    提着油灯,玩家们从岔路山洞前走过。

    这时,油灯光临边缘,黑影一闪而过。

    ……

    牧苏扭扭捏捏,因众多视线望来而感到难为情。

    吱呀——

    远处小木屋的房门忽然拉开,一道犹如眼球植物放大无数倍的轮廓出现门后。

    它的根须分成两撇,像是人的双腿,迈动着走出小木屋。

    人类头颅般大小的澄澈眼珠落在牧苏身上,它双臂般的草叶缩起,战栗着匍匐在地,含糊不清地笨拙话语微弱响起。

    “使者……大人……”

    牧苏转头看了看周围,低头问脚旁一株眼珠草:“它是在叫你吗?”

    眼珠草凝视着他,没有回应。

    “你在说我?”牧苏指着自己。

    “使者,上位者,气息,害怕……”

    牧苏抬头看到自己的头衔,恍然点头:“你发现我是上古邪神的二大爷了吗哎呀不小心把野心说出来了啊哈哈哈哈哈——”

    “那么首先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使者,我,名字,米勒。”

    “你眼睛这么大……会不会干啊?”

    “米勒,不会干。”

    ……

    透明桥倏然转向山洞,油灯摇晃着拉伸着影子。

    “怎么了。”炽神回头低声问。

    “我好像看到什么掠过……”透明桥仔细观察岩石后面,轻轻摇头。“可能是错觉。”

    “‘哪来那么多错觉。’如果牧苏在他会这么说。”樱华双臂托着后脑勺走来说。

    “错觉还是挺常见的。”透明桥说着晃了晃油灯,他们的影子诡异地跳动扭曲起来。“而且我们的理智值没加速下降。”

    理智值是否允许下降成为周围是否安全的重要指标。

    忽略岔路,玩家们继续向前。

    几分钟后,他们再次停下。

    因为山洞岩壁出现密密麻麻犹如铁镐敲砸出的白印,延伸向深处。

    ……

    “米勒,孤独。”

    米勒的大眼睛难过地垂下。

    凭借非凡魅力,牧苏成功让米勒不再惧怕他,甚至能袒露心情。

    “我可以陪你!”

    牧苏拍着胸脯说。

    “等等嗷,我先找个背景音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