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熟睡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5.圣斗士不会玩同一种梗!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云翳不曾散去,海浪不曾停歇。



    玩家们相继跃下搁浅船只,淌水走上沙滩。



    仍有些人留在视野更好,也更安全的甲板上,没有跟随下去。



    “有人不知道列侬群岛吗?”千夜环视身边同伴。



    她属于留在甲板上的玩家之一。尽管知道列侬岛屿将是比赛开始的地方,但她不想离开熟悉的船只。



    “我们都做了功课。”身旁挽起裤腿的达米安直起身:“不过你可以讲给观众玩家,我先下去了。”



    达米安从船舷抛下的麻绳滑到浅滩,千夜注视他走向沙滩的背影,边简单介绍说:“列侬群岛是主世界的陆地,和我们出生点望海崖完全不同。背景资料里,列侬群岛千年前被毁灭,破碎成现在的模样。我们登陆点应该是列侬群岛西边。”



    大抵觉得这种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行径很蠢,亦或是大部分玩家都离开船只,甲板上只剩下几人,千夜挽起裤腿,抓着麻绳滑入浅滩,加入大部分人之中。。



    两日的航行让玩家们已经进入状态,而且他们没有去做“对着并不存在的镜头进行解说”破坏气氛的事,每个人都扮演好角色,谨慎且好奇地观察与探索这座岛屿。



    很快,最后一名玩家离开船只。



    与此同时,任务缓缓浮现在他们眼前。



    【载入任务……】



    【主线任务:开拓者】



    【探索第一座岛屿】



    内容:你们承载着人们的希望;你们要寻找新的家园;而这一刻终于到来。你们抵达一片熟悉而陌生的土地,难以言喻的情绪涌上内心,重回故土的你们发誓要夺回这里,无论有什么蛰伏着。



    “唔……你们发现了吗?”看完主线,望闻问切抬头询问同伴。



    “发现什么?”同伴好奇问道。



    “任务写的是‘主线’任务而不是‘主要’任务,加上任务内容透露的信息,也许探索岛屿不是我们的唯一任务。”



    “你是说有后续主线任务还是会有支线任务?”



    “可能都有。”



    望闻问切沉吟着回答:“我倾向每座岛屿都有一条主线,探索行为则会触发支线。”



    “很合理的推测。”千夜走到一旁说道。



    不远处沙滩上调查的玩家们忽然朝这边招手。



    他们发现了一些奇怪情况。



    浅滩中的驻足的玩家和准备探索的玩家聚拢靠近。



    异常处是海岸线一处巨大岩石旁:那里盖着两条木筏,还有被木筏半掩着的沙坑。



    两名玩家挪开木筏,边缘沙砾簌簌落下,浑浊沙坑底部积蓄的一层小臂深海水。



    “木筏,沙坑……”drea望向航行时就表现出智慧的望闻问切:“你想到什么了。”



    望闻问切观察沙坑边缘,使用工具的清洗痕迹:“智慧生命。”



    比说是怪异具体,比说是人类准确。



    “木筏和沙坑都很崭新,应该就在十几天内留下的。”千夜接道。



    其他玩家思考,有人以沙坑为中心向周围探索,寻找脚印。



    不过沙滩上的脚印如同时间长河里的记忆,总会随着流逝而淡去。



    玩家们一无所获。



    难以言说发现“智慧生命”的痕迹是好是坏,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



    第一座岛上,他们并不孤独。



    ……



    “我感觉我们做了和牧苏一样的事。”



    透明桥脸颊微红地轻声说。



    看到锦标赛玩家们一脸认真调查分析他们留下的痕迹,透明桥莫名有些羞耻。



    “我们不是故意的。”炽神一贯简短回答。



    君莫笑乐观说道:“往好的一面去想,刨除巧合,说不定第四轮锦标赛就是我们触发的。”



    边看比赛边听同伴交谈的蚊香忽然后知后觉的停住:“也就是说我们是第一个踏上这里的人……?”



    君莫笑低语,故意扮酷:“如果我的推测是对的话。”



    这侧面说明在主世界探索上,他们站在第一梯队。



    更关键的是,接下来的局面明显有利于他们。



    锦标赛玩家们登陆岛屿既是他们登上的那座岛屿。玩家们探索得到的一切信息能很轻易归于他们——因为他们随时可以抵达那里。



    不过现在不行,航行要两天以上,等到了锦标赛玩家要么已经完成阶段性主线离开,要么全灭。



    “……他们会发现我们的尸体吗?”莉娜忽然问道。



    她记得自己死的很狼狈,牧苏又不会好心挖坑埋葬自己。



    透明桥想了想:“往好的一面想,说不定我们尸体都被吃掉了。”



    众人沉默。



    ……



    “我的建议是先按照主线探索这里,同时寻找能让我们藏身度过黑夜的栖息地。”望闻问切拍了拍手,将大家注意吸引来。



    他似乎已经洗去牧苏初见时的惧生。



    “我们可以在船上度过夜晚。”一名玩家指向搁浅的船。



    “也可以……但我总觉得在船上逗留会有不好的事发生。”望闻问切回答。



    他们没在这一问题纠缠过深,当务之急是探索岛屿。



    玩家们离开沙坑,分散开又保持不远的距离,走向沙滩后的枯萎树林。



    阴郁天空犹如傍晚,昏暗林间难以事物,只有周围脚步声驱散孤独与围聚。



    他们是幸运的,或是不幸的。



    踏入树林的玩家们很快发现一片营地。



    一道身影坐在营地篝火前,静静地拨动燃烧树枝。



    火光舔舐他的轮廓,狭长影子跳动不停。



    这么快遇到状况,刨除巧合这点,也许看似荒凉的孤岛远比相信中热闹……



    当然,也有微小可能是作为指引玩家的NP所以安排在这里。



    分散的玩家们在远离营地的地方悄然会合。



    “是人类吗?”



    “不一定……谁敢独自一人……”



    “或许是当地人……”



    低声交谈后,他们决定先让一个人过去试探。”



    “我来吧。”



    猫九自告奋勇。玩家和观众注视下穿过树林,走向营地。



    火堆前的轮廓像是名拾荒者,穿着破旧衣物,戴着棉帽。



    “请问——”



    人影缓缓抬起脑袋,露出蓄满胡须的肮脏脸庞。



    “这次的新人素质不错啊……”拾荒者注视着猫九,轻轻将手里树枝丢入火堆。“我叫张杰……”



    屏幕前君莫笑腾然站起!



    难道是——



    拾荒者继续低语:“你们可以叫我杰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