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宠新妻:神秘老公很凶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不许手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007章 不许手术

    半小时后后,戚锦年进了手术室。

    叶佳倾在外面忧心忡忡, 戚锦年笑了笑,一个人走了进去,医生正在各自准备,护士让她爬上手术台,脱下一边的裤子。

    双腿打开着,下半身就这么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很羞耻的动作,看着医生手上的那些手术钳,戚锦年的心还是冰凉冰凉的,害怕的全身都在颤抖。

    叶阿姨过来对她说:“放轻松,锦年,越紧张越痛,忍一忍就过去了,我会尽量轻点的。”

    戚锦年点了点头,手术正式开始。

    可是叶阿姨的手术钳刚刚准备伸入她的Y道内,手术门突然被人强行撞开了,李婉蓉第一个冲进来,抓着叶医生的手大喊:“你们在干什么,干什么,快点放开她,不许动手术,谁允许你们动手术了!”

    紧接着,院长和高层领导都赶来了, 手术被迫中止。

    戚锦年被扶下手术台,外面,戚敬业和戚正昌也都来了,看到戚锦年,戚敬业那风烛残年的身体也在颤抖,确认她没有动手术之后,身体一松,差点晕厥过去。

    戚正昌扶着老爷子,同时对戚锦年喝道:“锦年,你怎么可以这么善作主张,你知不知道, 就差一点点,就要我们全家为你陪葬了!”

    戚锦年愣在原地,戚敬业叫人把她带了回去,然后二十四小时看管了起来。

    叶佳倾陪着戚锦年,看着随时跟在他们身后的保镖,有些懊恼:“锦年,怎么办,这些人也太讨厌了,像个跟屁虫似得,甩都甩不掉。”

    戚锦年心情也不好,可是,她却是没办法真的拿全部人的性命去赌,就算她不喜欢这一家人,也无法改变他们是一家人的事实啊。

    转眼,又是半个月过去, 这个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已经45天。正是做无痛的最好时候了,可是,影出现了,恭敬的请她上了车,然后蒙上眼睛,她知道,又要去擎天堡了。

    擎天堡,一个固若金汤富可敌国的神秘堡垒,除了里面的人,至今无人知晓它真正的位置。

    拥有它的男人……实在太可怕了!

    车子一路平稳向前,她的心却越来越害怕,问影:“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影,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害怕……”

    细弱的声音,像一只小白兔,可是车内,没人回答她,她就像是被人丢弃在了孤岛上面,她想抓下眼睛上面的黑布,但是手刚抬起,就被一只骨瘦修长,又冰冷的手给握住了。

    她顿时呼吸一顿,这个人的气息,不是影。

    “你不是影,你是谁……是……他吗?”她的心脏咚咚咚跳个不停,却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害怕。

    “别乱动,乖乖做好,这样可以少吃点苦。 ”低沉磁性的嗓音钻入耳朵里,像是一只只蚂蚁,在里面不停的跳动着,酥的她身子都要软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是个学生而已。 ”

    “因为是你唯一合适的人选。”他的手很冰,可是声音,却不是很冷,像小提琴一般,悠扬动听。

    “为什么……那孩子……”

    “既然有了,就留着。”男人嗓音沉沉,戚锦年的心脏几乎跃出喉咙口,他距离她那么近,已经严重干扰她的呼吸,她快速抬起另一手,想扯掉脸上的布条把这个男人看清楚,结果颈子一痛,什么也没看到,身子就软趴趴的倒了下来,被人收入怀里。

    顾天擎微微扬了扬眉,俊美的五官每一道线条都像是上帝鬼斧神工的杰作,眼窝深凹,鼻梁高挺如山峦挺拔,薄削岑冷的嘴上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还真是个执拗的丫头啊。”

    ————————————————————

    戚锦年觉得自己真是丢人,每一次醒来,都是在Z爱。

    这种感觉,真的是糟透了,不过今天没有在温泉池里,而是在——泳池里——

    沁凉的水,在夜幕下闪着幽兰的光, 身后的男人,像是个永不停歇的马达,永远的动作着,强大的力道真的差点就要刺穿她,她真想就这么晕过去就算了,偏偏,此刻她清醒了,而且因为水的润滑,那感觉,越发的清晰。

    身体收缩,她竟然羞耻的开始有了感觉。

    “啊……嗯……”破碎的嘤咛,忍不住流泻出来,在一片月光的泳池中,是那样的诱人。

    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特殊的癖好呢,为什么每次都要露天,万一被路过的人看到,知不知道很羞人?

    “你——慢点,慢点——”突然的,仿佛电流滑过全身,戚锦年忍不住求饶,手指抓着他健硕的手臂,呜咽,“慢点儿……我受不了了……”

    她确实是受不了了,他感觉得到,因为它被咬的那么紧,简直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可是听着她小声的求饶,他还是稍微放慢了动作,等她适应之后,才又快速起来。

    可,怎么能就这样一个姿势维持两个小时呢。

    锦年受不了,他也受不了啊,所以之后,锦年被转移了阵地,依然是在水里,但,转移到了黑暗的没有一丝光亮的角落里,男人用了正面的姿势,让锦年缠着他的腰,她托着她的臀——

    身体好些不再属于自己, 锦年抱着他的脖子,忍不住张嘴,一口咬在他坚硬的肌肉上面,男人吃痛,动作更快了……

    所以到最后,戚锦年还是没用的晕了过去。

    之后醒来,就是重复之前的上药和检查。

    但是戚锦年的气色,却比之前好了一些,因为这一次她真的尝到了所谓的高朝……那种被抛入云端的愉悦和满足……

    而且这一次,她也没有完全吃亏,咬了他一口,下一次,争取让他更亏点。

    等,等等,她怎么还能想下一次,她怎么还可以指望有下一次,到底在想什么东西啊……戚锦年,你真是疯了……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