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宠新妻:神秘老公很凶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77章 床上游戏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什么?弟媳妇?你们两逗我呢。”谢臣一脸不信的看向床上的糖宝。

    这时候的糖宝也呈现出呆滞的状态,姐弟……这剧情换的有点快啊,她突然有些跟不上啊……

    尽管糖宝只表现了片刻的呆滞,很快又恢复那一脸痴傻的状态,但就是这一瞬被谭景渊捕捉到了,他眉心轻轻一蹙,似乎抓到了什么。

    “逗你?你是狗吗,要本小姐逗你。”安谧嘁了一声,又抬手甩了甩自己一头浓密撩人的波浪卷发,“看不出来我们都是一家子的高颜值?”

    “呵呵。”谢臣干笑了两声,“不好意思,真没看出来。”

    “哈,那我建议你立刻去楼下挂个眼科。”

    “够了。”眼看两人又吵吵上了,谭景渊突然一个矮身,将肩膀从安谧的手下拿了出来,安谧毫无准备,一个不小心差点摔倒。

    安谧气结:“好端端的,你干什么。”

    “时间不早了,你该走了,我这还有点事情要处理。”谭景渊毫不客气下了逐客令,“还有你。”

    “我?我凭什么走?”谢臣对上谭景渊的眼睛,“这是我未婚妻的病房,要走也是你走,你走!”

    “嘿,谢臣,你怎么跟我表弟说话呢。”安谧见谢臣对谭景渊那一脸颐指气使的模样,便来了气,直接拿起拐子对着他敲了一拐子。

    “啊,你们这对无耻的强盗姐弟,以为这样就可以拆散我和糖宝吗?告诉你们,我是不会走的!”

    谢臣跑到糖宝病床旁边。

    糖宝顺势抱住他的胳膊,亲昵的喊着:“爷爷,爷爷别走!”

    谢臣冲着谭景渊抬眸:“看到没有,是糖宝要我留下的,你们赶紧走,别打扰我未婚妻休息!”

    谭景渊看到糖宝挽着谢臣的胳膊,面色不善,安谧心领神会,拿着拐杖对着谢臣直敲:“走不走,你走不走,不走看我怎么收拾你!”

    安谧下手毫不留情,谢臣被打得抱头鼠窜,逼不得已窜到了病房外,安谧便回头看了谭景渊一眼,意思是你欠我个大人情。

    病房门随即被带上。

    糖宝坐在病床上,眨着一双单纯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谭景渊一步步对着自己走来,表面波澜不惊,可抓着床单的手却逐渐收紧。

    谭景渊迈着大长腿,站在床头,一双深邃的眸子看起来气势逼人。

    糖宝对着他笑的一脸天真:“爸爸,爸爸,你陪我玩吗?”

    “爸爸?”谭景渊闻言,顺势弯下腰,抬手捏住了糖宝的脸颊,“行啊,这么大的乖女儿,你想和我玩什么游戏。”

    谭景渊用的力道可不小,直接把糖宝脸上的肉都给捏变形了,但糖宝好似感觉不到痛,依旧笑的一脸单纯:“要不我们就玩躲猫猫的游戏吧,我来躲你来找好不好。”

    糖宝动如脱兔,将自己从谭景渊的魔爪下解救出来,但是双脚还没沾到地,人就被谭景渊给抓回了原位:“哎,躲猫猫多累啊,你现在身体不好,还是要休息。”

    “好,我身体好得很。”糖宝只差没有拍胸脯保证了。

    “身体很好?那不如我们就来做个床上游戏好了。”谭景渊顺势回答。

    “床上,游戏?”糖宝僵硬了一下,才拍手叫好,“好啊,好啊,怎么玩。”

    “嗯,其实也挺简单的,或者**上运动更合适一些,就这样,你躺着,把衣服脱了——”谭景渊将糖宝按压在床上,话还没说完,就被糖宝甩了个大嘴巴子。

    原本乖乖配合表现出浓厚兴趣的女孩儿这会儿正沉着脸七窍生烟坐在床上对他怒目而视:“谭景渊,你个无耻的流氓!离我远点!”

    同时还踹出去一脚,只不过那脚,轻而易举被谭景渊一把捏住了。

    她的脚踝纤细,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握紧了,另一只手,还顺势摸上了她的小腿。

    “啊,谭景渊,你放开我!再不放我就叫了!”糖宝气得捶床。

    谭景渊居高临下哂笑了一声:“乖女儿,怎么现在连爸爸都不叫了。”

    “去你的臭不要脸,衣冠禽兽!看看你现在做的是爸爸对女儿做的事情吗,放开我!”她几经挣扎,可惜没有用处,倒是脸气得更红了。

    “这么说,是恢复记忆了?记得自己是谁了,那还真是可惜,要不然捡个这么现成的大闺女,倒也是挺好的。”

    “我呸——谁要给你当闺女。”

    谭景渊勾唇浅笑,那样子真是邪魅极了:“这不是你自己眼巴巴送上门的吗?不想给我当女儿啊,那你想给我当什么。”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就像陈年的美酒,再加上那幽魅的眼神,糖宝突然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完全招架不住,只能胡乱踢蹬着:“你想得美,我跟你没关系,你别想占我便宜!”

    她恼羞成怒,用足全身的力道,谭景渊掌握不住,只得松了手,只不过指尖还残留着她小腿上传来的细腻柔滑的触感,还有她的脚踝还真是细,怕还没他的手腕粗,他是不敢用力,深怕一不小心就给她折断了。

    只是此时的她脸上布满可疑的红晕,眼神水润润闪烁着,就像成熟的双水晶樱桃似的,充满了迷人的诱惑。

    他突然俯下身,将双手撑在她的床侧,将她固定在自己的臂弯以及铁质的床头之间。

    糖宝身体用力往后仰,受惊道:“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干他想干的事情了。

    “别说话!”他蓦地抬起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身体拉向自己。

    猝不及防的,四唇相触。

    冰凉与温热,坚硬与柔软的碰撞。

    就像冰与火的激荡。

    那一瞬间,仿佛有漫天的烟花在脑子里炸裂开来,糖宝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直到牙关被人撬开,她才猛然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开始挣扎,但是谭景渊扣得很紧,她挣扎不开,他的身体肌肉也硬如磐石,她完全无法撼动他分毫。

    反而是逐渐的,败下阵来。

    就在她几乎缴械投降的时候,病房门突然毫无征兆被推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