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宠新妻:神秘老公很凶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55章 就没有其他选择了?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日光渐甚。

    竹言奚自混沌中幽幽转醒,全身像是拆骨一般的酸痛,稍稍一动,胳膊处传来的疼痛又令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有她的嗓子眼,感觉火辣辣的难受,就是吞一口口水,都异常艰难。

    扭头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很是熟悉,这是唐莫辞别墅的客房,所以说,她现在是在唐莫辞住处?

    蹙眉回忆了一下昨夜的情况,她应该感谢他没有直接将她丢之门外吧。

    她胡思乱想之际,房间门突然被推开了,她循声望去,就见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步入房间,见竹言奚睁眼望着自己,那医生笑了一下:“你总算是醒了。”

    竹言奚冲他点了点头:“你是医生,是你救了我吗?咳咳。”声音嘶哑的厉害。

    医生拿着体温计上前,替她测量了体温,道:“总算是退烧了,身体赶紧如何。”

    “咳咳,就是喉咙有点疼,身体有点酸,其他还行。”喉咙是真难受啊,一开口就像是有把刀子在喉咙里切割一样。

    “你昨晚发了一夜高烧,肌肉酸痛是正常的,还有扁桃体肿大,喉咙疼痛才是正常的,所以少说话,多喝水吧。”

    “好,谢谢医生。”

    “不用谢我,我是唐先生的家庭医生,昨夜是他连夜把我叫来的,你要谢也是应该谢他。”医生并不居功。

    竹言奚强撑着身子坐起来:“那他人呢,还在休息吗?”

    “没有,唐先生一大早就已经出门了,你饿了吧,我让你给你送点吃的上来,你再好好休息下,吃完东西还要继续挂水。”

    医生离开后,很快有一个中年妇女端了清粥小菜上来,粥熬的软糯香浓,几个清淡的小菜也全是竹言奚喜欢的口味。

    竹言奚有些惊讶的看向那阿姨,阿姨一眼就猜出了她的意思,所以笑盈盈开口:“这些都是我按照先生的吩咐准备的,竹小姐,你尝尝看,看和不和你的口味,要是不合适我再去准备别的。”

    “不用不用,”竹言奚连连阻止,“我很喜欢,谢谢,还有,您叫我言奚就行了。”竹言奚不好意思的说。

    “我姓常,那你叫我常姨就行了。”那阿姨看竹言奚的眼神很是和善,“医生说了,你要少说话,赶紧吃吧,我楼下还煲着汤呢,我先下去看看,你吃好了放着就行,我待会儿来收拾。”

    “麻烦您了。”竹言奚点头道谢,看阿姨离开后,才拿起勺子喝了一口粥。

    粥鲜香软糯,看着普通,实则很是鲜美,小菜也是清爽可口,常姨的手艺真不错,竹言奚原本没什么胃口的,没想到等回过神的时候,却都吃了个底朝天,待常姨进来收拾碗筷,她自己看到那吃的干干净净的碗底,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常姨,你手艺太好了,我一不小心就都吃完了。”

    常姨眉开眼笑:“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要全吃完我才开心啊,来,这是药,你吃了,再休息休息。”

    毕竟是唐莫辞家里,主人不在,她怎好意思一直躺在床上,所以便摆了摆手:“不了,常姨,我该回去了。”

    “这怎么使得呢,先生临走前特意交代了,一定要照顾好你,你现在身体还没好,手也不能动,这可不能走,要不然先生回来没看到你会怪罪我的。”常姨连忙劝阻竹言奚,“快躺下快躺下。”

    常姨的执著和热情让竹言奚也无法推拒,只能被迫躺回了床上,又在常姨的坚持下吃了药。

    原本身体就很虚,加上药效发作,没多久,竹言奚便真的迷迷糊糊起来。

    大概是吃饱了,身体的免疫力又开始战斗,睡了一觉,又出了一身汗,等醒来时,竹言奚感觉轻松许多。

    就是浑身都黏答答的,很是难受。

    她蹙了蹙眉,外面恰好响起敲门声:“进来。”

    常姨推门而入,手上还捧着一套崭新的衣物,上面是女士的内衣裤,她笑着对竹言奚道:“言奚,我看你出了不少汗,起来洗个澡吧,这是衣服。”

    没想到常姨这么细心,竹言奚顿时感动不已:“谢谢常姨。”

    “那你洗吧,我先出去了。”常姨将衣服放在床边便退了出去。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竹言奚便翻身下床,去了洗手间。

    温热的水淋在身上,除去了一身的酸痛和黏腻,竹言奚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可是谁料刚洗到一半,那水就突然冷了下来。

    热水一下子变得冰凉刺骨,竹言奚带着满头的泡沫就跑了出来,但是刚跑到洗手间门口,她就愣在了那里,继而发出一声尖叫:“啊——”

    唐莫辞眉眼高高一挑,虽然短短的几秒钟,但足够他将人从头看到尾。

    竹言奚迅速退回洗手间内,猛地关上房门,整个人懊恼不已。

    唐莫辞则站着门外,慵懒的开口:“知道我来,所以这是故意给我准备的惊喜?”

    “你放屁!”竹言奚在洗手间内暴跳如雷,“谁允许进我房间的!”

    该死的,她只是想出去叫常姨看看是不是热水器坏了,根本没想到外面会有人好不好!谁给他准备惊喜,不要脸的东男人,就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你的房间?这好像是我的房子,我去哪儿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同意?”懒洋洋的语调,却让竹言奚一时间哑口无言。

    而且她现在一身泡沫,头发上的泡沫水正顺着她的脸庞往下流,不少还流进了她的眼里,迷了她的眼,她用手抹了一把,只感觉眼睛火辣辣的痛,睁都睁不开:“我现在没空和你扯,卫生间没热水了,你能不能让常姨去看看是不是热水器坏了。”

    “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不是,这个客房的淋浴器坏了,就是这样,热水来一会儿就不会来了。”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嗯,你可以选择冷水继续洗完。”

    开什么玩笑,那么冰冷的水,她还在生病呢,要是真洗完了那不得病上加病?

    “就没有其他选择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